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特辑 | 入围十大精品的民族艺术类展览都有哪些亮点?

2019-05-05  作者: 弘博网 来源: 弘博网

展览是博物馆的一种特殊语言,展览主题的确定、展品的选择、设计形式以及配套的设备设施、活动等都在无声诉说着博物馆对于社会文化内涵的理解,以及自身的定位和特色,彰显着博物馆为服务公众所作出的努力。怎样办好一个展览,使公众得以获得更多文化知识及精神享受,而不是曲高和寡,自说自话,是每一个博物馆从业者都值得思考的问题。

除历史类陈列外,近年来博物馆又推出了更为多元的展览,选题题材广泛,更贴近社会与观众,尤其涌现出大量民族、艺术类展览。展览不再以宏大的叙事框架来阐释多元的社会文化,而是寻求兼容的文化氛围,更多强调多元与统一并重。

叙事方式更多元的民族类展览

民族类展览逐渐成为各地博物馆展览的“主角”,相较于前几届,我们能看到今年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入围了不少民族类展览。历史文物类陈列一般都以史为纲,以物印史,主题脉络清晰,但想要将一个地区的民族文化悉数展现,则庞杂困难得多。此次入围的三个少数民族类展览,并不是少数民族文物的简单堆砌,而是在展览主题脉络上都做出了大胆的尝试,强调多民族繁荣发展的同时加以多样的互动手段,增强观展的趣味性和知识性。

1、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  

首都博物馆

青藏高原对公众来说可能依然是封闭独立的存在,展览的目的之一便是让观众改观,第一部分开宗明义,通过一系列的考古成果说明:复杂的自然环境并没有阻挡文明之间的交流。展厅摆放数件有代表性的文物,找寻与外界其他文明的互动交流的印记,便于观众理解后面内容。

微信图片_20190505122021.jpg

保持与外界的交流来往需要依靠交通,这片雪域高原上丝绸之路的瑰丽历史尤为厚重;此外佛教怎样成为藏民族的信仰,又为何呈现风格迥异的宗教艺术,也是藏历史文化的核心。顺着这条逻辑线路,第二、三单元讲述了这部分内容。展览最后一个单元升华主题,展出重量级展品《步辇图》,叙述历史故事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带领观众,探寻西藏与内地的血脉联系,以及西藏为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共同体和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做出卓越贡献。

除了文物之丰富、展品之珍贵,在展览服务方面也是格外贴心。本次展览设置了手机导览,观众只需打开蓝牙,通过三点定位,便可以得到想要了解的文物信息。其中,展览中更是有28件重点文物串成展览线索,观众除了可以获得文物本身的历史信息外,还可以了解专家学者的研究成果以及看法。同时,首博还贴心地向对此次展览感兴趣的观众提供参考阅读,让观众了解可以通过读哪些书和文章了解更多的相关知识。

微信图片_20190505122031.jpg

2、天骄蒙古——蒙古族历史文化陈列  

内蒙古博物院

与其说是一个展览,倒不如说它是一部完整的、精炼的、物化的、生动的蒙古族通史。展览分为上下两篇,上篇展示自蒙古族起源、经元朝、及至清代蒙古的历史部分;下篇为近现代蒙古民风民俗部分,从历史和民俗文化的角度进行双重解读,脉络清晰。整个展览本着版块串珠式原则,将蒙古族起源到近现代蒙古八百余年的发展历史,形成一条完整的序列,贯穿整个展览的“一线”为文化的共融。


该基本陈列在内容设计上,将九世纪蒙古族起源至近现代八百余年的历史穿成一条完整的脉络,分成蒙古民族崛起、大元王朝风范、明清蒙古与近现代蒙古四大部分,其中以大元王朝和近现代蒙古两个部分为闪光点和重型版块,使人们从中领略蒙古族在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中的文明创造。微信图片_20190505122037.jpg

3、瓯骆传承 壮家欢歌——壮族历史文化展  

崇左市壮族博物馆

系统梳理的基础上,又要着重突出其特点。展览采用学术界的主流观点,以壮族历史文化为主线,崇左市地方特色为辅线,主辅交织,通过“壮族历史”“壮族文化”“壮乡新貌”三个篇章,借助多媒体技术手段,将展览的科学性、知识性、艺术性、趣味性融于一体,展示壮族文明的起源、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以及壮乡新时代新风貌,为广大人民群众了解壮族文化搭建起了一个通俗易懂的平台。

微信图片_20190505122039.jpg

此外,展览中加入了凸显壮族民族性格的内容,以外在的物质文明冠以内在的民族精神,赋予了文物更有深度的内涵。

带给观众更多思考的艺术类展览

现有历史、综合类博物馆根据自身场馆特色,也在不断策划各种艺术类专题展览。相较于通史类展览,艺术类展览的特殊性在于其自由、互动与开放程度更高,除了向观众传播艺术的魅力和价值外,还承担了博物馆的美育功能。此次入围的三个艺术类展览,从不同角度诉说当代社会对传统历史与文化的认识,脱离了高高在上的“说教式”展览机制,注重观众视觉素养与艺术类展览呈现方式有机结合,采用更易理解且富有创意的途径进行展示,给予观众更多思考。

