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2018-08-13  作者: 秦晴 来源: 弘博网

金沙遗址博物馆举办的“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以下简称“考古成都”)开展两个月以来,20余万名观众从这里走进成都考古的“黄金时代”。


作为“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的预热首展,“考古成都”首次集中展示了宝墩系列古城遗址、青白江双元村春秋战国墓地、成都商业街船棺葬、老官山汉墓、实业街佛教遗迹、东华门蜀王宫遗址等21世纪以来成都地区30处重要考古遗址及800余件/套文物,其中许多考古新发现从未与大众谋面,时间跨度长达4500年左右,考古材料覆盖整个大成都区域。


1.jpg

 “考古成都”展厅


策展人说

郑漫丽:全方位、多角度的考古故事


2.jpg

郑漫丽,“考古成都”策展人


自2001年金沙遗址惊世而出以来,成都平原上的考古发现接踵而至。成都平原最早和最为完整的史前墓地、比都江堰早2000多年的水利工程、本地区“成都”二字的首次出现、铸满巴蜀符号的“地下青铜器宝库”、填补了中国乃至世界纺织技术空白的“成都造”织机模型、自隋代开凿至唐代闻名的“水景公园”摩诃池等,不断涌现的考古新发现不仅改写了学术研究认识,也一次次刷新着成都历史的新高度。而这次展览便是成都考古工作进入新世纪以来,交给这座城市的一份成绩单。


3.jpg

“成都”矛,蒲江县飞虎村船棺葬墓群出土


4.jpg

织机模型,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


5.jpg

铜盏,成都市青白江区双元村墓地出土


在这些考古成果的背后,是考古人和文保人恒久的探寻和坚守。由于行业安全性和专业性的特殊要求,考古和文保对于公众,始终有一种欲知而不得祥的神秘感,因此也有一些误读和猜想。因此,我们希望以“考古成都”为契机,全方位、多角度地呈现成都进入新世纪以来,从考古发现到城市历史解读,从田野考古到室内保护研究的全线故事。


弘博网


这听上去着实颇具新意且视野宏大。在700平方米的展厅里,如何勾勒成都平原的史地面貌,如何注解成都考古的灼灼芳华,需要多么强大的统筹和说服力。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展评人说

不同知识背景观众眼中的“考古成都”


展评人介绍


普通观众 曾灵

四川本地人


成都理工大学教师,主讲传播学、新闻写作。

不算严格的博物馆爱好者,但生活在如今的成都,看展似乎不可避免;前期宣传中的各种“首秀”,诱惑力十足。


博物馆人 杜辉

蓉漂青年


西南民族大学博物馆学教师。

虽非生于斯,长于斯,但作为以博物馆学研究为志业的文博人,自然不会错过如此展览。


考古人 代丽鹃


四川大学考古系教师

虽不是专职考古工作人员,但也曾数次实践于考古一线。成都新近发掘的材料上展,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来学习。


01.关于叙事线索


6.jpg

“考古成都”展厅入口


7.jpg

“考古成都”前言部分

�曾灵 普通观众

展览从考古的时空感入手——给予发掘年份、地点、文物明确的图示,也让展览的维度变得更加立体。考古原来一直在你我身边。


代丽鹃 考古人

地方的考古成果展,哪怕遗迹搬不进展馆、出土物普普通通,但看着熟悉的地名,虽不至生出沧海桑田之感,但多少有些时移世易的厚重和自豪,搭起考古、博物馆与地方民众生活的深入连接。


杜辉 博物馆人

“考古成都”在时间轴线和空间轴线所搭建的矢量空间内,从一柄“成都矛”开始讲述。然而,对于缺乏成都史地知识背景,且未使用语音导览的观众而言,实难把握这件文物之于成都的意义所在,考古之于历史研究的意义所在,势必也难以体会策展人的良苦用心。


郑漫丽 策展人

很高兴看到三位不同背景的观众,都清楚地理解到展览以“时间”和“空间”双重维度所构建的展览路径,这也是我们在策展过程中希望构建的融入感。单纯的线性结构,在时间线索上可能更加清晰,但如果考古发掘没有和当今的城市生活发生关系,这个展览也就失去了意义。在这一点上,我们做了一些尝试,但仍显不够,期待和更多同仁探索。


