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电话博物馆车志红:做好博物馆定位、灵活运转,边玩边挣钱

2017-02-27  作者: w 来源: 弘博网

据国家文物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备案博物馆4692家,其中非国有博物馆有1110家。非国有博物馆没有财政拨款,其创建需要一笔投入,后期的运营维护更是一项长期投资。目前,非国有博物馆总体生存情况不乐观,少数有雄厚资本支持的馆收入尚难以覆盖成本,仍要靠其所依托企业不断输血;更不要说那些基于兴趣爱好的民间收藏,要使藏品形成规模,并使其馆收藏展示研究等功能得到较好发挥,他们的生存发展更为不易。

如何让博物馆正常运转,

以实现收支平衡,

拥有“造血”功能,

这是馆长们时常在思考的问题。

北京百年世界老电话博物馆(以下简称“老电话博物馆”)于2006年成立,是中国唯一的一家电话机专业博物馆,收藏电话发明百年以来世界上五十多个国家、上百个品牌、八千多款电话藏品和珍贵图文史料,可以不夸张地说,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家收藏世界电话的博物馆。

成立十年来,博物馆三易其址,如今位于顺义区汉石桥湿地公园内。距离市区50多公里,公共交通也不便捷,又是老电话这样一个与当今日常有点距离的收藏主题,然而大大出乎意料的是,这个馆是能够有盈余的,为了一探究竟,弘博网实地走访并与馆长车志红进行了深入交流,方知其独到的博物馆运营理念和灵活的运营方式,模式不可复制,但思路会带来启发。

图片描述
汉石桥湿地公园风景 郊区比市区更冷冽,蓝天也更通透

一个晴朗无霾的冬日早晨,笔者在换乘三次公共交通工具,完成了二环到六环的穿越后,终于来到了位于顺义杨镇的汉石桥湿地公园。公园冬季正处于闭园期,不对外接待游客。据车志红馆长介绍,湿地公园可观鸟、可垂钓,风景很好,天气暖和的时候很多市民举家来园区度过休闲时光,博物馆也随之拥有较为可观的参观量。

我心中也在做些计算:博物馆门票20元,一天最多也就百来人的参观量,一年中还有一季是闭馆状态,嗯,门票收入应该不是主要的盈利点。

图片描述
博物馆正门照片

如何收到世界各国的老电话?

博物馆不大,展厅300平方米。 进门后首先看到很多文创产品,益智类玩具占了大多数。观众可以在这个外厅休息并动手玩玩具。由于展厅数量与面积的限制,唯一的一个展厅展出了200余件藏品,这仅占全部藏品的2%还不到,所以展品会每季度定期更换。

据馆长介绍,换展甚至是根据第二天预约参观的团体身份而变,其灵活程度可见一斑,德国西门子公司来参观,就会多放一些西门子生产的老电话;美国贝尔公司代表来参观,就会展示更多美国的老电话及相关藏品。

图片描述
德国、法国、英国电话展柜

为什么这里会有世界各国的电话呢?藏品征集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馆长说,能在中国征集到世界各国的电话,这与近代中国历史及早期通信的特点密切相关。电话最初是用到铁路和军事上,后扩展到商业,然后才是民用。

我们的近代史发展中有过一段列强盘踞、瓜分利益的时期。中国大地上,在不同帝国主义国家占领和控制的地区能征集到不同国家的电话,比如东北能征集到俄国和日本电话,四川能征集到美国电话,上海租界区多,能征集到各国电话。通信的历史跟军事、商业紧密相关。

帝国主义在进行掠夺时,都是把最好的通讯技术带进来,这对战争、经济掠夺的意义非常重要。比如德国占领青岛,就做了三件事儿,胶济铁路、啤酒、还有电话公司。除此之外很多华侨,也把国外的电话带回国。

这一特殊的历史背景,就决定了在中国能收到世界各国的老电话,这是其他国家不具备的客观条件,其他国家可能只是会有人出于个人爱好,带少量他国电话使用或收藏。

图片描述
这些可都是电话哦
图片描述
清代的通讯图

博物馆的诞生:业务成果的转化

“老电话博物馆”于2006年注册成立,在北京文物局、北京民政局都有备案,与文物系统互动颇多,运营也较规范。藏品的数量、质量很可观,与世界同类博物馆相比,具有世界性的优势;作为一家私营博物馆,它的运营方式很灵活,常规的联合办展、开发文创自不必多言,更为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市场定位及资金来源。

老电话博物馆也依托一家企业,但不同于大多数民营博物馆要靠企业输血,老电话博物馆则和企业互相支持、共同发展。早在博物馆诞生之前的上世纪90年代,车志红及其团队拥有一家通信公司,代理不少国外的电话品牌。他说,“很多外国通信品牌都是我们做起来的,见证了中国社会从不装电话到装电话,再到不装电话的历程。”

