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沈辰专栏 > 五湖四海 > 正文

博物馆人职场攻略 ——在博物馆工作中融入对话

2015-06-23  作者: 沈辰 来源:

如何引导观众感受不同的文化,并启发他们进行深入思考?如何在博物馆中让观众们了解我们从何而来、世界如何变迁、以及我们怎样在当今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中生存下去这类问题?不同文化、不同时空又是怎么对话的?

博物馆汇聚宽广的时空、多元的文化,在博物馆工作,你是否考虑过这些根本的问题?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

本科就读于武汉大学考古系,现任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副馆长、在多伦多大学东亚系讲授中国文化的沈辰先生,以自己的求学经历、职场经历为我们讲述如何在一个全新的领域有所斩获,怎么在多元背景下学会一种对话的能力,并在博物馆中融入这种对话文化。希望这些也会对你有所启迪。

我的求学经历——多元的文化背景

我为什么要不远万里跑到北美学习考古?在国内学与在北美学的区别又是什么?但今天我觉得一个词就足以说明根本的问题,那就是“文化”。

在我来到北美学习之前,我在中国学的是中国考古和文化历史学。在八、九十年代,我的大部分同学都在学工程、电脑科学、物理与化学等。去国外学考古被看做是非常古怪的做法。我为什么要不远万里跑到北美学习考古?在国内学与在北美学的区别又是什么?过去的我会给你列出很多原因,但今天我觉得一个词就足以说明根本的问题,那就是“文化”。

在国内,我们学习到的是文物有很悠久的历史,考古发现非常重要,这些都让我们身为中国人而感到骄傲,这种自豪感的背后其实有一种“我有你无”的思想,也就是在潜意识中其实有对异族文化的排他性。在多伦多大学我学到了如何让考古与当下生活的全球文化发生相联。加拿大是一个文化多元的社会,我们可以在对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的同时感受其他文化的多样性。我们所说的每句话、所做的每件事 都是有意识或无意识的一种本土文化中的自我展示,所以我们不仅需要利用我们多元的文化去向其他人学习,更需要学习自己的文化。

当1996年我提交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考古研究员职位申请的时候,我还是考古系的一个博士生。有五个人进入最后的候选人面试名单,最终,博物馆选择了我,而其他四位不仅有中国文化艺术博士学位而且有博物馆工作经验的候选人。与他们相反,我不仅从未涉足博物馆界,而且我的研究方向并不是中国考古,我在美国读硕士时学的是近东和埃及考古,博士时的研究重点是加拿大考古学。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选择我的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我对全球文化有比较性的理解,这意味着我可以以全新角度来观察中国文化;另一方面,作为一个中国学生,我证明了我可以成功学习加拿大和其他文化,这就是说我有胜任其他工作的潜力。如今我已经作为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参加过许多招聘面试。在考虑新人时,我看中的是有创新的文化理解和成功的潜力。

我的职场经历——多元文化间建立联系

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有能力达成原有目标,你也完全可以在全新的领域有所斩获。而成功的潜力就在于你对文化多样性的理解上面。如果你的工作与你所学并不完全相同,其实不必苦恼,你可以好好利用对于多样性的理解,在新的领域有所成就。

在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任副馆长和多伦多大学东亚系讲授中国文化的职业历程赋予了我更多的机会去学习文化的起源,了解文化的多样性,并且表达我对文化的理解。皇家安大略博物馆馆藏600万余件文物,拥有29个展馆,雇有300余名全职和兼职员工。作为副馆长,我负责9个世界文化部门的研究和馆藏管理。在博物馆任职的十几年里,我主持策划了三个中国文化大展,分别是2002年的《千古遗珍:中国四川古代艺术展》,2010年的《中国秦兵马俑展》和2014年的《紫垣撷珍──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宫廷生活文物》。这些展览都是与中国著名博物馆、文化机构合作的结果,并有中央政府的支持和审核批准,借此机会多伦多和在多游客可以真切享受到中国封藏的珍宝。

多伦多的中文媒体借此就我对中加文化交流所做的贡献表示称赞。对他们来说,是我通过引进国宝和文物把中华文化带到了加拿大,让我们西方的朋友能对中国文化有所领悟。但我对此其实并不同意,只能一笑置之。因为我认为文化交流的目的并不只是对文化现象的欣赏,一味强调某文化中的我有你无是一种错误的做法。我认为文化交流其实是在多元的文化之间建立联系,去探寻共同的起源和相通之处,并与其他文化形成往来交流。


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宫廷生活文物展览

大家都有很强的文化背景、专业背景,当然应该利用这个优势,但你并不需要在自己所学或擅长的行业工作,然后去一味强调你的成功。如果你能证明自己有能力达成原有目标,你也完全可以在全新的领域有所斩获。而成功的潜力就在于你对文化多样性的理解上面。如果你的工作与你所学并不完全相同,其实不必苦恼,你可以好好利用对于多样性的理解,在新的领域有所成就。

文化是如此,其实专业又何尝不是呢?你学习的时候是新石器考古方向,工作后可能是做后段考古的,或者不干考古转博物馆了,其实这完全没有关系啊,能学会新石器的,汉唐的、博物馆的也一定能学会,你掌握的是方法,这些都是相通的。不同背景是可以对话交流的,你要去建立他们的联系。我还是以我的工作经历来讲一些操作层面的,即如何在博物馆中融入文化。

