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博物馆的安全风险和防范对策

2016-06-17  作者: 严洪明 来源: 博物馆研究

博物馆收藏的标本文物是人类生存及其环境的重要物证,是人类珍贵的自然文化遗产,许多无可替代、价值连城,存在偷盗、火灾、人为或自然损害等风险。博物馆员工必须从对国家、历史和子孙后代负责的高度出发,采取有效的防范措施化解或控制风险,尽可能减少安全风险造成的损失和不利影响,从而获得最大的安全保障。

一、博物馆安全风险预测和分析

一般博物馆安保目标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保障博物馆展藏品的安全;二是保障观众人身及其财物的安全;三是保障馆舍及其内部设施的安全。博物馆安全风险与安保目标相对应,主要源于这三个方面的各种威胁。

(一)展藏品存在的安全风险

1.被盗窃、抢劫的风险。这是博物馆面临最大、最普遍的安全风险。不少博物馆使用的展柜还是木质展框加普通玻璃橱窗,其物理防护能力相对较弱。展品陈列在展柜内,观众与展品只有一片玻璃之隔,使用较为先进的工具即可便捷破坏,造成展品被盗抢的损失或损坏的风险。博物馆展示为增加与观众的互动性,还有许多一般性的展品“裸陈”在外面,观众伸手可触,特别是可分解或分组的展品,常有部分被有意或无意拿走或损坏的风险。

库房是保管藏品最集中的部位,保存的藏品质好量多,是不法分子觊觎的重要目标,一旦被不法分子侵入,将会带来严重的安全风险。目前仍有相当多的博物馆为老式建筑,物理防护较为薄弱,不仅其门窗较易被破坏而直接威胁藏品安全,甚至墙和地面也存在被打洞侵入的可能。

2.监守自盗的风险。从国家文物局历年公布的全国文物盗窃案件分析,有一部分案件是博物馆内部员工利用职权和工作机会的“监守自盗”。作案者上至馆长,下至新进馆的大学生,甚至聘用的临时工都有,具有作案时间长、问题暴露慢、大多无现场、追查阻力大等特点。伯恩汉姆所著的《艺术品盗窃:其范围、影响及控制》一书中指出:“绝大多数艺术博物馆的盗窃均为雇员所为。相当多的内部盗窃是长期在此工作,未有犯罪前科而又经济拮据,并具备盗窃良机的雇员干的”。

3.布展、撤展及交流展览损坏的风险。许多展藏品都是在转移过程中丢失或损坏的。布展及撤展都涉及藏品从库房搬运到展厅、制作间或办公室交流展将藏品出借到馆外办展,再搬运回库房。每一次包装、搬运和拆装都要施加一定的力量,都可能造成一定的磨损。藏品在馆内外搬运移动中,尽管博物馆都制定了制度和安保措施,但极易因工作疏忽、准备不足或保护不到位而受到危害。此外,目前许多博物馆的专业人员仅负责展览策划及指导,把布展、撤展及展览辅助品制作等承包给普通装饰公司操作。而装饰公司的施工人员流动性强且大部分缺乏专业培训,布展、撤展往往比较马虎毛糙、磕磕碰碰,损伤展品外观的情况屡见不鲜,增加了展品破损的风险。

4.环境侵害的风险。在展藏品保护中,环境的侵害是所有博物馆都十分关注的问题。一般而言,环境侵害主要来自灰尘污染、光线损害、温湿度影响及生物危害。譬如,温湿度控制不好,就会引起展藏品发霉、色变、虫蛀、生锈、变形、开裂甚至脱落等。博物馆内有害昆虫及小动物主要是蟑螂、飞蛾、白蚁、书蠹鱼、家鼠、甲虫和蚂蚁等,若防治不当,将对有机类藏品造成很大危害。

5.拍摄损坏的风险。藏品拍摄是博物馆一项经常性的重要业务工作。藏品因建档和出版需要,博物馆拍摄人员需对几万或几十万件藏品进行多角度多方位的拍摄,有时还请出版社专业人员进馆拍摄。拍摄过程中藏品搬进搬出,藏品摆设翻来覆去,不断移位调整与灯光调试相适应,由于拍摄人员缺乏专业培训或有时疏忽大意,存在失手损坏藏品的风险。在拍摄灯光调试环节,也存在顶灯调试失误,灯罩松脱坠落,致珍贵藏品损坏的风险。据了解,国内博物馆已有多起这样的事故案例。