1、行山——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形塑展览 

河北博物院

石家庄地处太行山文化带,太行山的历史概念与红色文化深刻地影响着中原大地的文明,这些因山就势的含义也成就了展览用“山”为名的地缘性。“行山”这个动宾结构也就蕴含了这种“仰之弥高”的敬意。“行”为阐明了动态的历史进程与文化自信的态度。重新审视与发现中国传统文化的视觉艺术创造,成为当代艺术家所普遍面临的问题。传统在创造中被继续研究、继承、传播和发展,而当代的我们终将创造未来的历史。

塑形艺术是时代、思想、情感、审美的结晶,是社会文化形象化的表现,是具有公共性的艺术。本次展览既有传统文化底蕴,又有中国当代氛围,兼具传统与当代。在博物馆以当代艺术的方法链接各个层面的公众,人们在感触到文明古国心灵历史的同时,还能切身体味中国传统文化当下的形塑,时代精神的火花在这里碰撞、凝练。“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在仰望传统文化这座高山的同时,思考如何走出当代新文化的景行大道,本次的“行山——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形塑”展是又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尝试。

展厅设计与布局无疑是展览主题的二次创作,对艺术展览来说更是至关重要。此次展览特地根据河北古代中国文化符号——青铜器,选取了主色调,墨绿与灰色墙面的衔接因衬托不同的雕塑作品质感而变化,寻求作品与墙面的反衬效果,将观众看展路线打造为移步换景的情景感。

2、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 

上海博物馆

为了让观众真正认识董其昌、真正理解中国书画,上海博物馆此次“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汇聚了海内外15家重要收藏机构的154件相关书画精品,展览三个部分主题分别为“以古为师--董其昌和他的时代”“宇宙在手--董其昌的艺术成就与超越”“一代宗师--董其昌的艺术影响和作品辨伪”,全景式呈现董其昌艺术人生,凝聚了几代学者的潜心研究,旨在较好地呈现艺术性、经典性与学术性的统一。

不同于以往的董其昌展览,此次展览并未回避董其昌作品的真伪辨析,而是将库房中的文物比对、鉴定步骤第一次搬入展厅之中,以向观众展示学术研究中的经典案例。而展览也将这一经典案例搬入展览,并特别安排了“辨析三部曲”,并通过说明牌、触摸屏、策展人解读等方式,让观众在辨析、寻真中不仅“看到”了展品面貌,更“知道”了展品的内涵,不仅“知道”了研究的结论,更“明白”了获得结论的方法和过程,为观众提供讨论的平台。

在此次展览中,除了被观众所围绕的书画精品,“董其昌数字人文”大屏也颇受观众的青睐,这也是此次展览的亮点。从“大事记”“行迹”“交游”及“作品”等角度展示了与董其昌相关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让观众可以清楚地知道董其昌生平,活动地区、游历轨迹、师友子侄学生关系网等信息。除了董其昌个人生平及明代社会事件之外,“大事记”还引入同时期世界及世界艺术界所发生的大事件,以让观众思考东西方艺术的不同发展是否与他们的社会环境有所联系。

3、山语——庐山历代石刻陈列 

江西省庐山博物馆

展览内容丰富,以“有限空间 最大容量”为追求,选题新颖,特色鲜明,展线自然流畅,依次分述“通介——庐山石刻多珍奇”“志地——庐山地名石上寻““记事——石头史记藏古今”“化景——万千景象一语涵”“骋怀——心驰奇山秀水间” “弘道——顽石说法绽菩提” “明誓——丹心一片照江崖”七个主题。

每个主题以时为序,既自成章节又相互联系,从专门角度深度解读庐山深厚的历史文化和特殊气质,形成一个以石刻为线索,以历史和文化为空间的立体构造,参观其间给人一种穿越历史的感觉,全面展示庐山石刻文化。

简洁的文字,丰富的展示手段为观众提供观览揣摩,领略石刻书法之奇美的机会。正如展览结语所说,反复咀嚼,才能品味人类思想之爽甜;穿透文字,才能触知历史脉搏之律动。

结语

展览作为博物馆的一项重要业务,让博物馆可以发挥自身优势,结合馆内实际以及社会公众需求,为社会公众提供更加丰盛的文化盛宴,让博物馆在深挖自身馆藏资源的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丰富展陈内容,涌现出多种类型的展览,百花齐放,这也是此次入围不少民族艺术类展览的原因。此届“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民族艺术类展览将怎样大放光彩,让我们拭目以待。


图文来源于网络

编辑:国旻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29期
518特辑 | 入围十大精品的民族艺术类展览都有哪些亮点?
除历史类陈列外,近年来博物馆又推出了更为多元的展览,选题题材广泛,更贴近社会与观众,尤其涌现出大量民族、艺术类展览。展览不再以宏大的叙事框架来阐释多元的社会文化,而是寻求兼容的文化氛围,更多强调多元与统一并重。
2019-05-05
第228期
518特辑|不同角度看博物馆日主题·青年学生篇
弘博网特推出518博物馆日特辑,邀请青年学生、青年学者、博物馆馆长,旨在一同来讨论当今博物馆所面临的这些现实问题。本期将从青年学生角度出发,来谈谈他们对今年博物馆日主题的理解。
2019-05-05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