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沈辰专栏 > 三言两语 > 正文

西方博物馆展览策划的理念与实践:从策展人(Curator)谈起——以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为例专访沈辰先生(上)

2017-09-07  作者: 沈辰-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毛颖-南京博物院 来源: 东南文化

内容提要:新世纪以来中国博物馆展览事业发展迅猛,与国外博物馆的交流活动频繁,展览策划及相关的策展人制度、理事会制度以及公众服务等均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完善。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副馆长沈辰先生指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等西方博物馆在curator的职责和作用,展览策划的理念和实践以及展览流程中的团队协作、对公众体验的重视、展览的筹款、董(理)事会的功能等方面的经验可以为中国博物馆的展览策划工作提供借鉴。

沈辰(1964年5月-),男,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副馆长兼世界文化部主任、东亚考古研究员和资深策展人、多伦多大学兼职教授,中国科学院海外专家、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创新团队海外成员,山东大学立青学术讲座教授等。在人类起源和旧石器考古领域特别是石器微痕分析领域有深厚的造诣,著有《石器微痕分析的考古学实验研究》等书,为中国的石器微痕分析学科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长期从事东亚艺术类文物的收藏、管理、展览与研究,主持了ROM新馆中国文物展厅的规划设计与陈列,多次与中国文物单位合作举办中国文物展览,如以兵马俑为主题的“中国秦汉文明展”和以故宫明清宫廷生活文物为主题的“紫垣撷珍——明清宫廷生活文物展”等。2016年8月8日南京博物院“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国汉代文明的故事”展(古埃及文物展品从ROM商借)开幕,本刊编辑部就现代博物馆展览策划的理念与实践等主题对沈辰副馆长进行了采访。

毛颖(以下简称毛):您好,沈馆长!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这次采访的缘起主要有两点:一是21世纪以来我国博物馆建设与发展形势大好,国内国外的展览交流活动频繁,但中外国情、体制、博物馆管理沿革的不同,导致了中外博物馆在展览的策划运作等方面的不同,近年我国博物馆界也在探索建立理事会制度、策展人制度,完善各种文保基金体系,吸收、借鉴国外博物馆的策展理论,推进展览工作扬长避短,提高我国博物馆的公共服务水平;二是2010年本人曾就博物馆策展人这一主题对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屈志仁先生作过一次采访,但鉴于当时时间比较仓促,本人的认识也很肤浅,加上近几年博物馆展览事业不断面临新机遇、新问题和新挑战,有必要再扩大视角和范围,对一些新的问题进行讨论。所以,我想趁您这次出席南京博物院(以下简称南博)“法老•王”展开幕式的机会,请您以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以下简称ROM)为例,与中国同行分享您关于展览策划的理念、方法和思考。

沈辰(以下简称沈):今天的采访主题的确是当前中国博物馆发展非常重要的议题。感谢贵刊的采访邀请。首先,我需要确定一下今天的主题是指单纯的展览策划(比如从主题到陈列),还是指博物馆运营中涉及到展览的全方位过程,也就是从研究员或者英文的curator提出方案、获得审批到展览制作再到展览评估的整个工作流程?

西方博物馆中curator的职责

毛:我们希望尽可能了解整个展览工作的过程,请您以ROM为例,给我们介绍一下加拿大乃至西方国家博物馆的策展情况。您刚才提到了研究员或英文的curator,那就是说curator对应的中文应该是研究员?那么就先请您介绍一下西方博物馆中curator的职责或工作描述。

沈:我刚才说了是“研究员”,这和我所在博物馆的性质和背景有关。在西方博物馆界,curator主要从事专业领域的藏品研究、展览策划,负责与藏品相关的征集、保管、外借、展览等一系列工作,是该领域藏品研究与展示的权威。他的职责与地位因所在博物馆的不同而不同:在大型研究型博物馆,他既是藏品研究员,是某一类藏品研究和展览展示的权威和灵魂,又是策展团队的核心,是博物馆策展理念和策略的代表人物。他有很高的地位,招聘时的职位标准也非常高。而小型、非研究型博物馆,特别是商业性画廊、艺术团体机构,对负责展览策划的curator的学术要求是次要的,或者不考虑的,招聘时更看重办展经验和运营管理头脑,所以它们的curator就是一般意义上的策展人。概括地说,前者的curator必须具有博士水平才能获得博物馆终身职位(如埃及学、中国艺术、欧洲绘画、美洲艺术等),而后者的curator只要是相关领域(如当代艺术、博物馆学、艺术管理、商业艺术等)的本科生或硕士研究生就可以了。在ROM,策展工作由一个团队完成,整个流程也是分阶段进行,整个周期一般是2~3年,其中涉及多个部门和多项工作,比如经过分别由展览规划部(ExhibitionPlanning)和项目部(ProjectManagement)为主导的前后两大阶段,但curator始终是贯穿其中的核心人物。

