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解≠戏说,社会化讲解如何延展博物馆教育

2017-06-06  作者: 心儿 来源: 弘博网
图片描述
 

聚 焦

近年来,随着博物馆观众数量的日益增长,以及观众对文化服务需求的不断进步,“请个讲解员”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参观博物馆的普遍需求。然而,当博物馆的专职讲解员人数有限时,许多观众开始“悄悄”选择更加灵活的讲解方式——社会讲解。

社会讲解,是近年来兴起的、由社会人士提供的讲解服务。社会人士多来自于公益性团体或教育服务营利机构,有别于博物馆专职讲解的单一性,形式更为灵活,内容更为多样,受到越来越多观众的选择。

然而,新事物产生之初,总是不完善的、弱小的,面临着各式各样的问题。“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的各位业界人士,又如何看待呢?

图片描述
黄琛 国家博物馆社会教育宣传部主任,研究馆员

大概从2012年开始,社会讲解逐渐形成规模。这种形势给了一些不具备资质的社会机构有利可图的空间,相关问题也开始暴露出来。

首先,社会讲解一般以团体为单位进行活动,较多的人群聚集,会导致展厅拥堵喧闹,对其他游客造成一定的困扰。其次,社会讲解的水平参差不齐,很多所谓的“讲解员”为了达到营利效果,往往哗众取宠、歪解史实,“戏说历史”、“戏说文物”。这对于博物馆所承担的知识性、科学性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损害。

国家博物馆的专职讲解员是具有相关专业背景的、经过选拔、培训与考核的。而社会讲解员的专业素质、讲解水平不能得到保证,这对于观众来说,是不合格的服务;对于博物馆来说,也是管理成本的增加和声誉的损害。因此,国家博物馆制订了很多措施,一方面,坚决取缔“黑导游”性质的低质量社会讲解;一方面与真正符合资质的社会讲解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并对他们进行引导和监督。

图片描述
张鹏 朋朋哥哥,忆空间阅读体验馆创始人,青少年博物馆公共教育推广人

博物馆社会讲解,是在互联网知识传播与营销受到热捧的形势下应运而生的,与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知识付费买单密切相关。社会讲解与专职讲解相比,具有个体性的特征,它基于社交平台,带有社交属性,能够吸引特定人群。社会讲解的最大优势在于其灵活性,它多是由社会讲解团体或机构自发组织,可以定制个性化需求,在现场讲解和活动执行过程中照顾到不同群体的接受能力。

就忆空间近年来开展的讲解活动来看,不同博物馆对社会讲解有不同的反应,但产生问题的根源,在于社会讲解如何保证专业性、知识性与科学性。

图片描述
张和鑫 蛋蛋哥哥,西安“小小博物家”项目负责人,蛋蛋家族文化创意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

大学期间我就一直在博物馆做义务讲解员,能够感受到观众,尤其是儿童观众对获取历史、文物知识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2012年5月18日,西安市政府发起了“小小博物家”的文化惠民项目,正是符合了这一需求。“小小博物家”活动的定位是本地家庭的博物馆与人文历史教育的启蒙,目的是把西安博物馆之城建设的数量优势变成资源优势,引导更多的本地家庭走进博物馆,爱上博物馆。

我们的讲解往往是围绕着特定的主题、特定的主体、特定的内容展开的,这就弥补了传统博物馆讲解用一套讲解词,一种参观路线的不足。足够的时间保证,多样的讲解形式(情景讲解、辅助道具讲解、角色扮演讲解),巧妙的路线都能引起孩子们更大的学习兴趣,让讲解拥有更多个性化的空间和更佳丰富的表达方式,当然也就能够收获更好的效果。

对 策

当观众的讲解需求日益高涨,百余人的专职讲解员与数以百万计的客流量之间的缺口如何弥补?当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公共文化服务中,营利性机构与公益性单位之间合作的平衡点如何寻找?实践出真知,博物馆和社会讲解机构在各种尝试中,逐渐探索出可行的道路。

1.颁行办法,规范制度

为了杜绝少数社会人士以提供讲解服务为名,在博物馆展厅发表个人言论、歪解知识,国家博物馆于2014年7月颁行《社会人士在国家博物馆展厅组织讲解管理办法》,在原则上不允许社会人士在国家博物馆展厅组织讲解。

对于确因工作需要的讲解,须事先到展厅服务台填写申请表,并提供讲解本人所在单位的书面证明。工作人员对所提交的相关证明文件核实无误后,可向社会人士发放《国博展厅社会人士讲解》证件。社会人士在讲解时需听从现场工作人员的指挥。此外,为不影响其他观众的参观,社会人士在讲解时不允许使用扩声设备。这些规定,可以将“黑导游”性质的低质量社会讲解有效地“拒之门外”。

图片描述
社会人士在国家博物馆展厅组织讲解申请表

2.合理疏导,多元合作

对于真正具有资质的社会讲解机构,各个博物馆也积极采取措施,进行合理的引导与合作。

对于多家正规合法、资质丰富、符合市场需要的社会讲解团体、文化教育机构,国家博物馆与他们签署了合作协议,定期发送与展览相关的资料,对其讲解词和教育产品进行大纲上的规定与引导,并定期对其讲解员的讲解质量进行审验。

此外,一些社会讲解团体和文化教育机构也积极寻求更为多样的合作方式。张和鑫介绍到,“小小博物家”项目与多个学校建立了深度合作,比如与曲江二小就联合策划了“3R博物馆课程体系”,校内博物馆课+校外博物馆实践课,线下参观学习+线下对照探究,学生博物馆课程+教师人文素质拓展,博物馆课程的学习+学习成果的展示,等等。这样,一方面让孩子和老师在参观博物馆之前就做了“预习”的功课,参观之后还有“温习”的环节;另一方面,将一部分传播博物馆知识的时间从展厅中抽离出来,转移到学校中去,能够在减少博物馆管理成本额同时,增强教育效果。

图片描述
“小小博物家”在西安曲江二小举办活动

3.资源整合,产品取胜

在新媒体和知识营销的新形势下,博物馆应该与社会文化服务机构加强合作,实现文物资源的“活”起来的新途径。张朋介绍到,忆空间阅读体验馆在其公众号“耳朵里的博物馆”中,就推出了包括音频、线上课程、线下游学等多种形式的博物馆学习课程,家长可以下载讲解音频与孩子们倾听分享,下载打印课程,让孩子们温故知新。

图片描述
“耳朵里的博物馆”公众号界面

此外,中国八大古都游学、埃及希腊游学等等活动,可以让孩子们在行万里路的过程中学习历史文物知识。这种线上线下结合、跨出馆舍之外的社会讲解,将“文物资源吸引”转变为“教育产品吸引”,不失为博物馆尝试探索的方向。

图片描述
 

博物馆作为知识、精神和道德的生产高地,是所有人可以一起孵化未来的实验场。社会力量不应与博物馆形成对立竞争关系,而完全可以成为博物馆教育的延展力量。社会讲解不等于戏说,博物馆与具备资质的社会讲解机构之间建立合作机制,既能够在市场竞争中驱逐劣质讲解,更有利于优质文化资源的交流与共享。关注教育,积极传播,博物馆承担的文化资源才不会拘囿于馆舍之内,才能真正成为公众无障碍获取的精神食粮。

作者:心儿

编辑:心儿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