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考古漫画,她说只是画着玩儿,没想到玩儿大了

2017-08-31  作者: 心儿 来源: 弘博网

有这么一个女生,她自称是“考古圈一画画的,漫画圈一挖墓的”。她挖墓,不以为苦,充满欢乐;她画画,老少皆宜,妙趣横生。同为90后,有人还迷茫于人生方向的寻找,而她,在兴趣的指引下,不仅从郑州大学历史学院考古专业毕业,被英国南安普顿大学考古系骨骼考古专业录取,还出版了个人考古漫画集《考古入坑指南》。她就是李子一,笔名阿三,在漫画中化名为“阿三”的小狐狸。

图片描述

我没想那么多,就是画着玩儿”

小狐狸“阿三”走进公众视线,大约在2013年9月。那时的阿三跟随班级到郑州荥阳官庄考古队进行田野发掘实习。在带队老师的建议下,阿三和同学们建立了“@郑州大学官庄考古队”的新浪微博账号,记录考古工作的点点滴滴。阿三平时负责微博的运营,有一天,她突发奇想:“不如把漫画发到微博上,看看大家什么反应?”

图片描述

阿三的画技可不是在考古工地上学会的,而是从小练出来的。小时候,阿三就是个漫画迷,捧着漫画一看就是一下午,家里的画集和手办一大堆。她不仅喜欢看,更喜欢自己画。上小学时,每周五下午的美术兴趣班是阿三最期待的课程,绘画训练激起了她动笔的兴趣,从临摹到创作,她渐渐养成了用漫画记录生活的习惯。“我最喜欢的漫画就是鸟山明的《七龙珠》,不知道看了、临摹了多少遍。我在高三的时候第一次画出小狐狸‘阿三’的形象,就是借鉴的《七龙珠》里的孙悟空。”阿三兴致勃勃地说到。

图片描述
阿三与孙悟空

因此,用漫画来记录考古,对阿三来说不是刻意为之,完全是兴趣使然。阿三的漫画,用的是普通的A4纸,中性笔,五块钱一大盒的晨光彩铅,但画出来的,却是活泼泼的考古故事。

图片描述
阿三的漫画手稿

最初,阿三的考古漫画并没有“向观众科普”的主观意识,只是想记录班级在官庄考古队实习的趣事。既有冬天冻得瑟瑟发抖、半个月才可以洗一次澡的忧伤,也有一起吃集体食堂、偷拿食堂的鸡蛋煮泡面、在村里唯一有无线网的小商店里边蹭网边吃山寨薯片的小确幸。

图片描述

但是,在运营微博的过程中,阿三发现公众对于考古的认识还停留在“神秘莫测”的层面。向普通观众科普考古,任重而道远。因此,阿三开始画一些更加浅显易懂的漫画,向更多人介绍考古是什么,考古人在干什么,考古有什么用。/p>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考古会不会挖出恐龙?挖到“宝贝”能不能据为己有?考古是不是“盗墓”?这些看似尖锐,需要考古人长篇大论、苦口婆心解释的问题,在阿三的笔下全部变成活泼生动的小故事。考古学的概念、田野发掘规范、文物保护知识,这些看似严肃的话题全部以漫画的形式娓娓道来,举重若轻,读者的疑惑,自然迎刃而解。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我红了?我连自己的书都没有!”

阿三的漫画,已经集结出版为《考古入坑指南》一书。王仁湘、徐天进、高蒙河、许宏、郑岩等考古学名家联名推荐,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推荐语可以插一两个人的)。《考古入坑指南》于上海书展(8月16号—22号)与读者见面,阿三还在书展上举行了讲座及签售活动。同时,《考古入坑指南》也将于8月下旬在线上销售。

图片描述
北京大学徐天进教授给阿三的题词

田野考古工作要求每一位从业者具有严肃的态度、冷静的头脑和中规中矩的姿势。但是,从阿三的画我们可以看到,这位满身尘土的小姑娘有多么开心。她提醒我们,这个学科存在的根本意义,在于满足我们对于历史的好奇心。她的笔下,是对学术、艺术和生活满满的爱。——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郑岩

面对“爆红”,阿三没有一丝丝骄傲自满,反而是“一脸蒙圈”:“平时有了什么关于我的新闻,都是同学转发给我,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现在我身边的朋友都有《考古入坑指南》了,作为作者,我连一本自己的书都没有,哈哈哈!”或许正是这种爽朗豪放、不拘小节的性格,使得阿三能够不为名利所左右,沉浸在自己的考古天地中。

阿三不仅将考古实习故事画成漫画,也将自己的才华发挥在公众考古的方方面面。2017年5月,阿三与“挖啥呢”公众号合作,用诙谐幽默的笔触画出了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特点和“萌点”,并且发售了一套漫画勋章,饱受业界好评。8月,阿三又画了一组甲骨文表情包上架微信表情商店,年轻人的“比心”、“尬舞”、“溜了溜了”,都能用古朴稚拙的甲骨文生动表达,受到很多人的追捧。

图片描述
阿三画的卡通版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图片描述
阿三出品的表情包“疯狂甲骨文”

无心插柳柳成荫,阿三画漫画的初心,就是让更多读者知道,考古不是盗墓、不是挖宝,它既不神秘也不可怕,而是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的一门有趣的科学知识。大众对于考古学的误解,根本原因还是公众考古教育的力度做的不够。阿三说,她做的事情,只是一点点不成熟的小尝试,只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最大的目的,还是希望让更多人知道,原来考古也能这么玩儿,希望让更多考古圈“墙里的人”走出去,让“墙外的人”走进来。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当问到有没有出版下一部漫画书的计划时,阿三认真地说,其实她只参加过官庄考古队这一次田野发掘,如果不参加更多的实践,没有新的灵感或想法,那么画出来的漫画是原地踏步的。之前还有很多没有发表的手稿,她也会陆续整理;以后有新的实践机会,她也会继续参加。“也许会出下一本书,也许不会,谁知道呢?”

编后记

采访中,阿三提到,参加她新书签售会的不仅有很多青年考古学生,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喜爱漫画、喜爱考古的少年儿童。如何向下一代传递好考古学这枚沉甸甸的接力棒,是我们每个考古人都应该思考的问题。低调踏实,知行合一,乐呵呵的阿三,以笔为马,永远在路上……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