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馆展示吓到孩子怎么办?

2016-11-28  作者: April 来源: 弘博网

战争纪念类博物馆如何面对儿童观众,是博物馆界一直讨论的话题。

纪念馆固然希望让所有观众了解历史、铭记战争教训,但馆内对血腥场景的重现、对残酷事实的描述会不会非但不能帮助博物馆达到目的,反而给儿童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呢?

对此,许多国外的战争纪念馆都有各自应对方式。而上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儿童体验馆的正式开放,也许可看作国内战争纪念馆在儿童观众问题上的一个创新。

战争纪念馆与儿童

战争纪念馆为了还原历史,让观众感受到战争曾经给人类带来的痛苦,往往不可避免呈现出血腥、残暴的场景,这些展示手法常被质疑会对儿童观众产生不良影响。

日本广岛和平纪念馆展示了广岛原子弹爆炸的相关历史,研究者通过对该馆观众留言的研究发现,纪念馆的展示明显超过了儿童观众的心理负荷。

例如有留言表示——

“看到烧焦的身体我吓坏了。我怕得不敢看这些展览。我从不知道战争这么可怕。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经验”(七岁儿童留言)

“……念小学来参观时,我怕到不敢一个人上厕所。”(18岁青年留言) (

转引自《被展示的伤口:记忆与创伤的博物馆笔记》)

图片描述

更严重的是,研究者发现儿时曾在纪念馆受到惊吓的观众,进入青少年时期后,很可能对残酷的事物产生茫然、麻木的感觉,认为更血腥的场景也不能使自己触动。——这当然不是纪念馆希望看到的结果,更不利于促进观众对战争的反思。

战争纪念馆如何面对儿童观众

既然战争纪念馆的基本陈列不适合儿童观众,那么国外的战争纪念馆是如何应对的呢?

限制年龄是一个常见做法。美国犹太大屠杀纪念馆(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建议常设展的参观年龄是11岁以上,而英国帝国战争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则建议为14岁以上。

另外,开设专门的儿童展区也是有效的办法。

美国犹太大屠杀纪念馆由于考虑到其基本陈列不适宜儿童观看,因此与学校教师及心理学家合作,专为初中生和小学生设计了“丹尼尔的故事”(Remember the Children——Daniels’ Story)常设展。

图片描述

该展览虚构了犹太男孩丹尼尔的故事。以孩童的视角,向观众讲述丹尼尔一家的生活如何受到战争影响。观众可以看到战争爆发前丹尼尔的房间陈设,以及他被送到集中营后的生活场景。

较为特别的是,为了照顾儿童的心理,展览的最后丹尼尔历经苦难幸存了下来,博物馆希望以此鼓励儿童用积极的心态面对战争阴影。

该展览深受儿童观众的认同和喜爱,已经被视为典范。许多观众感动于丹尼尔的故事,纷纷留言鼓励。可见展览在成功让观众了解历史的同时,也用儿童能够接受的方式传递了人道主义思想,引发他们对于战争的感悟与思考。

图片描述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儿童体验馆

反观国内的战争纪念馆,是否也存在展览内容超过儿童心理负荷的现象?那么为儿童观众设置专门展区是否是可行的方式?

11月24日,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儿童体验馆正式开放。这是国内首家以抗战历史为主题、全面反映抗战史的“儿童体验馆”。

体验馆包括“时光隧道”、“抗战时钟”、“英雄配音吧”、“3D墙画”等15个区域,依托AR虚拟成像、数字互动触摸等技术,设置诸多互动环节,力图让儿童观众在游乐中学习历史。

图片描述

“时光隧道”带领儿童回到东北抗战时期

“AR动态绘画”,儿童可通过涂色与英雄人物互动

“3D体验合影”可让儿童参与画中的抗战场景

儿童体验“互动问答”

和平树留言区

专为儿童设计的展馆会避免展示过于残酷的话题,而互动游戏的方式更能激发儿童的兴趣,改善他们在原本沉重、枯燥的纪念馆所获得的体验。不得不说,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设立儿童体验馆,是国内战争纪念馆在儿童观众问题上的一个创新,也希望今后能够看到纪念类博物馆在此方面做出更多尝试。

注:儿童体验馆目前采取参观预约制,观众可以通过电话和现场两种方式预约。场馆具体开放信息将提前在博物馆官网或微信平台公布。

参考文献:

陈佳利:《被展示的伤口:记忆与创伤的博物馆笔记》,台北:典藏艺术家庭,2007年。

儿童体验馆图片由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提供

其他图片来自网络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