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徐纯专栏 > 展览评量 > 正文

博物馆典藏与展览课程的教学经验——前言

2016-01-04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前言

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回到台湾,1994年任职台中省立美术馆唯一的研究员,我的本行就是艺术史,当时在台湾学术界整理台湾艺术史的只有中研院的颜娟英,我的优势是省立美术馆的收藏,所以自己非常有意愿投入台湾美术史当个开路人,但是为什么仅仅一年半,看见汉宝德先生正要筹画台湾第一个博物馆学研究所的讯息,就立即辞去这份喜好的工作而投奔汉先生去了。原因就是受到西方工业革命时对工人教育的思维的影响。19世纪当时,英国提倡各工业国家在第三世界行自由贸易政策,但是对英国国内却认为没有工人就不是工厂,当然就无法在自由贸易政策下与其他工业国家竞争,所以用博物馆来教育工人是当时经济工业化的目标,而不是去开更多的工厂。那么,没有专业能力的馆员,博物馆还可能运作出社会教育来吗?就以省立美术馆而言,只有一个研究员,如何执行台湾美术史的呈现?事实上,这就是我在台北故宫工作七年、普林斯顿大学的美术馆三年、台中省立美术馆一年半,对台湾博物馆界运作所得的结论。投身于博物馆学研究所是栽培出专业馆员最佳的、也是最快的途径。没想到这项教学工作竟成为我此后的终身职,无论是否还在学校教育界。

在十年的教学中,我归纳教学经验的心得是:要我们的博物馆有所改变,在职训练要比在学校带学生更重要、更可见成效;而且所有专业教学中最重要的一堂课就是「展览评量」(Exhibition Evaluation)。至2005年,在学生反对学校要我退休的罢课声浪中,我结束了校园的教学工作,却也开启了另一个教学取向,在职培训。2002年在大连开两岸博物馆论坛的研讨会时,我发表了「美国团队取向的展览规划模式在东方文化的适用度」,引起了大陆博物馆界相当大的响应;接着,2003年应复旦文博系杨志刚前主任的邀请,带着台南艺术学院博物馆学研究所的学生,一起在复旦校园、以两个星期密集课程完成「展览评量」一学期的课程,其中在工作坊的学习,连上海科技馆的馆员也参与了展场的观众评量。大陆的反应还包括了杨教授所召集的一次「博物馆质量评量」的沙龙,68位上海博物馆界领导都围着这评量议题发言,我也介绍了英国的馆员资格认证(Associationship)与美国的「博物馆认定程序」(Museum Accreditation Process)与「展览评量」的不同给大家参考。其实,这就是2002年我发表的那篇文章所致。到今天,大陆本来陌生的「展览评量」虽然高校的文博系还没有课程出现,在展览界多少都有耳闻。我个人的感觉是,除了经济起飞对博物馆的影响之外,这种想知道、好学习的进取心就是大陆与台湾博物馆界不同之处,在美国博物馆界有一句话:好学就是天赋!

根据几次在大陆博物馆界培训「展览评量」的经验都仅是当作一项课程带着馆员操作,而不是他们职务上的要求,当然也不是我对馆方应负责的职务,也都没发生人事实际切题于评职称的联系上,所以这种培训只能满足馆员个人好学习的欲望,而不是当作馆务改善的机制,因此也无法得到馆长长期的支持,更无法成为政策,所以馆员们好学而无法落实,不久就忘了。回头看看美国1982~86年之间的培训工作,芝加哥费氏自然史博物馆(the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在卡洛克基金会 (W. K. Kellogg Foundation)支持之下,启动一项「博物馆:公众教育的代理机构」培训计画(Museums:Agents for Public Education),来自300个博物馆的500个馆员参与、互动、探索与发现,采用「展览评量」方法论,才成功的改变了今天美国博物馆展览以团队策展的方式进行(1);从2000年开始,任何向公私基金会申请补助的计画,包括展览,必须在计画中列出这项「展览评量」,否则连申请资格都没有;同时,要参加美国博物馆联盟(American Alliance of Museums,2012年9月之前是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useums,缩写都是AAM)的认定程序,只做整馆的认定而不做馆员各别的认证。也就是说,这项「展览评量」是决定美国博物馆馆员共同运作的基本动作,也越显出这项培训的重要性(2)。 下面我就简单地给大家介绍这项课程内容,其他所需的讲义资料与工作坊,就希望成为我们博物馆界的政策或慕课,公开免费的让大家学习。

一、收藏与展览的关系:

1.收藏管理政策是核心(讲义一:从哪里开始做典藏管理政策、讲义二:博物馆的核心文件、讲义三:登录卡)

