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众调查

2016-02-01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异托邦——博物馆观众在体验什么》文章链接

 

评论:

首先要提醒的是,西方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或更实际的说他们是社会评论家,一直有一群在博物馆圈外提出在他们领域之内的理论,来评论与监督博物馆的运作(museography),有时也会有赞同与认同的评论出现,好像他们就是验收博物馆是否有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的功能之累积,他们采用的观众调查研究发现的资料,并不一定是他们自己所做的田野调查(field study),当然都是很严谨的社会学资料,这是20世纪以来,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等等学科的研究发现,让博物馆人仅仅在馆内做的观众调查无法反驳。例如,该文中所提到的傅柯(M. Foucault)等人对博物馆的批判,而很多大博物馆的馆长与馆员也都会在运作上做些对应的更新或革新,来回应他们的批判,但是最有效的革新大概都要从博物馆的政策上去执行,尤其在国有博物馆最多的国度里,也就是说这些人批判的对象不一定是博物馆人,而是行政上的政策。因为在西方国家里,这就是所谓"知识分子"的责任,没有能力把政策趋于正面批判的学术界就不是知识分子。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在拿破仑时代的嘉特梅贺(Antoine-Chrysostome Quatremere, 法国第一位反对博物馆的理论批评之文化巨擘)就冒着被放逐的迫害,批判拿破仑利用战争的力量掠夺了希腊罗马以及中东文物的罪过,让文物离开了它们的发生地,失去文化原来创作的意义。所以拿破仑失败之后这些文物有的就回归原地,嘉特梅贺才回到法国。

另注:文中所用的照片不是罗浮宫,而是巴黎的万神殿。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