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璧的故事(下):去国离乡

2016-01-13  作者: 沈辰 来源: 《美成在久》杂志

讲座视频链接

 

燕国玉玺流失海外,暂不追究。现在的问题是,这件苍璧是怎么漂洋过海到了多伦多?也就是说,那位在纽约把这件玉璧转卖给加拿大人哈斯金夫人的神秘中国女士是谁呢?

让我们再回到1895年。那一年,吴大澂被罢官回到上海,屈任上海龙门书院主持。为了维持生计,他开始变卖文物,但对他来说,带有中华礼仪底蕴的玉礼器是他最不愿意舍弃的。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从他女儿吴本娴处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藏的吴大澂藏玉,的确多是他定名的各类礼器。这些玉礼器他亲手用旧报纸包好,放入盒子中,并亲笔写上“古玉”两字,留给了他的儿女。由此可见吴大澂对玉礼器的敬重之意。

吴大澂有一儿六女。儿子不幸早夭,后过继吴湖帆为孙。吴本娴排行第六,又称吴家六小姐,远嫁天津给袁世凯长子袁克定为妻。吴大澂晚年最疼爱的女儿是吴本静。吴本静聪明伶俐,又是望门名媛,嫁给了本乡苏州大才子费树蔚。我猜测这件吴大澂视为珍宝的苍璧也有可能传给了吴本静。

费树蔚(1883 – 1935)也是出身吴江望族。父亲费延釐同治四年(1865)中进士,由编修官至河南督学。费树蔚早年即有经世之志,喜读近代名人传记,过目诵心,19岁中秀才。吴大澂爱怜其才,将其和袁克定一样收为其婿。因为和袁世凯有了亲戚关系,民国4年(1915)7月,费任北洋政府政事堂肃政史,但是袁世凯僭号称帝,他直言劝谏未果,遂隐退南归回到苏州。费树蔚曾任信孚银行董事长,吴江红十字会会长。费树蔚是柳亚子的表舅,1951年在柳亚子倡议下编印的《费韦斋集》,收集费氏诗词3000余首。

图片描述
苍壁收藏与流程人物关系图

费树蔚和吴本静有三子一女,老大费福焘,老二费福熊(后改名费巩,字香曾),老三是女儿费福燕(字令宜),老四费福煦,其中费巩在中国近代史也有传奇一生,娶了自己的亲表姐袁世凯孙女袁家第。1940年代,费巩因多次发表文章和演讲批评政府,为国民党当局所不容并受到监视。1945年,他到国民政府各部会收集有关官员贪腐的材料,激怒国府要人。1945年3月5日凌晨,在重庆千厮门码头被军统特务绑架,先押于重庆警备司令部,后转至渣滓洞看守所,期间遇害,并被投入镪水池里毁尸灭迹。费巩失踪后,引起了重庆社会各界的震动,但外界不知道他已经遇害。1946年1月,中共代表提出的和平谈判八项要求中的第七项包括“立即释放叶挺、廖承志、张学良、杨虎城、费巩”,但国民党当局对此未进行交代。1978年9月,上海市革命委员会追认费巩为革命烈士。

吴大澂的外孙女、费巩的胞妹费令宜生于1906年(很遗憾相隔四年没有见到外租父),在上海“中西女学”毕业,1926年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英文文学硕士,随后回上海,嫁给物理学家王守竞博士,随夫到昆明在云南大学教授英文。1943年王守竞奉令调派美国,先后任资委会驻美代表、驻美大使馆参赞和技术顾问,费令宜随夫举家迁到美国纽约,那一年,费令宜37岁。

历史可能就定格在40年代的某一天,中国上海的费令宜和加拿大温尼伯的哈斯金夫人在纽约交集了。吴大澂记铭题跋的木座和苍璧,作为中国文化传统的印记和家族荣耀的记忆被上海名媛带到了纽约。加拿大的豪门淑女为中国文化倾心,一个转身,吴大澂的苍璧就成为了加拿大文化遗产的一部分。 故事讲述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了。当然还有一些未解之谜,等待后来人去打开。

如今,这方曾经辉煌一时曾经荣耀几世的礼天苍璧,正静静地躺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中国展厅的展柜里,在微黄灯光的映照下,泛出盈润的光泽。当你从它跟前经过时,你也许只是不经意地望它一眼,却不会知道,这一方小小玉璧,曾经满载着史前人类对神灵的无限膜拜;当你看到它表面轻微的磨损时,你也许只是微微的纳闷,却不会明白,这一方小小玉璧,曾经凝聚着多少人对生命的深切热望;当你看到它隽秀优美的铭文时,你也许会有淡淡的好奇,却不会想到,这一方小小玉璧,曾经浓缩着怎样风雨飘零曲折离奇的故事?而当你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时,这个时候,你就会如同三年前的我那样,被它痴痴吸引,为它深深迷惑,渴望着揭开埋藏在这一方小小玉璧里的最深秘密。

图片描述

三年前的那一天,当我第一次见到这块玉璧时,瞬间被它打动。当我确知这是一块曾经属于吴大澂后又几经易手最终归属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礼天苍璧时,我就知道我有责任为博物馆的公众揭开它身上神秘离奇的身世、还原它背后命运多舛的故事!

我讲的这个玉璧的故事,不单单是文物的收藏渊源。因为这件玉璧,让我们感受到了一幕幕的历史事件:晚清政治、上海开埠、天主传教、南浔腾飞、商场兢斗、近代名流、政治贪腐、献身信仰、特别是慈善人间!故人似玉由来重,我依然为之感动。

归去来兮,礼天苍璧,小小一方玉璧见证了人世冷暖世事跌宕,纵然岁月变幻历史变迁,亦掩盖不了其熠熠光芒!让我们以此记录来共同感受穿越时空的文物沧桑,体验人类精神的执着顽强;让我们以此记录来共同纪念一段跨越大洋文物历史的永恒珍藏!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