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里的小小讲解员有必要吗?

2017-06-19  作者: 梖梖 来源: 弘博网

“小小讲解员”是国内博物馆较为常见的青少年教育活动,目前约有百余家博物馆开设,或为招募的小小讲解员进行相关培训。近日,国家博物馆“小小讲解员”高级段培训课程上线,据悉这是国博也是全国博物馆首开。

国家博物馆社会教育宣传部主任黄琛认为,博物馆培养一名具有专业素养的专职讲解员,至少需要5年以上的时间,这或许是国博采取精细化设计“小小讲解员”课程的原因。国博“小小讲解员”分为初级一段、初级二段、中级、高级四段,所有人唯有初级结业,方能报名参加中级段、然后高级段培训课程。

“小小讲解员”这一概念于2007年被首次提出,2012年正式定位为“团队”活动,2014年提出了课程的设计与应用。整个发展过程经历了受众群体从模糊到清晰、资源整合从生硬到实际需求、教学方法从灌输到引导与激发、定位从学校教育的辅助到独立的博物馆特色课程、课程目标从知识的获取为主要目的到博物馆情感教育的可持续性嫁接等多方面的变化。受众群体需求的不断提升和博物馆教育项目的不断科学化,使得博物馆“小小讲解员”教育项目朝精细化方向发展。

“国家博物馆小小讲解员”

国家博物馆“小小讲解员”培训系列课程,在经过充分的设计过程后,基本确定了初级一段、初级二段、中级、高级四段的培训模式,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国博希望通过寓教于乐的形式吸引更多青少年走进博物馆,让其丰富的文物资源更好地服务社会。

课程依托于博物馆奇珍异宝的文物资源以及稠人广众的展览环境,秉承知识、能力、情感、价值观的青少年教育基本纲领,为青少年提供锻炼综合自身素质的平台,使他们在知识、能力、情感和价值观等领域有所提高,表达能力、学习能力以及对历史知识的学知得到充分的锻炼,并借此激发孩子们崇高的民族自豪感和历史使命感。

图片描述

小讲解员初级一段课程以国博专题展览为基础,以馆藏文物为依托,实行小班授课。通过有针对性的培训,加强学员对中华文明的认知和理解,着重培养学员对文物整体观察和细节观察的能力,激发学员对表达的兴趣,学会公共讲演的技巧。通过学习,学生能力将达到背诵熟练和能讲的标准。

图片描述

小讲解员初级二段课程是在初级一段的基础上,注重对于展品的“讲”的能力培养。通过该阶段的学习和实践,学员将被要求达到会讲,眼神能与展品交流、与观众交流的水平,对展品的讲解自然而流畅。

图片描述

小讲解员中级课程是在初级二段教学目标达到的基础上,进一步帮助小学员理解展品揭示的历史文化线索,侧重在对于展品的“解”,能对同类展品进行扩充和延伸。本阶段的学习旨在培养学员快速提取有用信息、自主探究学习、积极组织引导观众的能力。

图片描述

小讲解员高级课程侧重对于展品和展览的“研”。通过引导学员了解策展思路并尝试撰写讲解词,在探究学习中激发学员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本阶段旨在培养学员综合运用文史知识解读文物以及根据不同观众因人施讲的能力,并为国家博物馆培养一批优秀的讲解员后备军做好准备。

图片描述

关于博物馆特色教育之点滴思考

1、找准定位,多元化的课程参与

众所周知,教育是博物馆四大职能之一,并被提到越来越重要的位置。青少年是博物馆教育服务的重要目标群体,从学龄前到中学生,博物馆为他们策划了丰富的非正式教育活动。其先进者正在尝试细分年龄段,让活动更具针对性,无论是体验式、传授式,亦或启发式,或多或少都能对未成年人的价值认知产生一定影响。因此,小小讲解员培训活动,看似是博物馆提供的一个教育项目,表现为体验博物馆的某一职业技能,实质则是具有教育内涵的博物馆特色体验项目。(详情猛戳→博物馆如何策划“小小讲解员”活动)

虽然“小小讲解员”暑期特色课程概念源于学校教育的特殊尝试,但是博物馆却赋予了其完全崭新的内涵。以小讲解员活动中的课程要素为例,要打造受欢迎的博物馆课程,需要有自己的团队。

