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展览展线知多少?

2015-02-05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相信博物馆达人们在逛博物馆时都会为以下问题所困扰:为什么有些展厅展线如此之长?走到一半时已经累觉不爱,只想找个座椅休息休息。为什么在参观一些展览时分不清主次?很难在第一时间提取出该展览的主线。其实,如果掌握了基本的博物馆展览架构,即展览展线,上述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提到展线,其实它的文本表现形式就是陈列大纲,即针对展览题目设计的指导方案,是展览的核心线索和框架结构,同时左右着展览形式的风格。以下小编就为您梳理出几种常见的陈列大纲结构,仅供参考。对每一种类型小编都从展线清晰指数和身心愉悦指数(主要指疲劳感)上做了评级,希望给您呈现一个更全面而直观的认知。

一. 直线型.

展线清晰指数:5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2颗星

直线型构架是最常见的展览构架,以时间、地点或事情发展顺序为逻辑安排展览内容,引导观众沿着一条直线般的陈列线索参观,自始至终都不会遇到主题思想的分岔。正如上述评级,直线型构架清晰、明确、易懂,有利于突出展览的主题思想,五颗星!但是,每个展览单元的规模基本相同,它们仅仅在先后顺序上体现差别,并无主次之分。所以,易带给人疲劳感,因而其身心愉悦指数不高,两颗星!

带有通史性质和叙事性质的展览适合这种架构。如:中国国家博物馆“古代中国陈列”,“古代中国陈列”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它以王朝更替为主要脉络,分为远古时期、夏商西周时期、春秋战国时期、秦汉时期、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隋唐五代时期、辽宋夏金元时期和明清时期八个部分。相信去过国博的亲们都参观过该展,小编的第一印象就是……累!每次走到六朝时期时,来自身体内代表疲劳感的小人便打败了心中对参观热情澎湃的小人……

图片描述

解决办法:小编建议大家可采取“解构性”参观方法。“解构性”参观方法即对展览的某一部分特别有感觉,对某件展品特别喜爱,对某个场景的表现特别有感触。这时候可以翻翻书、查查网络上的知识,在进行了一定的准备后,再度参观展览。这时可以无视展览对观众的引导,直接扑向自己最喜爱的部分进行参观,往往还会拍些有含义的照片在社交网络上和大家分享。在这个类型的参观中,展览被观众的兴趣解构为片段,而参观者会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来参观自己喜欢的片段,并可能会分享自己的感受。因而,在参观类似国博的“古代中国”基本陈列时可事先做做功课,通过其官网或相关资料了解自己的兴趣点,设计好自行参观路线,从而达到节省体力的效果。

二.“串”字型

展线清晰指数:4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2颗星

“串”字型构架是直线型构架的变化版。它有一条主线,同时有若干相对独立的单元依次穿在这条主线上。它和直线型构架最大的不同在于,各个单元虽然都反映共同的主题思想,但彼此之间都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这种构架适合于同时表现多个文明、多个故事的综合展览。

来自于首都博物馆2006年的“世界文明珍宝——大英博物馆之250年藏品”专题展采用了这种架构。该展宏观展现古代世界文明,共分为埃及、两河流域、希腊、罗马、古代欧洲、古代亚洲、古代非洲、古代美洲和中世纪文艺复兴。每一个单元都可独立成章,展览内容在数量上和质量上也都是比较均衡的。

三.平行线型

展线清晰指数:5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3颗星

平行线型构架至少具有两条主线,彼此不存在交叉,分别讲述自己的故事。这种构架适合于类比或对比题材展览。

如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2009年举办的“秦汉——罗马文明展”便采用的是这种构架。因为“秦汉——罗马文明展”所展现的秦汉时代与欧洲罗马文明同处于一个时间段,一东一西遥相呼应。除了一些非常偶然的间接接触,两大文明可谓是彼此隔绝、互不了解的。从这一层面讲,秦汉与罗马本身是两条互不相交的平行线。

然而,单纯运用平行线型构架的例子并不多见,常见的是该构架被穿插运用于直线型或“串”字型构架中。如,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基本展陈“陕西古代文明”中,第二单元“凤鸣岐山”介绍了陕西作为西周王都拥有的丰富遗迹、遗物,展示了中国早期国家的政治制度、经济形态尤其是伦理精神以及青铜铸造技术。“陕西古代文明”是以直线型构架为线索的。但是因为是以陕西地域为主题,展览在“凤鸣岐山”单元呈现先周时期的青铜文明时以周原为中心,分别对周原东部的商文明(商此时为统治者)、西南部的巴蜀文明及北部的猃狁文化做了独立的版块设置,各版块之间是平行关系。因而,这是一个典型的直线型构架下有平行线型构架关系的实例。

四.同心圆型

展线清晰指数:4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3颗星

同心圆型构架是把展览各单元按照从大到小、从外到内、从宏观到微观、从表象到本质这样的逻辑顺序排列,像剥洋葱一样解析问题,层层深入,层层具体,最终使观众把焦点落在思想内核上。这种构架适合于主题思想较为抽象深奥的展览。同心圆模式可以帮助策展人员深入浅出地把难以理解的问题介绍给观众。

曾经展出在国家博物馆的“列夫托尔斯泰与他的时代”专题展采用的就是同心圆型构架,展览全面展现文化巨人列夫•托尔斯泰的生活、思想与艺术成就,分成5个单元:家庭、文学、探寻、中国、回响。从他的家庭情况、文学成就到他的内心世界与精神信仰,再到他与中国的关系——《致中国人的一封信》,最后展现托尔斯泰的精神境界——托尔斯泰为真理而进行的斗争不是为了拯救自己,而是为了拯救全人类。这是典型的对一个人物由外而内的解构方式,使观众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从而感怀其精神之伟大。

