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沈辰专栏 > 三言两语 > 正文

西方博物馆展览策划的理念与实践:从策展人(Curator)谈起——以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为例专访沈辰先生(下)

2017-09-07  作者: 沈辰-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毛颖-南京博物院 来源: 东南文化

策展工作的机遇和挑战

毛:现在全球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影响,那么它给策展工作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沈:我个人的体会是,互联网带给博物馆和博物馆展览工作的是机遇多于挑战。博物馆如果不适应互联网时代就是挑战;如果适应并且利用就是机遇。比如我们的“激情星期五之夜”活动(FridayNightLive),我们事先完全没有做广告,而是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宣传,因为主要就是19~35岁这个群体使用该社交媒体,我们每发一条信息就会有放大几百倍的能量。所以,每到星期五他们就会来博物馆排着长队参加活动。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都需要抓住互联网这个机遇改变自己。我们在三年前设置了一个社交媒体协调员的岗位,他主要负责推送我们的社交媒体,平时基本都是24小时工作,非常辛苦。除了推送之外,他还负责鼓励、帮助其他部门有兴趣的人志愿参与推送。他会就博物馆的某个公众项目提交一个策略:应该推什么,往哪里推,特别是怎么用社交媒体标签等。这个很重要,因为博物馆各部门的宣传推送要统一,他负责把博物馆的所有活动建立这个标签之后鼓励大家推送。为什么说互联网时代又是一个挑战呢?我们的网页要有更新,要不断借助新技术来更新。因为观众对网页的体验很重要,它是公众提前进入博物馆体验的第一步,所以专业投入、财政投入很重要。另外,也要把博物馆的藏品推向网站。最近我们在做CollectionManagementSystem(藏品管理体系),就是中国博物馆的数字化,将有近100万件文物的信息进入数据库、推向网站。

毛:这就像国际上很多博物馆都将自己藏品的图像和基本信息在网站向公众开放,让公众免费获取。中国博物馆界在这方面也取得了显著进步,如各家的官网、博客、官微,还有文物数据库、智慧博物馆建设,特别是正在开展的“互联网+中华文明”工程建设,首先强调资源开放。

沈:是的。我们还注意互动,我们有一个e⁃Museum,通过藏品管理系统将网站前台和系统数据库的后台关联在一起。如果有专家浏览我们的官网,指出我们的错误,网站会把这个信息转发给我,我确认有错误后就进入后台修改。

当代艺术策展可借鉴的理念与方法

毛:互动方面中国博物馆界还很少尝试,我院曾经讨论过,但暂时没有实施,可能很快会有进展。据我所知,ROM也做当代艺术展,而且在中国最早引进“策展”概念的是当代艺术领域,中国有少量综合类历史类博物馆也做当代艺术展。请问当代艺术策展与这类博物馆的策展如何互通借鉴,即这类博物馆可以在哪些方面借鉴当代艺术的策展理念与方法?

:ROM有一个当代艺术中心(相当于馆中之馆),有一个当代艺术策展人,他是典型的策展人,他的工作涉及很多领域,主要是观察、考察当代艺术的热点、焦点和趋势,发现哪些艺术家的作品有潜力、有吸引力,并且把他们吸引到博物馆来。他们的展览也走流程,和历史艺术展览是一样的。当代艺术的策展在西方艺术馆比较典型,简单说就是“抢”艺术家。当代艺术展不是我们馆的主流展览,我们一般也不借鉴它的策展方法。但有时我们也会为了某个历史艺术展览,专门策划一个当代艺术展进行配合,比如我们曾经考虑用以兵马俑为灵感的当代作品做一个展览配合兵马俑展览。

中国高校内的策展人

毛:这就类似于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镜花水月”展。您作为同时就职于博物馆和大学的学者和教授,您如何看待中国高校中的策展人?

沈:ROM原先就是多伦多大学的高校博物馆,后来转型为社会综合博物馆的典型代表,我们的curator同时都是大学教授。大学博物馆以研究、教学为主,为学生、研究人员的学习和研究提供物质文化材料基础,带给学生、研究人员和观众新的角度、新的知识,代表了大学博物馆的学术水平,这是大学博物馆的根本特性。大学博物馆的策展与社会博物馆的策展是不一样的,过去它只有一小部分是由专职的博物馆策展人策划展览,大部分是由大学教授策划展览,这就会直接影响到展览的内容和受众群。目前,大学博物馆也在转型,事实上整个博物馆界都在转型,转为在社区中发挥为未来保护过去的作用。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学和考古学博物馆(MuseumofAnthropologyandArchaeologyUniversityofPennsylva⁃nia)就是这样的。他的馆长原先是ROM的副馆长,主管负责博物馆宣传部门(VPCommunicationandContext),而他本身是近东考古专业方向的博士。宾大博物馆对他的专业出身和在博物馆的工作内容很感兴趣,就聘请了他。这个信号表明大学博物馆要走出校园、走入社区。