6.火灾风险。俗话说:贼偷一半,火烧全完。火险是博物馆的大敌,一旦发生火灾,对展藏品的损坏是无法补救的。博物馆引起火灾事故的主要因素:一是电线老化、过载、短路;二是闭馆后没有及时关闭空调、电脑、充电器、取暖器等设备;三是对明火、火源、易燃易爆物品控制不严、管理不善;四是施工中违反安全操作规程,如电焊施工等。五是博物馆出租房屋引起火灾;六是不法分子纵火破坏等。博物馆是开放的公共场所,火灾隐患随处存在,一根燃烧的火柴和未熄灭的香烟都可能引发一场火灾。特别是声光电等现代科技手段在博物馆展示中的广泛运用,展柜背面和场景隐蔽角落安装的设备和布线,由于通风不良及检修困难等因素,电器及线路发热引发的火灾事故,对博物馆是巨大的安全威胁。

(二)观众人身及财物的安全风险

每个博物馆都负有保护观众人身及携带财物安全的职责。观众逗留博物馆期间,存在着多元的人身安全风险。

1.摔倒摔伤的风险。博物馆内光滑的地板、卫生间湿滑的地面、松动的地毯,没有安装扶梯的高台阶、容易被人忽略的小台阶及斜阶面的台阶,斜坡玻璃地面,松脱的扶手以及灯光照明不足等都是引起观众特别是老年人和小孩摔倒摔伤的不安全因素。

2.拥挤伤害的风险。每个博物馆都会遇到观众拥挤问题。博物馆免费开放后,观众数量倍增,旅行社也积极把博物馆安排进旅游参观线路,节假日是高峰期。有时成百成千的观众短时间内涌进馆内,大大超过博物馆设计的接待容量和能力,如果观众分流和疏导不及时到位,就会拥挤不堪。拥挤使人产生恐慌,会造成建筑物坍塌,造成展览、楼梯、地板、门窗及家具损坏,甚至造成人身伤害事故。此外,展厅突然停电或莫明强烈的声响,也会引起观众的恐慌,产生拥挤甚至严重的踩踏事件。

3.互动项目等操作不当致伤致残的风险。现代博物馆为提高展示的互动性、趣味性和观赏性,一般都增加了许多互动装置、体验设施、复原场景。互动装置、体验设施等是中小学生最为喜爱的项目,但有时小朋友们争先恐后又操作不当,可能引起手脚被夹伤等伤害,特别是像“与恐龙赛跑”类似的运动竞争性的互动装置,小朋友们争强好胜,短时间内剧烈运动可能导致头晕、呕吐甚至昏厥情况发生。复原场景常有假山、岩石和树木等布景,若管理人员疏忽,小朋友因好奇、好动而攀爬,就可能引起跌落受伤的风险。目前新建的博物馆一般都配备大型自动扶梯,中小学生团队进馆参观,常有学生在乘坐扶梯中相互推挤、嬉闹或倒走等违禁行为,如果其中一个学生不慎摔倒,会引起后面一批学生连锁绊倒的安全风险。

(三)馆舍及其内部设施存在的风险

馆舍主要包括博物馆建筑及其内部的展区、办公区、库房区和文物保护实验区。博物馆建筑在设计之初都会考虑安保的需要,但不论安保设施多么精良,不法分子总是会找到其薄弱环节并从那里下手。如采用大量玻璃构件的现代化建筑给暴力非法侵入者以可乘之机,天窗、玻璃门及门锁也是易受侵扰的部位。博物馆内部的空调系统、恒温恒湿系统、VRV 系统,电力系统、专业照明系统、音响系统、网络系统,给排水系统,高配间、水泵房、安防中控室及消控中心等设施都有被故意或过失损坏的潜在风险。

二、博物馆安全风险防范的基本对策

博物馆需要昼夜 24 小时看护,风险防范工作难度大、责任重,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从思想上、组织上、制度上、措施上精心安排、缜密防范,控制那些可能产生风险的行为、事件和风险因素,并作好万全准备,一旦出现情况,能够快速反应和妥善处置,避免、转移或减少风险造成的损失和损害。