学以致用——如何建立多元文化之间的联系

作为管理者和策展人,我努力去把这些文化以及文物阐释的那些与现今世界息息相关的东西呈现出来。我们希望引导观众了解我们从何而来,世界如何变迁,以及我们怎样在当今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中生存下去。

什么是文化

在说如何做之前,我想首先澄清,什么是“文化”?中华文化不只是在中餐馆里用用筷子、喝喝茶,不是新年、中秋的舞龙舞狮,也不是龙舟和青花瓷。同样的道理,美国文化不只是麦当劳和好莱坞,非洲文化不只是捕猎和营地舞,印度文化不只是佛教和大象,法国文化也不只是红酒和艺术。1990年我从我的美国教授那里头一次真正学到了“文化”这个概念,至今觉得受用无穷。文化是在一个特定社会中获取的规律和行为,文化在社会环境中变化,并且在新的社会成立时被改革。食物、物件、穿着这些物质上的东西是通过历史留存下来的社会展示品、是考古发掘和博物馆陈列的物品,但它们只是一个文化的留存物,而不是文化本身。

如何理解他人的文化?

学习文化并不只是观察文化行为,它需要我们求问未知行为的来源。比如为什么美国人喜欢麦当劳,而法国人喜欢艺术,这些行为究竟是从何而来。假如中国人像美国人、法国人一样钟情麦当劳、艺术,甚至超出他们的程度,我们就会被认为是美国、法国文化的一部分吗?当然不是!


视角的差异

文化是我们价值观、世界观的基石。文化差异就像是图中视角的差异。统一各异的视角,让猫、鱼和小孩得以和谐共存,这也是职场成功的必需。假想你在一个职场环境,作为员工的你,不论是像可怜无力的小鱼,又怒又怕的猫,或心地单纯的小孩,甚或是拍这张照片的大老板,你是否能够存活其实是取决于你如何读懂他人的思想,如何与他人感同身受,当然还有如何理解他人的文化。

让未知、差异被理解的交流

所以我们需要造就一种交流,它可以横跨这些奇异却真实的差异,可以让未知的感觉被理解,让差异融通。如果一个人可以实现这个目标,他就会被人尊敬,在自己的领域内被人视为佼佼者。也就是说,除了你在自己领域内的出众技能,不论你在科技和信息领域内的成就如何,你还是需要在文化的土壤中培养自己,形成一种对融入文化对话文化的理解。

博物馆是文化汇集的地方,时间绵长,地域宽广。在博物馆里你不仅可以开始思考不同文化有怎样各异的表达,更可以反思不同文化的共同点。因此,如果你参观像ROM这样的博物馆,通过眼观展出的文物,你可以知道它们是什么;但如果你去探究它们有何相似之处,不同文化是如何造就这些珍宝的,或几种文化是如何有区别地对待同一些物件的,你会更有成就感。这些才是参观博物馆的意义所在,而不是去关注文物值多少钱!

如何在博物馆工作中融入对话

那我们作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应该如何去引导、去呈现呢?以我所策的两个展览为例,我给大家展示一下如何通过阐释展品传达这些信息。我2002年的展览《千古遗珍:中国四川古代艺术展》展示了1986年发掘的四川三星堆的文物,三星堆是上个世纪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当我们把这些文物聚集在博物馆里展示的时候,需要表达出它们的重要所在。展览里,我想要向参观者传达,在三千年前的中国,中原和四川平原有着非常多元的文化。考古发掘揭示了三千年前的文化互动,我们得以感受当时生活在商代的人们是如何接纳对方的物质文化和观念。虽然我们今天认为中美的文化差异巨大,但在五千到一万年后,这个不同也许就烟消云散了,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是处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中了,我们对文化差异的理解会不断地改变。


兵马俑展览

我的第二个展览是2010年兵马俑的,这个是全球影响力比较大的一个展览。很多中国朋友理所应当的把兵马俑看作是祖国的骄傲,兵马俑出国展览也通常是以这样一种视角去做,似乎不曾想过兵马俑为什么只会在中国历史上这一时期出现;而很多外国朋友其实都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叫秦始皇的怪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建造这么多离奇的东西?外国参观者提出了这个问题,而自以为对秦始皇了解甚多的中国游客却不闻不问,这让我很感兴趣。兵马俑展览是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历史上最成功的展览,一共吸引了35.5万参观者。但让我略感遗憾的是中国观众的数目较少。我觉得中国游客可能认为没有必要来看,因为他们已经在陕西看过了原位的兵马俑,但是去博物馆不仅是看文物,还需要去理解为什么这些文物就成了我们的国宝。

在我策划展览的时候,我试图通过展出的兵马俑和其他文物向观众解释,2500年前一个边缘小国是如何崛起成为一个强大帝国的,它不仅结束了500年的战争和冲突,并且为富裕繁荣的汉朝统治奠定了基础。历史很可能重演,事实上自从19世纪中期鸦片战争以来,经历了近百年战乱和动荡的中国当今就在重现这些历史。

与几十年前单纯展出文物相比,如今的博物馆有着完全不同的使命。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我们试图让ROM成为一个可以理解不断变化的人文和自然世界必不可少的去处。作为管理者和策展人,我努力去把这些文化以及文物阐释的那些与现今世界息息相关的东西呈现出来。我们希望引导观众了解我们从何而来,世界如何变迁,以及我们怎样在当今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中生存下去。

资讯排行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