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的非国有博物馆

2016-01-04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私人收藏公开给公众欣赏,这在发生博物馆的国度里是时势所趋,这个时势就是现代化。如果单面地由收藏来了解,从文艺复兴的中产阶级,盖一栋专为私人收藏个人所爱好的物件的建筑,那就是1440年的Medici Palace,这些收藏都是私人、家族拥有的。17世纪开始,皇家、教会的收藏也还只允许社会上层阶级的贵宾、学者、亲属观赏,而且也都收藏在宫殿里。18世纪一开始,维也纳皇家艺术陈列馆允许一般公众缴交费用来参观,罗马(Quirinal Palace)、马德里(Escorial Palace)等国家的贵族皇家艺术收藏也都在宫殿里开放参观,接着是法国(Luxembourg Palace)也效仿,德国的皇家更是宽宏,目标观众也都是高人一等的阶层才得彰显其收藏的地位;英国虽然在1683年就有捐赠给牛津大学成立Ashmolean Museum的案例,那也只限于学术界使用,但是真正公开给公众的博物馆则要等到1753年大英博物馆的成立。这些博物馆或属于国家,或也有一个董事会、信托集团来管理,但是仍然独裁专行并不面向公众,因为当时尚未有国家文化资产的意义在,仍是私人收藏给相当阶层的人来观赏,既使公众被允许进入宫殿,也是以低一等的姿势才得入内。而这些古典艺术品本来在希罗时代都是功能性地置于公众场域,被错置于私人宫殿中当作收藏,孤立的成为中性的艺术品。艺术品之外的收藏也用这种”博物馆化”的理性来分析物件,无论哪一类的收藏都要透过理性来理解,而不是以感情来反映于生活的一部分,直到18、19世纪,这种高人一等的地位还会在公立博物馆中让人感受到,博物馆是学术神殿。

在欧洲,根本改变博物馆与公众之间关系的就是1851年伦敦的世界博览会,让博物馆界了解到,要吸引观众才能获得社会地位与政治的力量,也迫使各国政府认识到科学与应用艺术是全民的需要,除了可以做为国民自我修养的教育场所之外,政府也可以拿展览来做政策性的方针指导。1851年的世界博览会当时亚伯特亲王(Prince Albert)与考尔(Henry Cole)设定的教育对象就是工人,要他们成为高人一等的国民,所以他们可以买季票,天天来看与科学、艺术产品有关的国际产品,维多利亚女王亲自参观了34次。这是当时国家对博物馆展览功能的期待,公众在博物馆的地位越加重要,博物馆教育成为正规学校教育之外的国家政策。当然,这些收藏才有了全民文化资产的观念。因此,欧洲博物馆的收藏大多是国有的资产之一,博物馆的经营也落在政府的行政业务之一,只是展览的知识、技术与经验却是专业性的。当然也有私人收藏转为非营利博物馆的使用,那么在没收归国有之前,国家都给予免税优待,或有国家级收藏时予以补助,但在非国有博物馆运作不下去时,都会捐赠或征集而归为国家所有。这是我知道的法国、英国皆如是。

在没有高人一等的皇家收藏国度里,尤其在非艺术的博物馆里就民主得多,例如,在美国,没有大的私人收藏之前就已经有公开的博物馆出现,甚至国家尚未成立,查理斯顿博物馆(Charleston Museum, 1773)、彼勒博物馆(Peale Museum, 1784)都是公开给公众的,他们的目标都是要获得新移民至新世界的公众之认同,主要就是因为博物馆具有一种特别表现的展览功能,这是任何社会意识要表达的最佳的公开方式。所以只要一提到非国有博物馆,就是很快的联想到美国移民与民主的社会功能,也因此,到19世纪来临,美国博物馆教育功能就已经赶上欧洲的博物馆了。尤其等到南北战争后,工商业界平稳的发展,同时启动美国没有的欧洲艺术大师的收藏,这些都是从非国有博物馆启动的。例如大都会1870年成立时是利用一个私人舞厅为展场,展示工商界由欧洲买来的140张大师级作品,接着好几个城市也效仿着成立艺术博物馆;国家为了鼓励,税收政策的改变是国外购买艺术品不收税;接着大都会博物馆的总裁给纽约州长写信,要求他用州政府的预算盖一栋博物馆建筑,而其中的收藏则由他们负责收购,因为他们美术馆的任务声明是:要纽约州的国民不必离开纽约,就可以看见人类有艺术品以来的作品。于是,这种私人与政府合作的模式成为美国艺术博物馆的基础,收藏由私人董事会负责,营运与保存由政府、民间、馆长共同组成理事会负责,我实在也不知道应该说他们是国有的?还是非国有的?

自南北战后,美国政治经济的国力稳定发展,特别在经济上,逐渐代替欧洲的领导地位,博物馆也为了提升国民高人一等,目标立即的转到科学、儿童、工业等不同种类的博物馆,尤其每个州、线也都成立自己的博物馆,而民间工商业界的投入是主力。其中还要一提的就是史密森机构(Smithsonian Institution),在没有文化部的联邦政府里,属于国会的史密森机构与联邦政府的很多教育性的基金会,都是辅助博物馆、图书馆、学校、医院、戒烟酒中心等社会性的非营利机构,不只是金钱,知识、技术、研究、调查与经验交流都由政府全额资助,只要有专业组织(如AAM)认同你的规划,这些有预算的政府补助基金会都不审查,每年的预算是先进先出。等于是说,与国民生活有关的文化活动,政府都支持、辅助,专业组织(如AAM)做专业知识与技术的规画指导,随时实现改善国民文化的功能。国有或非国有的博物馆都等同待遇,全看馆员的专业能力如何发生社会功能,所以一直到今天,美国近一万家博物馆中有65%是非国有的,也就是说,资本是靠私人组成的董事会与馆员的职能办出有收入的活动来筹措,如果与国家政策有关,也可以用规划案向政府的基金会申请补助。至于每家博物馆的性质是属于公立?私立?或公私合作的博物馆,我没做过普遍的调查研究,所以不能断言。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