这个章节将详细的分解这个政策的涵盖面,包括:搜集(acquisition)与登录〈accessioning〉;注销〈de-accessioning〉与注销处理〈disposals〉;收藏物件之编目、编号与标记;借入物件状况的报告;收藏的仓库;收藏的处理与移动;摄影;保险。

至于有关:收藏的公共使用、展示(display)与展览(exhibition)等的艺廊与展场的议题,则将归列于「展览评量」课程中,暂时不在此做详述。

2.收藏的研究:收藏研究是博物馆收藏管理的主要部分,对收藏学术性的研究、对博物馆的教育与公共服务的任务都有着决定性的重要。因此,博物馆的研究馆员除了学术上的论述方式之外,得以适当的研究态度,以接近观众所关心的议题去选择研究的主题,一定要与观众有关联为最先,也可以延伸为展览,因此研究员不能不知道社会议题,讲义中提出两个案例(讲义四、五)(3) 可以给各位参考。博物馆由研究员启动并进行研究,寻求议题的研究进行时所必要的资源,包括了观众的资料,并由此研究发现、问题、解决方案来做规划展览、出版等与观众沟通有关的方式,来传播其研究的成果。所有的研究都必须支持博物馆的任务声明,要与社会公众有关连,才能累积出社会成本(social capital)。 这个章节将叙述搜集收藏是博物馆主要功能之一,组成收藏的物件就成为这个博物馆最重要的资产。收藏的保存、维护、管理与使用,实践了博物馆对公共信托的责任,也因此而有助于博物馆任务的达成。好的收藏管理是达成保存与维护的策略之一,以上建议的收藏管理政策的采用与实施,将为博物馆的经营与其他不同的策略之实践提供一项坚固的基础。在具体与理论上,这些运行的业务都要依据博物馆的伦理法规(ethics code),摘录为讲义六:有关伦理法规的案例我们就用2004年ICOM在《经营博物馆:实务手册》 附录中所载为原则,每个博物馆可以自己按着收藏不同来自行撰写与实施有可行性的伦理法规;同时也把该书的附本《培训人员手册》 中摘录讲义七:重点工作单之1与2的练习提供给各位参考。

3.收藏的公共使用:展览评量展示(display)与展览(exhibition)的艺廊与展场,这就是以团队工作为取向的博物馆“展览评量”。

二、博物馆“展览评量”:

1.展览评量的分期:(讲义八:展览评量分期表)这是为了展览的规划、设计、制作、与开展后,以观众调查与总结的资料,来整合全馆工作团队的一个简单分期表。在这张展览分期表上,明显的是按着「展览评量」的三个阶段而来的,即:前置评量(front-end evaluation)、形成评量(formative evaluation)、总结评量(summative evaluation)。

2.博物馆必须做展览评量的原因除了可以参考《如何为民众规划博物馆的展览》附录A,pp. 169~172之外,请参阅讲义九:「我们需要批判」翻译资料,还有工作坊的练习单,讲义十:以观众的立场评估展览的优劣程度,以及讲义十一:评量的尺度:展览评量的目的与问题。

在课程进行一段时间之后非来自同一博物馆的学员可以进行分组展览团队,每组成员的工作性质分:展品研究人员(在大学所学的科系与主题有关的)、观众调查研究员(最好与社会学或人类学田野调查工作有经验的)、设计专业人员〈分平面与立体〉、评量与发展人员〈他的工作包括综合三段式的观众资料收集后的分析研究,分时段提供给设计与决策人员参考、文字撰稿、预算编列〉,学员可以挑选自己性向适合的角色,决定在规划团队里可能担任的工作,以便进行工作坊的培训。每队的成员必须是共同扶持、互相批判的一路走下来,直到模型完成。

3.工作坊一:安排「展览评量」课程之前应该有模型制作的工作坊,这是强调馆员对展场空间的认识,包括了建筑专业人员的讲座之外,也应该有实际测绘制图的实作实习经验。时间大约需要一天的讲座与一两次的展场测量实习工作。(参见讲义十二:展场模型课程–这是台南艺术大学建筑系四天测会与模型制作课程表)

