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博物馆百态

2018-06-26  作者: 弘博网编辑部 来源: 弘博网

编者可记得的最近一次与父亲的对话,来自于关于“博物馆”的话题,而这一情形,同时勾起了其他小编的兴趣,于是乎在弘博网编辑部开启了一场百感交集的圆桌分享会,道出各家父亲的“博物馆百态”。




我知道我爸的无奈与爱


一位父亲对博物馆的“无奈”

ZL:记得我与父亲第一次聊到博物馆,是在2016年的农历新年之后,我拿到了博物馆相关专业的硕士录取通知书。“爸,我准备再读一个硕士,博物馆教育。”,“什么?怎么还要读,这是什么专业,听都没听过,读来有什么用?”。我解释了一通,他也懵懵懂懂,在不太愉快的交流与敷衍中,撂下了仅有五分钟的越洋电话。一周后,第一学期的学费已悄然送抵。我也得以开启进入“博物馆”这个行业大门。然而,直到现在,我爸都还没能把我学的专业名念对,或许这就是他对“博物馆”这一行业根深蒂固的态度吧,无奈却又无从反驳。直到最近,他原有对这一行业的发展不明朗且有些许暗淡的态度有所转变,源于全民热议的 “国家宝藏”。不过,在我看来,似乎他对我的专业又出现了理解偏差,数次解释后,我选择了不失礼貌的微笑与点头,来应对他对我所从事的博物馆行业的理解与认知了。他依旧对我无奈,我依旧对他无语……


因博物馆而起的争执


牛否弃:如果要最早追溯文博类词语出现在家中餐桌话题的时间,大概是小学四年级时小编和父亲说想学考古,当时被考古特别的辛苦,要风餐露宿,不适合女孩子给直接拒绝了。再次出现的时间线一下子拉到了十一年后,本科按照父亲的意愿学了金融进了相关单位工作后,一个偶然的契机让我想离职读博物馆相关的研究生。家中从未有从事相关行业的人,一时间所有人都反对,父亲更不例外。“这个专业你学了能找到什么工作?”,“博物馆里有几个人,它能招几个人?”,“你能考得上吗,考不上你又离职了怎么办?”半年来,争吵不断。一时互相说服不了,小编也就自己默默准备考研,时间一长,父亲的态度也就渐渐软化了。偶尔会跟我提及电脑上查到哪个学校招录相关的专业,会打听有没有认识的朋友能够帮忙辅导。考试前,父亲打来电话,说你要关注下最近江西海昏侯发掘还有哪里哪里发掘的消息,没准会考到呢。让我一下红了眼睛。虽说那段时间新闻铺天盖地的在报道,但从来不是他会关注的信息,他大概在办公室戴着老花镜一点点检索了自己能想到的词语,想给我提供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转眼间研究生就要结束了,老父亲又开始操心工作问题,希望姑娘家早点进个博物馆能安定下来,我又希望能多历练几年,这不,又是一番争执了╮( ̄▽ ̄"")╭


父亲眼里的清闲与清贫


心疼抱抱自己:当初,本是要走考古口的,结果“阴差阳错”来了博物馆专业。研究生读了文物鉴定与修复,家里期待能够走上那一条路,但是最终还是落足博物馆圈内。父亲对博物馆的印象与评价与很多人一样,清闲(养老机构)+清贫(工资低)。不过实际上,只说对了一半。对的一半是清贫,错的一半是清闲。喝茶?看报?在我的工作中是不存在!关于“清贫”这一半,希望在文化产业的发展中,博物馆也能够有同样的机会。在此后的某个日子中,再和父亲谈起博物馆,希望“清贫”和“清闲”一样,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他终于要去博物馆了


一位从没逛过博物馆的父亲


Tina:

“爸,周末没事儿可以带着妈去博物馆转转啊”

“博物馆?没那习惯,都没去过”

“这是国家拿钱给公众的免费福利啊,不去白不去”

“看不懂啊,怕欣赏不来”

“去看个新鲜还不行吗,纯欣赏,再说了现在馆里要么有志愿者讲解,要么有微信讲解,也很方便。博物馆内容没你想象那么晦涩难懂,毕竟是面向公众开放的,而且不同类型的博物馆内容丰富多样,哪怕只是看个新奇也会很有趣的,不去试试你怎么知道呢?再说,现在博物馆休闲设施和多媒体都做的不错,去逛逛休闲一下,就相当于另一种半日游了,不亦乐乎?”

“行,那就去看看!”