“小小讲解员”作为一个以讲解为表现形式的教育项目,教师的作用至关重要。在具体实践中,教师角色的扮演者其实可以很多元,可以是博物馆的教育人员、讲解员、志愿者,也可以是间接进行教育的家长、团队成员、观众等。

就实践空间来讲,环境既可以是博物馆展厅,也可以是活动室、多元化的室外空间等。国家博物馆小小讲解员项目在实践中重视引导社会师资力量与博物馆社教部门教育人员进行对接,形成合力,通过富有引导性的课程设计,不断变换发生的时间空间,最终达到为学员匹配最合适的教育资源的目的。

2、创造双向的教与学的互动

博物馆教育要与传统教育区别开来,首先应该脱离刻板的教学方式。

近年来博物馆教育人员在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在逐步从灌输式、说教式的一言堂定位中脱离出来,他们将自己放置在引导者的位置,突出博物馆资源的特色,通过教学环节的设计,运用建构主义教学模式,激发与引导受众的已知,通过学习架构自己的知识与能力体系。

建构主义既是一种学习理论,也是一种教育理论。在教育心理学中,建构是指学习者通过新旧知识经验之间的反复双向的相互作用,形成和调整自己的经验结构。在建构过程中,学习者对于当前信息的理解是以原有的知识经验为基础,但又不是简单地提取和套用原有知识经验,而是要依据新经验对原有经验本身作出某种调整和改造。

事实上小小讲解员培训方式就受到过很多这方面的诟病。许多人片面地认为孩子们只是在背诵、记忆一些讲解词,其实这其中有很大程度上的误解。对于学习传统文化来说,记忆是理解的基础,如果没有记忆就无法谈理解,而国博课程设计角度并非只关注记忆。国博的小小讲解员培训课程分为四档:初级一段、初级二段、中级、高级。初级重点在背,中级在讲,高级在研。

图片描述

讲解员这个职业要求具有很强的观察能力,与机械背书不同,这里的背不是死记硬背,不是给孩子们同样的台词看谁背得快,谁背得一字不差。讲解的记忆是需要依靠观察的,好的讲解是在老师的引导下结合自己的理解观察,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除了观察展品,国博在小小讲解员课程实践中还会引导学员观察听众,教学员怎么与人交流。此外,国博还一直在注重针对不同孩子进行记忆力、注意力、自信心树立等方面的训练。

3、珍视评估效果,以反馈提升人气

好的反馈,是博物馆源源不断开展特色教育活动的内生动力。博物馆可以在活动评估方法上,借鉴泛类别学习成果评估方法,从知识——理解、技能、态度——价值判断、享受——灵感——创造力、行动——行为——改进五个方面考察活动中孩子们的收获。评估结果为各个阶段课程目标的达成情况分析提供了重要资料。

在方法上,将问卷、观察、访谈、记录相结合,从参与活动的孩子、家长、培训老师、观众等多方综合收集活动的反馈。国博持续多年的小小讲解员活动如今已走入千家万户,越来越深入人心,每次暑期活动都能收到不错的活动反馈。

大多数参与过国家博物馆小小讲解员的学员家长都反馈,博物馆开展这类教育活动其实是一个逐步提升的过程,家长们非常愿意看到自己的小孩会像升学一样完成结业。培训课结束后国博还会进行针对性考核,通过考核,每位顺利结业的孩子就能获得十个小时的服务和锻炼机会。国博也希望借此让学员在课程结束后可以得到更好的实践和锻炼。

图片描述

博物馆是教育中独立的一部分,而不是学校教育的一部分,它对于学生的意义不在于让学生在博物馆学习在学校学不到的知识。博物馆教育课程也不单单指和学校发生联系的课程,而是以博物馆教育人员为主导,以开发博物馆资源为主要依托,针对不同受众的特色课程。

国博小小讲解员特色教育课程作为最先在全国范围内树立口碑和知名度的博物馆教育“品牌”,用完整的课程设计、契合度较高的过程参与、明确的教育目标和积极的课后反馈为我国更多博物馆开展此类教育活动提供了具有操作性的实践经验。事实证明,博物馆只有做出了目标足够明确且足够特色的课程,评估标准也逐步清晰和可操作之后,博物馆教育与学校教育的良性互补才会更高,博物馆宣教人员才能在学生的传统课堂之外,开辟出一块教育的“绿洲”。

此次暑期,国家博物馆“小小讲解员”所有级段培训课程均有上线,之后我们将从实践中为大家深入解读国博的“小小讲解员”教育活动品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