Curator的职责界定

毛:Curator译为“研究员”还是“策展人”,其实是比较让人纠结的:一方面curator与“策展人”并不等同,另一方面中国博物馆的“研究员”与西方博物馆的curator也不相同。这个词的翻译实际上涉及到博物馆架构和部门设置的问题,这可能与中国大多数博物馆的部门设置沿用三部制有关。

沈:如果把整个展览流程看作策展,那么cu⁃rator实际上有两个身份:在展览提案被董事会核准并进入策展流程前,curator是一名研究人员,从事考古发掘和学术研究;但进入策展流程以后,他就是一名在展览策划、制作流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策展人了,他是展览的灵魂和核心,是把握展览内容的权威。

毛:总之,curator是一名研究员,即便在展览阶段他作为策展人时发挥的还是研究员的作用。

沈:是的。首先,他根据他的研究起草并提交一份展览提案,包括展览内容(含展品清单)、需要场地、展出时间以及可能性的预算指标,上报博物馆高层(展览策划委员会之类的机构)或馆长审批,经核算财政、市场调查和博物馆整体展览日程规划后,再报董事会批准,然后列入该年度的经费预算。这个流程至少要5~8个月。之后的工作基本上是由展览规划部跟进,curator则继续学术研究,等待最后核准。期间博物馆和董事会还需要审批其他curator呈报的展览计划,所以curator们上报的展览提案也是有竞争性的。董事会核批后,该展览就进入项目阶段,馆里会成立项目组。

项目负责人的职责

毛:这个项目组也就是您说的策展团队么?

沈:可以这么说。博物馆的项目部会指定一位职员任展览项目组的项目负责人(ProjectMa⁃nager)。他是管理方面的专业人才,主要负责管理项目的预算和时间表,充当协调员或者项目经理。

毛:目前中国博物馆不设项目负责人这个岗位,因为经费由财政负责。沈:项目组里有curator也就是研究员,有文保员、典藏员、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和立体设计师)。就像南博也有内容设计、形式设计人员。你们的内容设计人员,在我们馆叫释展人(Interpre⁃tivePlanner)。围绕展览工作的开展,项目组会经常召开会议,每月一次或每两周一次,后期则是每周一次。刚才说过,从展览被核准通过开始,cu⁃rator就是一名策展人了,他对展览内容的把握是权威。只是目前他的权威受到了来自观众体验的挑战,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成是策展历程中的变迁。

Curator应充分了解观众需求

毛:为什么说他的权威地位受到挑战?这一点可否请您展开一下?

沈:现在curator作为展览内容的研究员,也需要先期了解观众的需求,而不是在展览策划完成后,在宣传部门的要求下被动地提供展览的宣传材料,这会导致观众的体验滞后、被动。他需要事先了解宣传部门的需求,不然等展览方案定了、展品也选好了再去了解就迟了。所以现在我们强调服务公众,关注公众体验,这就要求我们转变以前的工作方法。所以,展览工作一开始,我们就请公众服务部门一起参加项目组会议,这样他们会将一些信息反馈给策展组,比如何时有什么活动,孩子们近年来对什么感兴趣。因为有时候curator对这些并不是很了解,经过这样的交流和反馈,他的视野就开阔了很多。

毛:是的,现在国内博物馆策划展览时,社会服务部门基本上是全程参与的,还有文创部门等相关部门。

沈:不错,国内一些博物馆这方面的工作开展得很好。策展过程中考虑观众的参观体验很重要,所以curator从研究员转换成策展人时,要延伸研究领域,有意识地研究观众特别是孩子们感兴趣的知识,并选取相对应的展品。四年前我策划“紫垣撷珍——明清宫廷生活文物展”时,事先了解了观众感兴趣并受欢迎的内容,比如内务府、狗衣等。我让学生将有关内务府的资料和知识设计了一个简单易懂的图表,观众看得一目了然,而且很感兴趣。狗衣的展示也是如此。

Curator具备的学术背景

毛:狗衣这类物件,平时我们确实不会注意它,但特别的展示手法确实能激发观众的参观兴趣。

沈:是的,狗衣在故宫也许不算什么珍贵文物,但它是连接观众和文物背后故事与人物的兴趣点,能让观众了解紫禁城中帝后对宠物的喜爱和宠物在皇宫中的生活;再配合展示几幅宫廷生活绘画中猫狗的形象,观众看了以后很感兴趣。这个例子说明curator在展览一开始就要和直接面对公众的部门充分沟通,多方了解,同时也使公众部门的宣传避免肤浅,能有血有肉有干货。这也是策展的一个主要方面。

毛:在加拿大,比如在ROM,策展人员大多需要有哪些学术背景、专业素养?如何遴选?在最先引入策展人概念也就是最先将curator翻译为“策展人”的艺术界,他们认为策展人必须是研究者和批评家;屈志仁先生认为策展人必须是学者、艺术鉴赏家、展览组织者,强调这个人需要具备多种素养和能力。

