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在哪里? ---关于台北故宫文创感受

2016-01-13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一、文创目的是什么?

最近几年,台北故宫的“朕知道了”胶带圈大卖,让我萌生了一点关于文创产品的想法。

我们的文创常常在想,文物该如何转化?台北故宫总是想着皇帝、宫廷什么的,而皇帝的时代已成历史,这种文创毫无意义!我认为文创要以现代的使用者的需求为方向,而不是以老的文化为方向,除非老的文化中有我们可以用的,这叫做有效的历史。皇帝文化是无效的文化了,这是我们要告诉观众的。

既然皇帝文化已经死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去开发。让观众扮演“僵尸皇帝”,只会使观众的虚荣心膨胀,这对我们社会非常不利!台北故宫的这种作法只会迎合观众让厂商发财,而不是教育观众!博物馆的责任是以未来为导向,而且是有用的未来为导向,去创造的有效的历史。

当年我在故宫工作,常常提醒他们的研究员,皇帝不会回来了!奈何当时是秦孝仪院长主事,他是蒋氏家族的捉刀人,就连我写俑的论文,他都认为是墓葬的东西,不许我发表。秦院长一味的发展皇帝的文化来吹捧蒋家!到今天,台北故宫已经走上悬崖,没想到大陆游客却又救了他们一命。根据我的调查,在台北故宫买这“朕知道了”的胶带的访客只有大陆的,台湾人不会去买的,我还没调查外国人是否也会买。所以开发文创时重要的是:先了解你的顾客是谁,会不会让社会更进步。

二、文创经营为哪般?

有些人认为,文创产品的经营总是会变成传统的商业化模式,落入赚钱的俗套。我认为现代的博物馆人要多学习一些创造的职能,没有这种职能就不要说赚钱是挡不住的。你领公家薪水,做的是公务,你的本务就是传承文化。我们需要强调博物馆是一个文化机构,不是商业公司,博物馆文创产品不是以赚钱为目的,而是通过这种创作性的活动宣传文化,创造有效的历史。

我曾在美国与法国的博物馆工作过,那里从未像我们这样敢于热烈的讨论赚钱的事,因为他们知道博物馆的本分是未来的文化,如果未来文化建设的目的可以达到,赚不赚钱不是博物馆人的讨论。国内的博物馆与台湾的一样,从未建立过伦理法规,这是法律,所以也可以漫天去讨论赚钱,这是我们与国外博物馆不同的地方。所以我建议要标明博物馆的文化品格在哪里,这样就有规可循了!

美国博物馆界的文创,光以大都会的商店来说,他们的产品都是艺术教育的,从学龄前到研究员、从游戏到摆饰、从衣服到窗帘都有。科技馆的产品更是多到天文地理,但这都不是馆员设计的主要产品,馆员的产品除了上面的教育道具外就是借展,科技馆卖展项,尤其会有中国的博物馆来借、来买,参加AAM年会的中国会员也是他们收入之大宗,更大宗的是我们建立博物馆时付给他们的顾问费。所以博物馆人的文创领域是用博物馆专业去赚钱,与商业界的营利不是同行的。德国、美国在新馆顾问费上是他们文创最大收入,这是我们博物馆人要反省的。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让博物馆走进公众的“馆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论坛暨弘博网通讯员大会”举办,围绕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这一议题展开沙龙讨论。
2018-12-10
第218期
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2018-12-0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