只要我想,他就愿意


博物馆促进我们共同进步


Mary:从本科开始,我爸在我的喜好和专业选择上,都完全尊重我的想法。对于我在硕士阶段选择学习博物馆专业,虽然他对这个行业并不十分了解,但也全力支持。由于他本来就对中国传统艺术文化很感兴趣,在我学习博物馆专业后,他会更加关注博物馆行业的新闻动态,经常与我一起探讨关于博物馆的各种想法,他对博物馆也有了与之前不一样的认知。同时,加上他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他的想法也对我起到了很好的启发作用。在我的研究出现困难时,我爸可以很大程度上开拓我的思路,另辟蹊径,柳暗花明。所以博物馆带给我爸和我的就是,既改变了他对于博物馆的固有看法,又给我自己的研究提供了新思路,促进我们共同进步。


我爸是难得一见的好爹!


Oneman:当年我选专业,所有的志愿填的都是中文历史相关,而我爸则完全支持我,并且填报志愿时极认真与用心的帮我选择。当年幼稚无知,完全体会不到高考的每一分都在某种程度上承载着我日后的命运。不过,有一点我始终清楚,我得努力,以便对得起自己的人生第一个选择,以及我爸的支持。在文博这条路上,多年来我始终在坚持,也在不断探索自身更多可能。而我爸妈,也在认真的关注我的行业,也许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依旧给予最大限度的支持。我是个幸福的人!


为博物馆努力的老爸


我家老爸的努力


SXN:今年的父亲节恰逢老爸在京,所以打算带他去看首博的文艺复兴展,(顺便展现一下女儿我作为艺术史与展览策划专业的专长)。老爸是某县级文化机关的工作人员,日常工作也涉及到该县博物馆,我自己从本科历史到硕士的艺术史专业,与博物馆也算“近亲”,因此逛博物馆成了我们的主要家庭活动之一,日常聊天偶尔也涉及博物馆。我看他为了身在缺人缺钱缺藏品的县级博物馆,绞尽脑汁想要利用仅有的经费做出个不流于形式的展览,看到他也在思考如何展现地方特色而非千篇一律讲通史,看到他们在向省市级博物馆争取获得技术和学术支持的努力……这是国内庞大的中小博物馆群体真实的生存状态。窃以为,如何提升这部分博物馆的整体水平和公众服务能力,是国内博物馆行业发展要思考的重要问题。只有把这根短板的高度提升,桶里的水才能装得更多!


相伴无言却到老


沉默无言,也许是另一种陪伴方式


City:看到“父亲与博物馆”这个话题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父亲并不喜欢博物馆,但仔细回忆一下,发现儿时与博物馆有关的记忆都有着父亲的身影。小时候,去的最多的应该就是北京自然博物馆了(年少时期的我沉迷于恐龙不能自拔),记忆中每到寒暑假的时候,带我去博物馆的人基本都是父亲(其实母亲会去,只不过她更喜欢坐在展厅外的椅子上静静的等我或我们看完),相较于母亲的耐心等待,父亲更多时候是安静陪伴,即在同一个展厅中,我俩各看各的,观展路线不同,也未有过交流。也许这种沉默无言的陪伴方式,使我养成了遇到问题自己查阅资料解决的习惯。突然发现,已经很多年没有和父亲一起去过博物馆了,近期准备带父亲去铁道兵博物馆参观,希望这次博物馆之行,可以从父亲的口中听到更多他当年作为一名铁道兵战士的故事,也让我可以更加了解他。



后记


父亲,对编者而言,一直是一个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称谓;熟悉始于咿呀学语,陌生在于成长过程的羁绊。而父亲与“我”,却在博物馆这一看似无关的话题上开始了,持续着我们又一次“对话”。对话可以有争执,可以有敷衍,可以饱含爱意,可以消磨误解,也可以无语或静默。却抹不去父亲与“我”那不断的“羁绊”与流淌在各自心中的情意。


可能“父亲节”是提供给我们一个借口,得以开启我与父亲之间那段久违的关于博物馆的“对话”。


百人,百父,有百态,不知你与父亲之间又有何种关于博物馆的对话呢?期待在留言中能遇见你与父亲的博物馆百态语录。


弘博网编辑部特别策划

编辑:Mark仔#D-ninth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1期
父亲的博物馆百态
编者可记得的最近一次与父亲的对话,来自于关于“博物馆”的话题,而这一情形,同时勾起了其他小编的兴趣,于是乎在弘博网编辑部开启了一场百感交集的圆桌分享会,道出各家父亲的“博物馆百态”。
2018-06-26
第200期
“抖”起来的文物,焦虑中的博物馆
当人面纹铜方鼎做起了“98k电眼”,当三彩釉陶坐俑跳起了“千年拍灰舞”,当秦陵兵马俑们高喊着“我们不红,始皇不容”……这些动起来的博物馆文物似乎在向公众宣告着博物馆抖音时代的到来。然而,“古老+新潮”反差下激起的全民狂欢之余,博物馆与抖音的此次合作同时也面对着一系列争议与质疑。那么,博物馆与抖音的合作为博物馆行业所带来的究竟是新生还是堕落?是短暂的热度还是长久的影响?
2018-06-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