02.关于展览语汇


曾灵 普通观众

展览现场一些知名文物仅仅只有展板介绍,有点不过瘾。考古经验和知识普及的深度也没有再深入。这也是我第一次使用金沙遗址博物馆新开发的语音导览系统来看展,基本贯穿了整个展览的重点板块,但是讲解一共只有16分钟,很不能尽兴。


代丽鹃 考古人

除了展板之外,展品标签何妨详细具体些,除了标注文物信息外,也分享考古工作者如何看以及看到的。


比如这个真言臂钏,一张宣纸反复折叠,再挤压进臂钏的窄腔里一千多年,现在展开给你看;


8.jpg

铜臂钏、纸本真言,成都市群众路唐墓出土


这张床原本漆掉了,木头软了,散成一堆,出土后泡了10年,修了7年;甚至这堆瓷片,数量太大,还在修,半成品大家先看。


9.jpg

漆床,成都商业街船棺葬遗址2号棺出土


杜辉 博物馆人

由于展板介绍性文字与实物本身的关联性略显薄弱,对于展品本身的阐释也较为有限,观众是否能够真正体会其间价值尚值得观察。


10.jpg

展板文字中的“小金”卡通形象


卡通形象“小金”的出现,拉近了展览和观众的距离,然而过于专业化和书面化的表述,却难免有将考古工作者和观众置于专业与非专业的两端,在无意或有意之间将考古塑造成为极富理性、科学和严谨的学问。


郑漫丽 策展人

本次展览在现场以展板展墙解释遗址的历史意义,以展品标签说明文物史实信息。受场地和研究所限,展厅现场内文化内涵阐释的不充分确为事实。为了弥补这一遗憾,“考古成都”做了大量的展外延伸。包括——


讲座


在两个多月的展期里,金沙遗址博物馆以几乎每周一场的频率,邀请不同遗址的考古领队举办了9场讲座活动,且通过媒体发布讲座实录,为观众讲述基于亲身经历的考古实践。


11.jpg


现场讲解


69名小小讲解员在经过理论培训和实地辅导之后,定岗《考古成都》展厅,为观众解读展览重点。


12.jpg


释展内容的传播


依托博物馆官方微信和微博,金沙遗址博物馆创作的特展小故事系列,以《四川版“康熙擒鳌拜”,历史远比小说更精彩!》(https://mp.weixin.qq.com/s/wQOBxkZGgC7ruSmmbWqqhQ )为代表,解读展览中所涉及到的重要历史人物、“国宝级”文物、考古遗址等背后的故事,将多篇学术论文的研究成果浓缩、二次解读,以通俗生动的表达方式传递给观众。


13.png


同时在微博上以精美文物图片、文物小知识竞猜、观展直播、展品深度解读、互动活动等多个角度的话题传递展览讯息。目前#考古成都展#话题阅读量超130万,单条微博“转评赞”互动数近千人次,特展小故事单篇文章阅读量超过3.5万,在社交媒体中受到了观众的广泛“点赞”。


03.关于展览两点


曾灵 普通观众


展览中很多细节让我眼前一亮,几乎每个考古遗址的介绍中,都出现了领队的照片,还附带着领队对发掘工作的解答。这让这场展览变得鲜活可感,从人情味上,展览有了另一个维度的纵深感。


14.jpg

用“小金”和考古领队对话的形式引导观众观展


杜辉 博物馆人

展览另一亮点在于使奋战在第一线的工作者“在场”。田野考古工作者和文物保护与修复者不仅扮演着见证者的角色,同时以旁白的形式将观众引领到考古田野和实验室。在某种程度上,这是策展人将话语权让渡给一线工作者的有益尝试。


15.jpg

展墙背景里的考古田野和展品融为一体


郑漫丽 策展人

在我们策划展览之初,其实也精心设计了很多重点,如展览的节奏把握,既注重展览内容的完整性,在每个单元我们有突出展示重要的遗迹或遗物;大型文物采取裸展的形式;空间布局紧扣展陈内容的内在联系;


17.jpg

“考古成都”展中大型佛像的展示


展板设计应用了很多诸如探方、符号、色彩等考古学元素,将“考古”意味贯穿于整个展览;设计卡通人物“小金”指引大家观展;


