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画语”?博物馆儿童美育的“道”与“术”

2018-06-26  作者: 闲凝眄 来源: 弘博网

2018年5月26日,“未来·我来——国际少儿绘画展”在湖南省博物馆正式开幕,在约1000平方米的特展二厅,展示了近200幅小朋友的绘画作品,这些作品多来自于2017年FAC国际少儿绘画大赛的部分获奖作品及纽约FAC国际少儿绘画大展的多国参展作品。根据湖南省博物馆的官方介绍,在本次展览中,孩子们通过手中的画笔,描绘了自己心中未来世界的模样。



北京城市 绿色家园  冯煜画  5岁  北京


展览分为“我”、“童话”、“绿色家园”、“未来机器人”、“智能城市”、“海洋城”、“太空城”七个单元,每件展品的说明牌上都特地设置了“我说”的部分,呈现了儿童自身的创作想法和动机,以儿童的视角来解读属于他们自己的展览,讲述了儿童“自我”表达、心智成长的故事。

谁的展览

无论是参观还是参与博物馆,都是儿童社会化的良好契机。对于一个面向儿童的主题展览而言,展品和空间设计是否符合孩子的年龄层次和兴趣点,是否将儿童的内在需求置于中心位置,不仅体现了博物馆的水平,也彰显了展览的用心和对儿童的关怀程度。


展厅细节


根据湖南省博物馆段晓明馆长的介绍,本次展览定位为教育展,即重在展品内容及其所延伸出的对社会教育和儿童美育的关注和思考。从这个维度出发,尽管展厅内的形式设计稍显单薄,但整个展览所体现的立意和远瞻性着实令人耳目一新。纵然如此,在本次展览中,我们仍然惊喜地发现,所有的展品高度均维持在1.3米左右,每单元的说明文字都以第一人称的语言对作品内容作了梳理和整合,并以小作者的口吻对每一幅作品进行介绍,从观展体验、理解及诠释等诸多细节处体现了博物馆对青少年观众的人文关怀。



此外,在展厅的最后,特地设置了近300平方米的教育体验区,面向前来参观的儿童、亲子家庭及普通观众,设置和开放了一系列的主题艺术教育活动,旨在从更多的角度、以更丰富的形式引导和启迪孩子认识美、感受美、热爱美、创造美。


创意精神奖励

创意精神奖励是指以建立良好心理关系为依托的创意奖励,对孩子的创作、审美、劳动、精神塑造及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方面往往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根据埃里克森心理社会发展理论,如果成人对儿童表现出的主动探究行为给予鼓励,儿童就会形成主动性,为其将来成为一个有责任感、有创造力的人奠定坚实基础。此外,人所共有的成就动机使得人们为了获得他人的表扬奖励或认可肯定而努力表现和完善自己是一种精神需要,而这种需要往往在孩提阶段体现地尤为明显。



在博物馆特定的场馆空间内,虽然无法如家庭教育中一样给予孩子实质的奖励,但是对孩子作品的肯定、包装及展示已经足以强化孩子的自我效能感,让孩子们感受到自己的作品是足够被重视的、自己的能力是被认可的,从而更能够激发儿童对艺术的热爱和创作热情,提高对博物馆的认同感和亲密度,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意识到自己创作的影响力,并在家长、老师及博物馆的引导下树立健康的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感。


谁的创意

想象是指人在头脑中对记忆表象进行分析综合、加工改造,从而形成新的表象的心理过程。它是思维的一种特殊形式,而想象力则是一种思维能力。具体到儿童画而言,在没有经过范式思维训练的情况下,绘画往往是儿童思维的直接体现和自我情感的直接流露。换言之,儿童画更能直观体现出孩子们“心中的世界”。



从绘画比赛和展览的角度出发,或许确实应当选择较为精美的作品进行展示,但是在这些作品中,除了儿童思维的本真表达外,似乎隐藏着更多值得思考的现象。尤其是在“未来机器人”和“太空城”两个单元,我们仿佛可以从很多作品中看到相似的风格和元素。除了有明显的定式技法训练的痕迹之外,笔者不禁猜测,这是否也是受到了传统“范本”思维的影响,而使孩子更习惯于将各种元素的叠加当作是自己的“创意”?