4.前置评量(front-end evaluation):参看讲义八、讲义十三:无论历史、艺术、自然或科技馆,一般作展览时都是由研究组在收藏中找出一项议题、撰写规划书,然后本于这项研究一步步的筹备、制作展览,这都是我们想当然耳的程序,我们认为只要有展览观众一定会来,然后训练解说员把观众「说」懂了,就跟学校的老师一样。但是走到门口时导览人员常常发现他的听众剩没几个,免费时观众会很礼貌的鞠躬感谢,花钱时怨声居多。原因就是我们忘了观众不是研究员,展览的卷标、文字说明、顺序都不是他们先前认知可能了解的;解说员按着研究员的稿子说明,他们也只有似懂似不懂、不懂装懂,或顾左右而想其他的。所以前置评量的工作就是去了解观众对你这项主题的认知、态度与需求。我们在一两次讲座的说明之后,设计了「工作坊二」,立即由研究、设计、教育人员组成展览团队,让大家练习如何从观众参访中得到他们对主题的原先认知、态度与需求,然后再利用这些资料来写规划书(6)。这时我们就可以掌握规划书上的六个具体条件:为甚么、展什么、谁会来、在哪里展、什么时候展、费用是多少。

5.形成评量(formative evaluation):参看讲义八、讲义十三:规划书得到主管单位的审核通过之后(7),展览团队要一起进场,根据六个具体条件设计展览、教育活动与文宣等项目,然后找出一项主要的设计:它可以是海报、展项或活动方式,制作出具有设计手法与概念的测试原型来,找目标观众来测试,让他们说出他们在测试海报或展项原型上理解到什么(不能给暗示)?这样的设计理念他们觉得是否可能理解?他们觉得要如何修改会更容易了解?用这第二次收到的观众资料去修改展览设计,并制作。这样博物馆就不会站在自我满意(self-contented)的立场做展览了。当然这是耗时的,所以团队中要有展览发展人,他要在时间、人力、物力、财力之间控制展览过程,以便按可得的资源完成制作与布展。我们设计了「工作坊三」,带团队到展场去找观众作评量。

6.批判性的鉴定、补救与总结评量:参看讲义八、讲义十三:基本上,这项补救评量与形成评量是一样的,只是它发生在布展之后。首先,找一位对展览制作、展览评量与观众行为有经验的资深评量人员,在开展前一天进场,直觉地在布置好的展场做批判性的鉴定,找出可以立即修改展览的错误点来。如果这样批判性鉴定可以更早些进行,还有时间做补救评量,这是会设计出最好展览的评量,方法与「工作坊三」是一样的。

7.总结评量(summative evaluation):参看讲义八(案例分析,另请参考讲义十四、十五):(案例分析,另请参考讲义十四、十五) 这项评量与博物馆做观众普查的方法相同,它的目的是要留下观众调查资料,作为博物馆下次展览或下次举办活动节目时的参考,也是展览团队检讨与报告他们对博物馆工作的贡献。因此这一段的做法我们就放在下一个「观众调查研究」的课程中当作核心议题,不在这里加重大家对本课程的负担。

8.其他还搭配几项讲题:展览设计史(讲义十六)、观众调查研究(讲义十七)、空间认知(讲义十八)、与博物馆教育(讲义十九)等搭配的议题资料进行课程。(这些讲义都列入参考书目中,学员自行参考。)

 


注释:

(1)这六年的培训期间,the Field Museum的培训团队利用500为同侪聚集学习、讨论的机会,留下宝贵的过程与经验都记录成为一本流传于美国博物馆展览界的好书:《公开对话:博物馆专业发展的策略》(Open Conversations: Strategies for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in Museums, 1988, Chicago: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本人已经将之全文翻译,由于版权问题,仅能以讲义形式有限制的流通,请大家原谅。

(2)请参阅台中科学自然博物馆,展览评量作为博物馆实践的工具,「博物馆季刊」第十九期第一卷,pp. 7 – 28;以及,「博物馆质量保证方法论初探」,《湖南省博物馆》,第八辑,长沙:湖南博物馆,pp. 569-582。

(3)请参阅两篇文章:讲义四:黄旭,「介入当代的博物馆」,2/19/2015,苹果日报;讲义五:徐纯,「寄望海生馆的科学研究可以扮演它的社会角色」,《博物馆季刊》第二十期第一卷,pp. 127 - 130。

(4)ICOM, Running A Museum: A Practical Handbook, 2004, Paris: ICOM。本书在2005年已经由台湾博物馆专业协会翻译为讲义,在辅仁大学通识课程与金门大学闽南文化研究所做为参考资料使用。

(5)ICOM, The Trainer’s Manual, 2004, Paris: ICOM. P, 51~52. 本书在2005年已经由台湾博物馆专业协会翻译为讲义,在辅仁大学通识课程与金门大学闽南文化研究所做为参考资料使用。

(6)请参阅《持续的假设 - 博物馆教育活动的前置评量》。

(7)请参阅《如何为民众规划博物馆的展览》。

资讯排行
图集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官
燕国达人行,2016完美收
专题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
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