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博物馆展柜玻璃的重重问题

2016-06-17  作者: 杨海平 来源: 中国文物报

随着文化产业的高速发展,各地政府、企业和民间私人、团体等参与博物馆发展建设的热情日益高涨。博物馆展柜玻璃作为博物馆展陈中的重要部分,充当着藏品与观众“交流”的窗口,其作用显而易见。但如何选择符合博物馆展陈标准的展柜玻璃成为了博物馆共同面临的难题。

众多资料显示,我们在博物馆展柜玻璃的选择上存在以下问题:

1.“由于展柜玻璃陈旧,容易反光,严重影响了观众的视觉体验”——单霁翔(故宫博物院院长)

2. 展柜应该具有良好密封性,来配合恒温恒湿系统。——张晋平 (中国国家博物馆 研究馆员)

3.玻璃应当选用无色水白玻璃,即玻璃化学成分中不含铁,此种玻璃不会造成颜色失真。而含铁玻璃呈绿色或蓝色,不适宜用于博物馆展柜。对于防碎展柜可采用双层玻璃,双层玻璃中间应当粘贴安全塑膜或滤紫外线文物保护膜。——张晋平 (中国国家博物馆 研究馆员)

4.2013年5月湖北省博物馆曾侯乙墓展厅内,曾侯乙编钟的外围玻璃罩突然发生爆裂,所幸无人员受伤,文物未受到损坏。

从上述专家和现实反映中,我们不难发现博物馆展柜玻璃问题重重。解决这些问题还要从历史说起,最初博物馆在为展柜选择玻璃的时候要求非常简单,主要关注是“玻璃这种材料是透明的”,可以满足观察的要求。但是在使用的过程中就发现玻璃很脆易碎,容易被盗,还可能伤及文物。随着玻璃行业中钢化技术的诞生,一种用于建筑上的高强度玻璃进入了博物馆管理者的视线,由于钢化玻璃的强度增加了4~5 倍,使得破碎变得不那么容易了,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被盗的可能性。虽然钢化玻璃被应用到了博物馆展柜上,但它还是建筑玻璃的范畴,完全不是从博物馆展陈的角度设计生产的,存在着很多缺陷,其中最致命的缺陷就是它会自爆,即非人为性的自己爆破。在自爆的瞬间它会产生很强的冲力,将碎片猛烈地冲向一个方向,可伤及文物或观众。于此同时,钢化玻璃的表面还会有斑纹缺陷,严重影响观众欣赏的效果。况且普通的玻璃会有8% 的反光率,干扰是避免不了的,钢化玻璃也不例外。所以,钢化玻璃已淡出博物馆领域回归建筑了。

随着博物馆建设和科技的发展,“博物馆展柜玻璃”这一品类也逐渐成熟起来。目前像国博、故宫、南博等 56 家一级馆都采用了玻名堂的博物馆展柜玻璃。博物馆展柜玻璃与常见的普通建筑玻璃有很大的不同,是专门为博物馆设计加工的,它充分考虑了文物保护和藏品交流的细节要求,可以有效解决博物馆展示中遇到的问题总体说来,它必须具备两点优质性能:一是展示性,二是保护性。

对展示来说,首先要具备“ 高透光,低反射”性能,要让观众看清楚文物。目前,博物馆选用最多的是第二代展柜玻璃,材料是上好的超白玻璃,透光率为91%,反射率8%。河北省博物院新馆全部选用第三代展柜玻璃,材料是进口低反射玻璃,透光率高达 98%以上,反射率不到1%。第三代展柜玻璃的最大进步就是让观众在欣赏文物的同时不会被自己的倒影和严重的反光所困扰,能够“零距离”地观赏文物。第二是抵制偏色。博物馆展柜玻璃的低偏色率能够真实地展现文物的原始光泽,最大化地还原历史,让文物活起来。这一点,对于书画、服饰等对色泽敏感的文物来说是尤为重要的。真实的颜色、质地、光晕都会带给观众无限的想象。第三就是精湛的工艺。应博物馆展柜外观“美观大方,颜色一致,边角光滑”的需求,博物馆展柜玻璃大幅度提高加工标准,注重细节,确保棱角明润,边线流畅,追求“实有似无”的境界。利用技艺将玻璃“藏”起来,是对文物展示最大的帮助。说到工艺,就不得不提一下“尺寸准”的重要性,这是博物馆展柜玻璃的一大关。“尺寸准”就大大提高玻璃的密封性能,这是确保恒温恒湿环境的前提;“尺寸准”就可以提高安装效率,无论是临时展览还是局部调整都不用过于担心工期。

对保护来说,第一就是要防紫外线,经过特殊处理的博物馆展柜玻璃可以隔绝99.9%的紫外线。第二是安全性,这是博物馆展柜玻璃另外一项重要的性能。采用双层玻璃夹层做法的博物馆展柜玻璃,将玻璃的“硬”和胶片的“软”结合起来,做到刚柔并济,可以有效防止硬物和子弹的冲击,全面保护文物安全。

除了以上两个基础性能,博物馆展柜玻璃在设计时,还特别考虑到了后期维护清洁的难度。随着博物馆的免费开放,客流激增,观众无意触摸留下的指纹和污痕无形中增加了玻璃清洁的频率和难度,无论怎么清洗,玻璃看上去总是雾气蒙蒙的。专业博物馆展柜玻璃经过特殊处理,具有不易沾染污垢、易清洁的特性。降低了清洁的频率,保养也非常简单,只需专用抹布轻拭即可洁净如新。即使意外沾染上油污,用专业清洗剂喷涂后也能轻松搞定。满足观众的同时也为博物馆的日常维护减轻了压力节省了成本。

博物馆展柜玻璃虽然专业,但并不是所有的博物馆都在使用,很多展馆还存在着大量建筑玻璃,所以才有这重重的问题。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博物馆都会选用专业的博物馆展柜玻璃,问题迎刃而解。让我们的观众不再感叹,让我们的孩子不再徘徊⋯⋯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