根据笔者在展览现场的随机抽样提问,有些小朋友在提起创意画的时候,会有“不知道从何画起”的困惑。但同时,我们在画展中也看到了很多基于生活经验和思考的优秀作品。可见,对生活的观察和感受于创意而言同样十分重要。除了巧妙利用“范画”进行技法训练和素材积累的指导外,从小处着手,培养孩子观察细节、大胆联想和表达,并逐渐引入更深层次的思考和创作,真正呈现出属于自己的“创意”,或许是家庭美育和学校教育更应当给予重视的问题。


谁在发声

在以往很多的儿童画展中,都会限定主题并择优而录,最终呈现出的结果似乎更接近于成果汇报,即“由成人主导的儿童展览”。本次少儿画展自然也不例外。在遍观了展览中大量的精美作品后,笔者不禁产生了一些疑问,这是 “孩子眼中的世界”还是“成人选择看到的孩子眼中的世界”?谁才掌握着展览的“画语权”?


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郑勤砚女士对此解释道, FAC作为一个国际绘画比赛,其获奖的名额是有限的,除了创意之外,也会考虑到构图、配色、技法等多方面的因素,并对作品进行筛选。而这一选择的过程本身也是对儿童审美的引导和激励,于鼓励创意而言,二者并非悖论。


考虑到孩子们对作品的理解会有不同,湖南省博物馆对本次展览特地没有安排讲解,而选择给予孩子足够的空间去理解属于他们的世界。但展厅内,家长和孩子对于作品的不同解读也引起了笔者的关注。在展览现场,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前来参观,二者间的交流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对话关系:


  • 孩子解释,家长倾听;

  • 孩子和家长一起讨论;

  • 家长解释给孩子听;


根据当天展厅内的情况,很显然,第三种情况最多,第二种和第一种较少,而孩子单独看展的情况寥寥无几。参观过程中,笔者随机跟踪了几组家庭,其中,解释给孩子听的家长中,大部分解读都并非原作者在“我读”(展牌)上的介绍,或加入了自己的理解。事实上,人在不同年龄层次所具有的理解力和表达能力都存在着较大的差别,如果以完全的成人视角审视儿童创意,再将这种理解转述给儿童,最终呈现的究竟是谁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被忽视的不仅仅是原作者的创作意图,或许,儿童观众的理解、表达和认知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限制。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何种形式的儿童作品展示和美术教育活动,其目的都应当基于珍视和保护孩子在成长阶段的个性化特征,培养和鼓励孩子在创作过程中的想象、表现和审美能力,真正使得孩子在美术创作中获得自由、快乐、情感寄托和自信增长,并通过多种形式的活动让孩子热爱艺术和文化、拥有美好的品质与健康的精神。而在这一过程中,相较于家长对孩子的单向传递式解读,应更重视儿童的声音,让孩子试着自己理解看到的世界并据此进行二次创作,从而更好地帮助孩子提升理解能力、表达能力和创造能力。不偏不倚,全面培养,这才是儿童美育应有之义。

结语

就本次展览而言,无论是场地的级别、展示的规模、细节的设计还是配套的活动,都体现了湖南省博物馆对于儿童及其所代表的“新公众”的极大重视,在肯定了儿童创作的同时,对孩子们未来发展的激励作用无疑是巨大的。根据段晓明馆长的介绍,本次画展是湖南省博物馆第一次集中大量地展出非文物类的展品,以期能够在展示之外启发更多的孩子发现、感受和创造美,并培养他们对于博物馆的认可度、提高参与度,拉近与“新公众”的距离,使博物馆真正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可以说,此次少儿画展的举办,本身已经是一种进步的尝试与成功的探索。


附注:

儿童社会化(socialization of children)是指儿童获得基本运动技巧、语言能力、初步的生活自理能力和自我概念的过程。


参考文献

[1] 蓝武芳. 博物馆为低龄儿童的展览设计[C].广西文博 第一辑. 2017.

[2] 张富洪. 积极心理学视阈下学前儿童家庭创意奖励研究[J]. 教育评论, 2016(8):86-89.

[3] 周婧景. 博物馆儿童展览展品资料研究[J]. 中国博物馆, 2014(3):60-66.

[4] 伍时安. 让心灵插上想象的翅膀--儿童创意画教学策略[J]. 美术教育研究, 2014(14):165-166.‍‍


作者&编辑:闲凝眄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9期
一天 | 万花丛中pick一份独一无二的胡同博物馆实习经历
讲述了作者在史家胡同博物馆的独特实习经历,并引发了作者对相关话题研究的思考。
2018-06-26
第198期
谁的“画语”?博物馆儿童美育的“道”与“术”
2018年5月26日,“未来·我来——国际少儿绘画展”在湖南省博物馆正式开幕,在约1000平方米的特展二厅,展示了近200幅小朋友的绘画作品,这些作品多来自于2017年FAC国际少儿绘画大赛的部分获奖作品及纽约FAC国际少儿绘画大展的多国参展作品。根据湖南省博物馆的官方介绍,在本次展览中,孩子们通过手中的画笔,描绘了自己心中未来世界的模样。
2018-06-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