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2018-04-23  作者: 自得草堂 来源: 弘博网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师张念在《我的青春在丝路》中说到“我觉得青春跟财富、地位、年龄没有关系,所谓的青春阶段,我们应该不计回报地去把当下应该完成的事情完美地完成,然后不至于留下什么遗憾吧,这就是青春给我带来的东西。”在奔向未来的途中,我们从未停下脚步,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它是我们青春的一部分,未来还很长,我们一直在路上。


争分夺秒


我是在某事业单位下属的古建筑工地的实习生,我的实习地点在一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明清建筑群,本次修缮距它上次大修已有快100年的时间了。工作的具体分工是这样的:只有一名相关单位的正式员工负责管理和协调,两三名临时工人协助他工作;其余是实习生,最多有七八人,少时只有一两人,我们的日常工作就是测绘各种构件并进行电脑制图、拍照取样等,工作经常要在工作人员修缮古建筑的空隙时间完成,而且许多工作是不可逆的。比如,某个梁架或斗拱拆下来修缮加固后需要重新组装,我们趁着组装回去之前迅速拍照及测绘,尽可能多地保留原始历史信息。工地上有五六十名工人同时施工,而实习人员有限,这让我们分身乏术,实在忙不过来时只好先拣更重要的测绘记录,忍痛做出取舍。


1524463021140059.png

▲修缮前的古建梁架

▼修缮后的角梁

1524463021247389.png


有一次,彩画修缮期间,施工方下午通知我们第二天早上便要开始所有殿座角梁的彩画绘制,而一些角梁上仍保存部分彩画甚至多层彩画痕迹。当天只有三个人上班,我们只好分成两组,其他两人负责统计所有角梁彩画的情况并取样,我负责所有角梁的拍照工作。当天拍照拍到晚上七点多,直到天色实在太暗才停下来,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便到工地继续拍照,终于在早上十点左右全部拍完。上蹿下跳了一上午,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但其实这就是在古建筑工地实习的常态,不少工作都是临时性的,而且为了不影响工期必须限时完成,尤其是夏天,施工时间长,我们的任务更加紧迫。


对得起这座建筑


工地负责人是一位对古建筑研究事业充满热情并极度负责的年轻人,专业能力一流,自学能力很强,我们都尊称他为李老师。工地开工一年,他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加班,而且他对每个人的要求都很高,对我的很多问题也能给予指导意见。


比如,我曾经测绘过工地上不同类型的面页,纹饰非常复杂,我用CAD画了好几天才画完,画完以后真的完全不想再看见这些面页,而且自认为画得极其细致,可以说是毫发毕现了;但在李老师看过之后问道,面页与面页之间是怎么搭接的你有注意到吗?你画出它们的搭接痕迹了吗?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有一次我和另一个工人一起测绘取样,他看见我们的工作态度不够严谨,有点吊儿郎当的样子,很生气,立即严肃地问我们“你们这个样子,对得起这座建筑吗?”那一刻我意识到,尽可能地把它内部的营造密码和承载的历史信息发掘出来并介绍给更多的人,尽可能地延长这座建筑的寿命并把它完整地传给下一代,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只有这样,我才能问心无愧地说一句“我对得起这座建筑!”


实习感受


通过本次实习,我觉得,作为一名考古与文物专业的学生,学习基础的专业知识时一定要认真扎实,不懂的问题要通过咨询老师或查找资料等方式弄清楚,争取不留“遗患”,否则会在实习过程中带来麻烦和障碍;相较于“深”而言,本科生更需要的是博,历史文物之间都是相互贯通的,我们要想办法尽力去打通它们之间的关系;重视文献资料的掌握,文献对有文字以后的各阶段考古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重视相关高科技技能的学习,比如基础的电脑制图、全站仪的使用、RTK技术,甚至地球物理探测技术、X光技术等,即使不能掌握,也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


最后,总之一句话,“实习是检验学习的唯一真理”,我们每个人刚开始实习时都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只要勤学善思,多思考多琢磨多请教多实践,逐渐就会走上轨道。


有人曾说,文字工作是件良心事,文物工作更是如此!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7期
月刊|国际博物馆日,首届国际博物馆馆长论坛,清明上河图3.0……五月博物馆大事记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对博物馆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与祝贺的日子。同样的,博物馆人在5月份付出了诸多努力与辛苦,为观众带来各样活动与精彩的展览。
2018-06-04
第196期
百年天博 | 从官营陈列所到现代博物馆,一部近代中国博物馆的浓缩史
天津博物馆是中国近代规模较大、建立较早的公立博物馆,其前身——天津博物院,是在早期教育现代化浪潮驱动下应运而生的我国首家“公办民助”的综合性博物馆。其在中国近代博物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许多开创性的举措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2018-06-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