(一)开展教育培训,增强风险意识,提高防范能力。博物馆应充分利用各种会议和活动的机会,适时开展法制、敌情、事故案例及安全制度的宣传教育学习,让所有员工明白自己工作场所充满危险,认识到做好安全工作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牢固树立“安全第一”的观念。博物馆为每个员工制定的工作任务中,应明确包括一定程度的安全责任,让每个员工了解自己也担负着安全防护职责,主动落实安全防范措施。同时,定期对专职保卫干部、展厅管理人员、讲解员、保安员、保洁等物管人员、义务消防队员、库房保管员、布展人员、标本文物修复人员及摄影师等进行安全和防火培训,开展应急预案演练,提高突发事件处置能力。

(二)人防、物防、技防有机结合,形成立体化全天候防范体系。首先,博物馆应任命专人负责安保工作,负责安全制度的完善和执行,负责长期和临时性安全措施的策划、组织、协调和实施。为便于及时决断,安保机构应直属于馆长的领导。其次,加强展厅和库房的物理防护能力。如防护墙、保护栅、门和开启装置及合叶、天窗和门顶窗及通气孔、展柜及橱窗、锁及扣吊等增强防拆、防撬、防冲撞的功能,博物馆所用玻璃应采用防弹、防砸、夹胶玻璃等。第三、设立必要的禁区和防护区。第四、按照《文物系统博物馆风险等级和安全防护级别的规定》要求,完善技防设施并保障正常运行,发挥其连续不断地安全监控的优势。第五,坚持“以人为主,人机结合”的原则。在人防、物防、技防中,人是最重要的因素,但安保工作相对比较枯燥和单调,容易令人生厌导致思想麻痹或松懈。为此,博物馆对安保工作及人员要经常给予关心、检查和督促,居安思危,警钟常鸣。

(三)加强展藏品在移动过程中的监控和管理。一般博物馆每年除常设展更新部分展品外,还要举办几个临时展览,省级或较大博物馆每年举办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临时展览以及出国展览。举办展览涉及展藏品在馆内移动或馆外运输,是安全监控及防范的重点。展品在馆内移动的安全管理,主要抓住布展、撤展环节制定专门的安保措施,对展品搬运保护、布撤展现场人员进出、布撤展操作设备使用、完善工作记录等进行监控。藏品在馆外运输主要抓好运输前准备和过程中的全程监控,如行车路线的择定、运输工具安检和驾驶员审查,安排可信赖和应变能力强的护送人员,装箱和装车的检查与记录,运输途中停靠、过夜的特别要求,遇运输工具发生故障或暴雨、风雪、大雾等恶劣气候的应急办法,并投保运输安全险,转移或减少风险损失。

(四)关注细节,强化开放管理,防止人身意外事故。博物馆免费开放后观众量激增,观众的维权意识也日益增强。观众在博物馆参观过程中发生一点小的意外伤害,都会引起赔偿纠纷甚至请来媒体报道,对博物馆造成不利影响。为此,博物馆要像重视藏品安全那样,高度重视观众的人身安全工作,采取积极可靠措施防止人身意外事故。首先做好参观高峰时段观众的分流和疏导,控制观众密度,防止拥挤。对老人、儿童及残疾人士予以特别关照。通过目测观察和电视监控,对行为反常或精神异常现象的个别观众,采取特别安全措施。其次,在入口处设置安检场所,防止易燃易爆等危险物品带进馆内。如观众随身携带雨伞之类物品,在比较拥挤场所,由于携带者漫不经心,有可能伤害到其他观众。第三,定期检查展厅上方悬挂物的牢固度;地板、台阶、扶栏、休息座椅、展板完好状况,去除出现锐角的突出部位;检测互动项目的安全可靠性,应急照明是否正常,楼梯、走道的灯光照度;容易攀爬或使人滑倒的场所设置提醒或警告标志。第四,博物馆每年接待几十万或几百万观众,观众安全防不胜防,应考虑投保公众责任险和电梯事故险,转移观众人身安全风险。第五,博物馆开放管理人员都应通过培训掌握必要的急救技术,备有急救箱,并与当地医院或医疗组织建立协作关系,还要善于利用当地警方和消防部门的力量来加强安全防范工作。

(本文是作者在国际博协第 22 届大会安全委员会上的主题发言稿)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