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议 | 沟通展品和观众的说明牌,为何在摆放位置上出问题

2019-11-27 来源: 弘博网

我们常常在博物馆见到各种各样的说明牌,这些说明牌在内容上或简明概括,或详细周全,可以帮助观众正确认识、了解藏品。随着科技的发展,说明牌的形式也变得多种多样,越发具有吸引力。

然而,今天小编想在这里讨论的,却不是说明牌的内容,也不是说明牌的形式,而是说明牌的位置

如果你参观过足够多的展览

一定见过这样的说明牌

或者这样的说明牌

这些说明牌,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摆放的位置并不十分“贴心”,需要观众弯腰贴近或者伸长了脖子使劲才能看清。

为什么要这样摆放说明牌呢?

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1、受到一些展品或展陈设计的限制

一般来说,说明牌都会靠近其所要说明的展品。有时,一些展品本身体量较大(如书画类、服装类展品),将展品摆放进展柜之后,又由于两侧还有其他展品,说明牌不便放置于展品两侧,摆放位置就被挤压到展品下方。

2、考虑到不同观众的参观需要

每个人参观的时候,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去感受展览,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也要考虑到不同观众的参观需求,比如出行不方便的人士,或者青少年儿童,摆放位置过高,可能会造成他们的不便,为了让更多的人尽可能平等地享受在博物馆参观的乐趣,在说明牌摆放位置这一问题上也就更大程度上向这类人群倾斜。

3、陈列设计师的喜好与考量

这个原因就没得说了,有的陈列设计师就是喜欢或者出于某种考量把说明牌放置于展品下方,当然这可能不仅仅是出于个人的喜好,也是对于展览整体考虑的结果。小编也在某个展览中见到过将说明文字贴在展柜玻璃上的方式,虽然文字因为玻璃透明反光看不清,但也可以让展览保持连贯,陈列整体氛围不受打扰。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确实要承认的是,有的展览在说明牌的位置上,让观众感到了不舒适。打开微博搜索,对于说明牌位置的吐槽,虽然不多,却也不是没有。



针对展览说明牌的评论截图

如果是出于展品限制或者陈列设计的原因,是否应该考虑将展示柜里的背板或者玻璃充分利用起来?或者在展品旁边的合适位置专门设置说明牌的位置?

而如果是出于不同观众参观需要的考虑,小编更想问问下边两个问题:

首先,保障有特殊需求观众的参观体验固然十分重要,但是对于更多地来博物馆参观的普通观众,他们的参观体验又如何保障?这样过度考虑特殊需求观众,而让更多的观众感受不到在博物馆里参观的尊严,是否存在矫枉过正的情况呢?

其次,对于一些青少年儿童,现在的说明牌显得并不友好亲近,如果是为了让这些孩子们更好地了解展品及其背后的文化,除了位置上方便他们观看,内容上是不是也应该更从青少年儿童的角度出发,设计一些更适合青少年儿童阅读理解的说明牌呢?

在科技发展如此迅猛的现代,语音导览、VR技术、AR技术等等新事物层出不穷,是否说明说明牌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说明牌是观众来到博物馆后,最先接触到的对于展品的解读与说明。小小的说明牌,可以成为启发观众更多思考、引导观众进一步去了解展品的工具,却也可以给观众在第一时间留下不适的印象,让观展体验大打折扣。

说明牌摆放位置这样一个问题,真的讨论起来,其实很难找到一个解决的具体方案。今天,小编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是期望未来的博物馆能更加关注类似说明牌位置这样微小却关系到每一位观众的细节。对于博物馆来说,不能因为这样的吐槽不多见,就不去思考,不去尝试寻找解决的方法。让观众在博物馆里更有尊严地参观,应该是每个博物馆的追求。



编辑:康忙北鼻#晓看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6期
热议 | 沟通展品和观众的说明牌,为何在摆放位置上出问题
今天小编想在这里讨论的,不是说明牌的内容,也不是说明牌的形式,而是说明牌的位置。
2019-11-27
第245期
热议|敦煌与王一博“跨界合作”,不要小瞧明星的“带货能力”
明星所拥有的高曝光率和“带货能力”正是博物馆提升宣传推广效果的助推器,这也使得近年来博物馆与明星的“跨界合作”越发频繁。
2019-10-12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