640.jpg

展墙设计中的考古学元素


互动体验的考古教室等等。此次展览还将考古项目的负责人的真实头像出现在展板上,这不仅仅是对一线工作人员辛苦工作的认可,更是帮助观众产生真实感和对话感的沟通技巧,我们希望展览的温度能由此产生。


18.jpg

考古教室


04.关于展览意义


曾灵 普通观众

惊喜来自于多个考古遗址的“首秀”。众多重要考古遗址能以这种形式完成一次整体亮相,可否可以看作考古界面向公众的一次物尽其用?展览还将考古工作者如何对脆弱的文物进行提取、保护和修复的过程完整地呈现,阐释了动物考古、植物考古等科技考古的应用案例,介绍了无人机、三维打印等新方法、新科技,彻底颠覆了我从《盗墓笔记》、《精绝古城》等网络小说里获得的考古初认识。


19.jpg

展墙所展示的竹木漆器修复过程与修复成果的实体展示相结合


代丽鹃 考古人

考古工作从调查发掘、整理修复到研究公布,周期较长,展览则另辟一途,先期上映,因此单单为着“新”,便很勾人前往,特别是研究者和爱好者。无论浏览还是细品都足够有料。


20.jpg

“考古成都”展中所展示的壁画修复成果


直接来自考古田野的展览,与通常文物精品展、古代历史展挑选展品的着眼点不完全一致,考古本身的专业视角让那些不完整的、不美的文物有更多机会跟观众见面。那些寻常的物件,以及需要借助科技手段收集和观察的资料,才是考古人赖以认识古代最基础的材料。


杜辉 博物馆人

“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考古成果展”是在成果展示基础上,将“考古”讲述给观众的一次尝试,尽可能凸显具有学术研究价值之“物”的魅力。对于考古专业人士而言,必然能够感受到满满的诚意,最大限度地了解第一手的考古资料。这是否意味着,展览更似是为考古专业人士而做呢?


郑漫丽 策展人

“考古成都”的首要目标是希望所有观众可以通过近20年来成都考古的重要成果,加深对成都历史的认识,对成都市民而言,则是加深对于城市的归属感和认知感。同时,这也是成都考古和文保人员第一次以展览的方式面向公众,借由他们的亲身实践,让更多关于考古和文保修复的科学观念得以普及。


作为公益性质的博物馆,理论上我们需要面向所有观众,所以不会专为某一特殊人群举办展览,其实每个人群都可以从中汲取到不同的观展收获。


为了更好地了解观众,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重视观众意见的搜集与反馈。在“考古成都”展厅出口处,博物馆放置了《观众意见调查表》,截止目前,已回收有效问卷289份,目前正在进行问卷数据整理工作,并形成可供借鉴的调查报告。


除此之外,还包括前瞻性观众调查,比如即将开幕的新展“金色记忆——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暂定名),我们在微信和微博上发起了展前调查,回收观众意见1000份,从策展阶段便开始考虑观众的诉求所在。


从本次“考古成都”的展评结果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国家已经做了众多“让文物活起来”的尝试之下,博物馆应该进一步信任公众对于有效知识的渴求度以及专业信息的接受程度。


弘博网


随着博物馆的日渐开放,以单纯人口信息特征划分观众构成的方法已不再适用,走进展厅的观众包括专业的文博从业人员、具有较高知识储备的文博亲近者、以及带着猎奇眼光以赏宝为主要诉求的大多数观众、甚至单纯为了享受博物馆和遗址公园环境而随便逛逛的市民。如同人无完人,一个展览也很难做到面面俱到让所有人满意,但可以针对不同受众开发创作不同的延伸内容,投放于对应的展示和传播平台,最大可能地满足不同诉求的观展期待。


“考古成都”对观众而言最大的意义,可能在于对常规“展品”定义的颠覆。在现阶段,社会对博物馆和展览的兴奋点经常停留在“国宝”、“镇馆之宝”的身上,侧面凸显出观者的“物”观与考古学的“物”观之间的差异。而本次展览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观众的猎奇心理,引导观众重新审视文物的每一处微小意义,也许这才是考古的价值所在。


21.jpg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