毛:是的,这是高校博物馆的发展趋势。目前中国有很多大学教授帮助地方博物馆策展,您认为他们是自由策展人还是独立策展人?您如何看待高校老师在博物馆展览中发挥的作用?

沈:他们应该是独立策展人,我们叫做展览顾问。我个人认为,每个博物馆都应该有主导的策展人,大学教授在内容上把关,那些在相关专业领域的知名专家、大学教授可以是展览的学术顾问(CuratorialAcademicAdvisor)。这些大学教授对展览起学术指导的作用,对内容的学术性、严谨性把关,而不是对展览的形式、观众体验方面施加影响。博物馆应该有自己的策展人员和自己的主导性意见,大学教授的参与只能对展览内容做深度的诠释而不是主导展示方法。大学教授直接参与中小型博物馆的展览,会对该博物馆的良性发展起误导性作用。大学教授在博物馆展览策划上最大的弱项就是缺乏对博物馆藏品研究,不了解观众对博物馆体验的需求,以及不能对博物馆公众服务部门进行整体调配。而这三个方面恰恰是策展最关键的前提。所以我的观点是,博物馆可以请很多专家做一个展览,但不可以请一个专家做所有的展览,而且专家必须是在和博物馆策展人员合作的前提下办展览。

博物馆职能转型对研究人员影响

毛:就是说博物馆应该积极主动地请一些专家学者包括大学教授参与到展览中来,对展览的学术水平进行指导、把关。目前国内的展览基本上是在整个过程中召开一些专家论证会,请专家对展览内容进行论证、把关,同时也对展览的形式设计提出意见和建议。下面有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根据国际博协对博物馆的定义,即“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展示物质、非物质文化遗产”,对它的几大职能,博物馆是否可以在兼顾全面的同时根据各馆的实际情况有所侧重?在博物馆从重“物”转向重“人”后,一些从事文物研究的研究人员感到了“失落”,如何看待?

沈:我认为并不是每个博物馆都要做成学术性博物馆。的确,博物馆经历了从“物”到“人”的重心转变后,可能会有一些连带的转变,比如一部分人员不如原先那么重要,会有“失落”感。当然这个问题需要体制来解决,但是更主要的是博物馆和从业人员都能清楚地认识到自身的办馆宗旨和观众对博物馆的期待,理性面对博物馆的转变。事实上,博物馆的策展工作并不影响传统研究人员的专业地位。首先,如果定位为研究型博物馆,那么策展工作主要依靠的是研究人员,他们不会也不应该有失落感,反而会获得更多的机会——前提是研究人员的研究必须是以藏品和观众兴趣为基础的研究。其次,策展靠团队、靠协作,部分部门的职能地位提升并不意味着其他部门地位的降低。博物馆在做策展规划时,要安排一定比例的展览内容给馆内的研究人员,比如每年有多少比例的展览覆盖考古发现、馆藏研究成果。我认为江苏有很多考古发掘成果都可以策划成江西海昏侯墓那样成功的展览,当然这要依靠成果的转化和宣传。我们招聘了一些人员去帮助研究人员将研究转成展览需要的研究,并进行宣传,这类研究成果都可以转化为配合展览的生动活泼的公众项目,如此一来,研究人员的成果通过博物馆的公众活动得到了社会的认可。这可以在博物馆形成一个良好的机制。

国内策展工作发展的建议

毛:我院近期就在动员院内所有研究人员结合院里的藏品和各自的研究专长,申报展览策划方案,一段时期后会形成一个很好的机制。最后请您给中国博物馆的策展工作提一点建议。

沈:建立团队,加强协作,关注公众的观展体验,丰富藏品的内涵,提高阐释展品的能力,提升研究成果的宣传力度。

毛: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成功的博物馆展览是策展人员、研究人员、展示设计师和教育工作者等集体协作的成果”?谢谢您与我们分享贵馆的经验和您的灼见。

(本次采访由毛颖录音、记录并执笔整理,采访稿经被采访人审订。)(责任编辑:毛 颖;校对:徐秀丽)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