大遗址保护如何与旅游结合

2015-11-20  作者: 赵琳露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大遗址保护和国家遗址公园是近年来中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发展的重要亮点之一。11月19日,“大遗址保护与旅游融合高峰论坛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五届联席会在广西桂林举行,会上专家学者围绕大遗址保护与旅游结合等相关议题进行了讨论。

国家规划:大遗址保护与国家遗址公园建设

大遗址是中国文化遗产的精粹。目前,中国国务院已先后公布了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4295处,其中列入国家大遗址名录的仅有150处。

为进一步推动大遗址保护工作,中国国家文物局于2009年提出“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大遗址保护理念,并先后从150处大遗址中公布了24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中国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表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以遗址为内容,以公园为形式,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将考古、保护、研究、展示融为一体,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大遗址保护展示水平的整体提升,标志着大遗址保护工作全面迈向更高的发展阶段。

2015年是中国“十二五”大遗址保护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收官之年,目前已初步建成以150处重要大遗址为支撑,覆盖全国的大遗址保护格局。

桂林探索:大遗址建设促进文化与旅游融合

 桂林甑皮岩遗址、靖江王府王陵成功入选首批23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经过几年的建设,两个大遗址公园的建设取得丰硕成果。

1.建设保护项目

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从立项至今,实施了展示馆建设、环境整治工程、旅游配套设施建设和一系列遗址本体保护措施,拓展了园区空间,可视性也进一步增强。靖江王府通过实施“拆围透墙”、本体保护以及对王府生活元素和科举文化的挖掘,已成为桂林市文化旅游的品牌。靖江王陵通过实施陵墓遗址考古清理、本体保护、环境整治、数字化系统和安防工程项目,使陵墓遗址得到很好的呈现,园区的游览性和安全性进一步增强。

2.加大大遗址挖掘包装、旅游线路推荐

在确保保护的前提下,桂林还加大了大遗址挖掘包装、旅游景区星级申报和旅游线路推荐等方面的力度。目前,靖江王府考古遗址公园获国家5A景区称号,靖江王陵考古遗址公园、灵渠、图腾古道景区均获国家4A景区称号。这些景点都已成为我市比较热门的旅游线路。

3.进行周边环境整治、文化街区及文化景点建设

2013年,桂林规划实施了东巷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建设工程。此举意在进一步加强对靖江王城东巷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有效改善靖江王城历史人文景区的环境风貌,改善该地段人居环境,提升街区商业文化旅游价值。今年,该区域重建了唐代名楼逍遥楼,使靖江王城周边的历史文化品位和旅游价值都得到了有效彰显。

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本身面积较小,为了促进大遗址保护与旅游的融合,甑皮岩遗址博物馆以合作的方式,在距甑皮岩遗址60公里之外的阳朔,以甑皮岩文化为依托策划建设了“甑皮岩古人类遗址阳朔展示馆”,并延伸开发建设了图腾古道景区。异地展示这种大胆的尝试,开创了“一址两馆”的创新发展模式。

专家观点:旅游发展不能以损害遗址为代价

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中,适度的旅游发展有利于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和社会教育,促进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倒逼遗址保护和展示水平的不断提升。

“但任何旅游发展不能以损害遗址为代价。”童明康指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是以保护作为前提和基础,必须坚持旅游发展的适度原则,综合考虑遗址的现实条件,科学确定游客的承载量和相应的接待服务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概念中明确了具有休憩的功能,适度的旅游发展是其中的应有之意。只要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能够解决保护、研究、管理体系和展示问题,旅游发展并不会成为遗址保护的负面因素。

目前,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成为新时期大力创新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重要体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认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立,成功解决了大遗址保护和利用的矛盾,为国家遗址的保护利用和旅游开发融合提供了一个有效途径,使民众能够近距离感受祖先创造的辉煌文化,并通过考古材料,实现与祖先“对话”,搭建民众现在和过去交流的桥梁。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