沈:Curator必须有学术背景,他的遴选主要是根据展览主题来确定,如埃及、中国、西亚等主题展览的curator必须是相关领域的专家。事实上策展团队的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专业背景。比如释展人相当于文字编辑,是文学、艺术史专业中文字能力较强的人员,具备编辑素质,擅长将专业性很强的语言转变成雅俗共赏的语言,同时还能胜任展览所需要的其他文字要求,比如按要求将文字压缩在150字以内。这些人员的录用标准也不同,比如curator作为专业学术人员,需要具有博士学位;其他人员也是相关专业大学或大专毕业,或者毕业后再选修一个与博物馆有关的硕士项目。

团队策展的协调机制

毛:策展人是否需要一定的权力以确保展览工作顺利推进?全球很多著名策展人同时是cu-rator/artist和director,即他们同时有馆长或专家的身份和背景,可能能够说明一定的问题。

沈: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策展,所以协作很重要。要确认团队及其在不同阶段参与的程度,不是一个策展人也不是一个馆长可以做一切的决定,也不是某一个部门比其他部门更重要,要有一个协调机制,要有一个按期按标准完成展览目标的敬业精神。要说给中国博物馆的借鉴,这个是我们可以提供的借鉴。

毛:我国博物馆界关于博物馆策展也有不少成功的探索,比如我院的策展人负责制,其实也是一个团队,由相关部门人员参加,大家分工协作、共同完成一个展览的所有工作。但我们没有您所说的释展人,我们是先由展览的内容设计人员、有时候还会请院内的有关专家给讲解员上课,然后由讲解员给观众讲解,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是讲解员担当了释展人。

沈:我们也是志愿者担任讲解,志愿者部门的运作与博物馆一样。这个部门只有一个人在馆里领工资,负责部门的协调工作,其他人都是志愿服务。我们展览组开会时,他们也会派代表听会;展览大纲、策展人都确定后,会由策展人比如我给他们做讲座。以前我的讲座内容很专业,比如我做过的三个展览——分别以三星堆、兵马俑、紫禁城为主题,一开始我讲得很精彩、很专业、很生动,但效果不是很好。因为讲解员的讲解需要有时间节点,更需要策展人通过对展览和展品的介绍表达出整个展览的策展思想。后来我按照我的专业深度,在展厅结合展览主题和重要展品,把各个部分的重点(highlight)串起来、讲出来,并且到展厅走线。每个展览对讲解员和释展人讲三次,一次比一次加深,以便他们能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结合讲解的需要加以发挥。最后一次的讲座是由设计师或总设计师主讲,他们根据主题、风格、色调,为讲解员讲展览设计与观众的互动区。

博物馆的展览风格

毛:下面我想请教的是关于策展人与博物馆展览的共生关系问题。我是想说博物馆展览的风格与水平往往与具体的人(主要是策展人员和馆长)息息相关,比如说到某个展览,大家往往会说这是某某做的,体现了某某或者某某馆长的风格。那么如何确保博物馆展览的整体风格和水平长久保持并逐步提升,而不因人(策展人、馆长)而异?也就是如何让具体的个人的风格有益于博物馆的持续发展?

沈:展览风格和个人风格不应该有关联,虽然某个策展人或馆长会对展览有影响,但不会是持续的影响,因为他本身不应该介入、影响策展。博物馆展览如果是固定模式的话,对展览是一种损害。博物馆的展览风格应该有一种标志,但不是一成不变。比如,ROM的展览是历史类的,是讲故事的,而不是灯光一打看文物,不是像安大略美术馆那样的画廊。我们和其他美术馆、艺术博物馆都合作过,同样的展品我们是这样布置的,他们是那样布置的,这是因为博物馆风格的不同,而不是某个策展人风格的不同。我们每个设计师有他自身的风格,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有总设计师,他会根据展览的内容进行调整,会根据博物馆展览设计的总体风格决定与众不同的元素。

毛:这样的话ROM的风格会不会是这个总设计师的风格?

沈:不会。大家看到的只会是博物馆的风格,是设计师和curator针对不同的展览主题而进行变化的风格。当然,我们也尝试变换博物馆的风格,其实博物馆的风格更会因为展览的内容而改变,展览设计应该是增强展览主题的推手,而不是展览的固定格式。同一类展览(比如考古历史类的)办多了,慢慢地、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这类风格。所以要改变博物馆办展风格,需要考虑新的展览内容。比如我们的纹身展就会是一种新的风格。一些博物馆风格雷同,不一定是个人和个体博物馆的追求,而可能是缺乏时间进行准备和思考,不能够认真把握展览内容和观众体验的需求,或者也可能是策展人“走捷径”。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