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展览如何炼成的

2017-04-11  作者: 大萌萌 来源: 成都博物馆

2017年4月10日,成都博物馆“丝路之魂 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圆满落幕。

展览最后一天,不设闭馆时间,观众都离场后,方闭馆。

大展虽已落幕,但对展览的思考并没有结束。先来看几组数据:

图片描述

据统计,截至4月10日17点30分,“丝路之魂”大展参观人数共计108万人次,在法定节假日每日入馆人数均接近2万人上限。成博配套举办了22场“丝路之魂”系列学术讲座,节假日举办展览配套社教活动46场。闭展前夕,举办了“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90余名国内外知名专家学者齐聚成都,共议“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的密切联系。

本次展览也受到媒体的青睐,近百家媒体参与了报道,辐射达上千万人。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交相呼应,为特展宣传造势。截至4月10日,中央和省市等主流媒体报道逾14.5万次。平面媒体300多条,整版52个、电视媒体147次、微信公众号3000余条,各媒体网络直播共计62条,超2000万人次在线看展、听讲座,影响力空前。成都博物馆还与四川电信IPTV合作推出“成都博物馆”频道,以 “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为切入点,充分展示了丝绸之路沿线的精品文物,配套有“丝路之魂”大展讲座直播及讲座速记,每日观看量约5万次。

回望此次大展,多有特色,也有许多值得后续展览借鉴的地方:

展览的高品质

一条丝路,把中国和世界联系起来,也把历史与当代联系起来。关于丝绸之路的展览不少,但成博的此次大展可谓是集大成者,紧扣时代主题,是文博行业对国家战略的支持。

此次大展汇集了众多极具价值的文物:8个精品复原石窟揭开敦煌神秘面纱;70幅敦煌壁画临摹复制品及上百件精品文物,再现敦煌的辉煌历史。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九色鹿等国人耳熟能详的“敦煌元素”齐聚成都,让观众更加直观地近距离欣赏敦煌石窟艺术文化;还有60余件来自新疆石窟与麦积山石窟的壁画、彩塑精品,展现中西文化交流的独特魅力。另外,“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汇集了南方丝绸之路、北方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72家文博单位的200余件套精品文物,吸引了众多想要一睹“国宝”风采的观众。

莫高窟第158窟

图片描述

第158窟位于莫高窟南端,为吐蕃统治时期所凿,是莫高窟著名的涅槃窟之一。由塑像、壁画和石窟建筑构成,是莫高窟中唐时期具有代表性洞窟之一。

壁画

图片描述
上:四飞天 莫高窟第320窟(局部) 下左:天空诸神 莫高窟第285窟窟顶北披 下右:飞天、飞马、乌获 莫高窟第285窟窟顶北披

七宝阿育王塔

图片描述

作为南京市博物总馆镇馆之宝,曾拥有单独一个展厅的阿育王塔“走出”宝殿来到成博,观众可以近距离一睹国宝真容。出土于长干寺地宫,得名源于塔身通体镶嵌水晶、玛瑙、玻璃和青金石等佛家七宝。

鹰顶金冠饰

图片描述

作为内蒙古博物院镇馆之宝的鹰顶金冠饰是发现于杭锦旗阿鲁柴登,是目前国内发现的唯一一套完整的“胡冠”实物,其制作精美、工艺考究,融多种工艺于一身,代表了当时金属铸造业的水平。

“蜀郡”铁锸、“成都”铁锸

图片描述

“蜀郡”铁锸于云南昭通市永善县出土,“成都”铁锸于四川凉山州德昌县出土。两件铁锸的铭文表明它们的产地就是现在的成都。

“千秋万岁宜子孙”锦枕

图片描述

此锦枕土土于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上面织有“千秋万岁宜子孙”七个汉字吉语。研究者根据锦枕的织锦工艺特点,认为只有四川的多综多蹑织机才能胜任,由此判定它为蜀锦产品。

高水准的文化配套服务

除了展览本身外,成博也举行了多样的活动来支持展览:

社教活动

着眼于广大青少年教育,成博举办了各种充满传统文化氛围的趣味社教活动,共计46场,7000余人参与。

图片描述
“探秘敦煌”元旦活动安排表

讲座

为更好的让广大观众了解丝绸之路的文化背景,展览期间,成博配套举办了22场“丝路之魂”系列学术讲座,邀请到樊锦诗、王旭东、齐东方、项楚、魏学峰等著名专家学者,为观众普及“敦煌”和“丝绸之路”相关知识,现场参与7700人次,每场讲座预约名额放出后瞬间被一抢而空。

研讨会

2017年4月8日,“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上,海内外专家学者围绕“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相关问题展开学术交流。

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达成“成都共识”

蚕桑种植历史悠久,织锦工艺全国领先。

四川多条商贸通道,辐射丝路沿线国家。

丝路文化绚丽多彩,整合资源锦上添花。

大力弘扬丝路精神,携手共建一带一路。

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

“以人为本”,注重观众观展体验,在展览中也多有体现:

预约

成博为观众提供了多种渠道的预约方式,如网站、微网站、微信服务号等。

限流及服务

当然,为避免人员拥挤,成博也进行了人流限制。每日限流2万人。虽然如此,但成博依然人满为患。博物馆安保、保洁全员上阵,为观众提供良好的参观体验。总共有80多名志愿者投入公众服务中,为观众们提供引导和服务,保障了观展秩序。

讲解

来自敦煌、新疆、麦积山以及成博四个单位的120余名讲解员在馆内为观众做文化导游。讲解员们通过自己理解消化后的知识,把无法开口的文物深入浅出地讲给大家听,引领观众进入它们背后的故事。在展览期间,四个单位的讲解员共讲解3374场,听众人数达到36万人。

策略宣传,保持热度

成都博物馆充分利用本身具有的展览资源,整合馆内外媒体平台,结合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建立起了多元化的传播方式,使社会对本次展览的关注度达到空前高度。博物馆与媒体一直保持紧密联系,以合作互利的方式进行交流。博物馆及时给媒体发送展览资讯、讲座信息、文物资料等,供各家媒体基于自己的定位和读者群特点选择报道方向。

在宣传策略上,博物馆采用纵横轴的宣传策略,横向根据展览内容为核心提取宣传亮点,纵向则是围绕展览展开的其它介绍,包括策展团队、借展团队、布展团队、安保团队、设计团队等点状信息以及讲座、社教、开幕式、演出等其它信息。在此基础上有节奏地向媒体推送进展信息、文物亮点、周边故事等,以便媒体对大展展开全方位、多角度的报道。

成都博物馆以其“城市中心”这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以及一系列高规格展览的成功举办造就了其城市文化新坐标的地位,展览本身的高质量以及成都博物馆创立的多元化传播方式共同引起了大众与媒体的广泛关注,扩大了自身的影响力。开馆不到一年就取得如此效益,得益于成博自身服务水平的不断完善和提高及因此而赢得的口碑和声誉。

成博取得的这一专业效益不仅对四川省范围内公共文化机构有示范效应,也值得整个博物馆业界关注。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