五.放射线型

展线清晰指数:3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3颗星

放射线型构架通常有一个中心主题,各个部分的内容互相没有关联,也不分主次,但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主体为它服务的,可深入详细地对某个主题进行剖析。

图片描述

段落文字

图片描述

六.“田”字型

展线清晰指数:3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4颗星

“田”字型构架是把几个部分自由地安排在展厅,不受固定展线的束缚,各个部分内容是均衡的,而且不分先后,观众可以随便观看任何一个部分。这种架构适合于形势比较自由、设计感强的展览。

图片描述

如国家博物馆“玛雅:美的语言”专题展分为“身体之美”、“服饰之美”、“动物之美”、“神灵之美”四个单元,为公众展现了一场关于玛雅文明的视觉盛宴。玛雅的造型艺术展示了人性化的神、动物、植物以及超自然力量的生灵,但是其中心主题是理想化的人物形象,它不仅揭示了人类的孕育过程、人的概念以及美的典范,还彰显了它在宇宙和谐中的位置。

图片描述

七.“A”字型

展线清晰指数:4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4颗星

“A”字型架构是一个展览由两条线索开始,看似互不相交,但本质上为了表达同一个意思,到最后还是归于同一个核心思想。

图片描述

首都博物馆近期展出的“饮水思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展”就是从两个线索展开的。本展览分为“文化篇”和“建设篇”。“文化篇”从历史文化的广阔视角,诠释从古到今人类与水相依相存的密切关系,揭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必然性与迫切性。“建设篇”全景呈现中线工程艰辛的建设过程、辉煌的创新成果,与人们付出的牺牲和奉献。文化与建设,看似并无关系的两条线索落在最后的主题上,表达了饮水思源的感激之情,启迪人们思考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

八.“V”字型

展线清晰指数:3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4颗星

“V”字型架构是从一个中心点开始,然后分成两个脉络阐述。这种架构适合于表现从同一样事物演化出来的不同发展方式,犹如双胞胎兄弟,系一卵而生,成长的历程却不一样。

图片描述

首都博物馆举办的“中国清代外销瓷展”采用了这种构架。该展重在说明清代外销瓷既保留了中国陶瓷彩绘艺术的传统,又汲取了欧美艺术精华,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相互交融的结晶。中国外销瓷以晶莹的质地、美丽的色彩吸引了欧洲上流社会的关注,西方宫廷贵族竞相收藏。也就是说,外销瓷的脉络分为中西合璧风格和中国风。

九.“H”字型

展线清晰指数:2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4颗星

“H”字型架构是在同一个线索中,不同部分的主次程度不同,通常形成简略而承上启下的过渡部分。

图片描述

首都博物馆《呦呦鹿鸣——燕国公主眼里的霸国》即运用此形式。该展的主题是解读霸国的礼制。据《礼记》记载,礼以婚礼为根本,丧礼、祭礼最为隆重,而和谐融洽体现于宴礼。这些日常礼仪,是霸国人处世的根本行为准则,政治理想和伦理道德都被规范其中,使人在司空见惯的仪式接受礼的熏陶,从而使社会和洽,如呦呦鹿鸣般祥和、友睦。 霸国作为西周的封国,在史料中缺乏记载,随着霸国墓葬的发现,这个失落之国为世人所认知。公元前10世纪的某天,燕国公主嫁到霸国,霸国的故事也由此展开。可见,展览开篇第一单元并没有开门见山直入主题,而是以燕国公主嫁往霸国这一新颖独特的视角来解读霸国的“婚礼”这一礼制,可谓是向正文过渡的引子,但并不牵强,因为同处于一个线索中,那就是霸国礼制。在接下来的二、三、四单元中,回归正文,介绍了霸国的祭祀、丧葬、宴饮。

图片描述

也许很多看过该展的人都或多或少对燕国公主在霸国礼制展览中的出现颇感疑惑,小编曾经也有此种想法。不过,学习了“H”字型架构,小编豁然开朗。不知您是否也有同感呢?

十.“T”字型

展线清晰指数:3颗星

身心愉悦指数:3颗星

“T”字型构架与“A”字型、“V”字型构架有相似地方,都是采用分别描述的方式对中心思想进行阐述。但“T”字型架构不是一上来就采取分别展示的策略,而是先在一两部分中把核心思想总体阐述一番,然后再进行分别展示。

2010年展出于首都博物馆的“虎跃千年——2010年虎文化展”使用了这种架构。第一单元以一个疑问——“是什么原因使这种自然界的实体动物被纳入到神秘的远古图腾之中”引出展览主题虎文化,点出该展的主题思想,但并未详述。第二单元“千年衍化 塑虎形”中详细解读了中华五千年物质文明所包含的虎文化要素。第三单元“虎亦有灵 通神术”和第四单元“说唱逗乐,话虎年”进一步反映了虎文化已升华到思想意识层面之上。

图片描述

2010年展出于首都博物馆的“虎跃千年——2010年虎文化展”使用了这种架构。第一单元以一个疑问——“是什么原因使这种自然界的实体动物被纳入到神秘的远古图腾之中”引出展览主题虎文化,点出该展的主题思想,但并未详述。第二单元“千年衍化 塑虎形”中详细解读了中华五千年物质文明所包含的虎文化要素。第三单元“虎亦有灵 通神术”和第四单元“说唱逗乐,话虎年”进一步反映了虎文化已升华到思想意识层面之上。

 

本文内容来源于《博物馆12讲》姚安著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