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讲解如何提升学生表达能力

2016-01-27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导语】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中对学生的“口语交际的能力”的进行了要求,但教师在教学实践中往往更重视“读写”而忽视“听说”。首都博物馆社教部支持,由学校教师组织的“博物馆讲解的实践与探索”研究性学习活动,培养了学生的探究精神以及提高了口语交流能力。

“博物馆讲解实践与研究”活动

2016年1月15日至21日,在首都博物馆社会教育部的支持下,北京八中素质班的9位同学在本校语文教师兼首都博物馆志愿者南洋老师的带领下,前往“古都北京·历史文化篇”展厅开展主题为“博物馆讲解实践与研究”的研究性学习活动。据了解,继2015年7月之后,这已是该校第二次在首都博物馆开展相关主题的研究性学习活动。

负责人介绍,该活动经过精心设计和安排。在活动开展前,指导教师印发了展厅讲解大纲,供学生学习参考,并进行示范讲解,对博物馆讲解礼仪等相关内容做了规范。活动开展过程中,学生需要积极参与、讲解,还可以请教专业讲解员及优秀志愿者,查阅相关资料,完善讲解内容。活动结束后,指导教师对活动进行总结,引导学生撰写实践报告手册,并鼓励学有余力的同学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入研究。

学生:学会了更好地同别人进行交流

在这项活动中,学生们收获颇多、感受颇多,不少同学表示通过这个活动,提高了自己的口语口语交际的提升而言,有学生在活动总结中写道:

在最初做讲解员时,我完全照本宣科地背诵讲解稿,且在期间还常常因为紧张而吐字不清。但在做到第三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把讲解稿为听众们讲出来,并根据不同的观众进行侧重不同的讲解,并且可以做到不紧张对听众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慢慢地在做志愿者时我也学会了更好地同别人进行交流。

除口语交际的提升外,参与博物馆讲解,一些同学对相关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进行了深入研究。据指导教师称,在2015年7月的研究性学习结束后,一位学生对海陵王迁都产生了浓厚兴趣,在查阅大量资料,进行深入研究后,撰写了《试论海陵王迁都燕京》一文。文章分为引言、迁都前的金王朝、迁都原因、迁都过程、迁都考古实证、海陵王迁都对北京的意义、结论等七部分,逻辑严密、史论结合、详细论证了海陵王迁都燕京的原因和意义,特别是作者利用首都博物馆馆藏龙纹椁、凤纹椁、金丝冠、玉凤鸟饰件等文物“以物证史”,展现出学术研究的良好素养,获得了中学历史教师及博物馆专家的一致好评。

教师:博物馆讲解与“口语交际”相关联

指导教师认为,“听说读写”历来被称为语文学习的“四大基石”,但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往往是重视“读写”,而忽视“听说”。针对这一教学实践中存在的客观问题,开设了“博物馆讲解的实践与探索”研究性学习活动,提升“培养口语交际能力”,这一点也得到了学校与博物馆的双重认可。

他认为,“博物馆讲解”虽然不能简单地与“口语交际”等同,但二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关联和相似性。国家博物馆志愿者朱宏在《因人施讲——志愿者追求的讲解状态》一文中提出“在讲解工作中要努力追求真诚朴实的表达方式……要以朋友的身份,与懂文化的人切磋、交流,向不懂文化的人讲解、传授。”博物馆讲解的理念与实践,与口语交际“语言要得体、准确,学会文明地进行交流”“能够树立对象意识,能够根据听众的变化与交际场景的变化,转换自己的表达内容与方式”“在表达过程中,可以添加一些手势,或者是变换语气、声调来传达自己的情绪”的要求不谋而合。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