从建馆到运营,兴趣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支撑,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觉得很艰难、很辛苦,就像在玩似的,需要钱的时候就做点事情,虽然也没挣多少钱,但从来也没指望博物馆赚钱。建设博物馆除了兴趣外,也是企业做业务过程中研究的结果的转化。因为做品牌代理,必然要了解品牌的历史,这项工作车志红的团队做得很扎实,所以能顺利拿到国外品牌在中国的代理;国外通信品牌到博物馆参观后,在惊异于他们对自身历史的了解程度和品牌的认知时,也就把自家通讯设备代理权放心给了他们。博物馆对于企业而言,是文化的激励,也是深度的担当。

博物馆的运营:轻资产、灵活资金渠道

博物馆的基本建设规模并不大,在搬到湿地公园之前场地都是与他人共享的,即使到现在也是轻资产的形态,博物馆只有二位专职人员,连馆长车志红也不例外,都是兼职,需要干活的时候,大家才会出现,闲时就各忙各的。

文创收入

当问及博物馆资金来源渠道时,车志红表示,其实很灵活,也很多样。除了老电话,馆里还收藏了一批益智玩具以及招贴画,文创就把文化元素与实用品相结合或把文化的元素设计成艺术收藏品,高中低端都有。他认为博物馆文创产品在实用性或者收藏价值上应该至少占其一,有馆里的文化元素,价格还要亲民。最重要的是,市场、消费者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把博物馆文创融进公众日常需求中,需求是生命力,其他均是顺势而为。他以门票来举例,收藏中专门有门票类别,全国收藏门票的群体约7、8万人,一年可以出1万套各种题材的纪念门票,不能是10万,超出市场需求就不合适了。不仅门票的收藏价值可以考虑发挥,变为文创,其他还有很多。文创产品除了在博物馆中销售,还有网店,也会随着展览走出去销售。

图片描述
馆中文创展区

广告收益

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博物馆会接受企业投资做广告,但方式很巧妙。观众休息区有不少益智玩具,吸引来的可不止孩子,很多大人也玩得不亦乐乎。这些玩具都是免费提供,纸上除了玩法说明,当然还有广告,若问传播效果如何,那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虽然半天也没解开玩具,但广告我是真的记住了。这些广告都是外国的电话企业投资做的,与玩具一起出现,也是基于其品牌宣传和用户定位。以下的场景就切换为: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来汉石桥湿地公园休闲度假,也会陪孩子到博物馆中看看老电话,玩玩益智玩具,玩着玩着就记住了这些商务电话品牌,或许以后办公中会用到;临走时再买几套带回家中,还会推荐给亲戚朋友。

图片描述
益智玩具魔棍 寓意如何利用现有环境和资源,解决问题
图片描述
双马双骑士

博物馆依托的通讯公司有时也能通过博物馆拿到国外代理项目,这种盈利既属于博物馆,又属于公司。其实博物馆本身没有做过于细致的商业核算,博物馆本就是非营利性质,利润还是用在为馆发展、为社会服务上了,这些反过来又为博物馆的下一步发展拓宽了道路。

在车志红看来,不少博物馆经营管理不善,很大原因在于其对市场认知不够、灵活性不足。非营利不等于做公益,利用多方资源解决资金问题是博物馆良性发展的重要支撑。在不损害宗旨、不破坏性质前提下,博物馆在管理及运营上若能部分企业化,以企业思路来做,或许能解决资金困境。资本是趋利的,在文化传承上可能会有问题,但完全回避也没有必要,对其善加引导,允许它加入进来,把整个行业做大,那每个主体的境遇就会提升,不在于绝对值,应该关注相对值。

从市场角度而言,博物馆或者展览的收费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待。参观者前来是有成本的,路途、时间等各方面成本都比门票高。前期花了这么多成本,真正喜欢的人不会被门票挡住。

“国有博物馆如果都不收费,会让民营处境更难。很多观众会觉得,国家的馆都不收费,都是纳税人的钱,为什么私人馆还要收费,太黑心了。观众是不会有服务点对点的供给侧的概念的。”车志红坦言。

图片描述
猫王电话。馆里对不少时装电话、工艺电话进行了开发销售。销售的不仅是产品,还有故事……

服务社区的老电话博物馆

老电话博物馆和顺义民政局办过展览,也和湿地公园合作办展,与其他博物馆联合办展更是不必多说。车志红认为博物馆不仅应该为政府做文化支撑,关注各级政府的需求,对接各项资源;同时,也要满足民众文化服务。服务上、下游也正是老电话博物馆的主要特色。

基于此,老电话博物馆定位在满足周边、社区的服务平台角度,而不局限于通信行业。如果只强调专业性,路就会走得很窄,没有足够资金,又限制颇多,反倒阻碍了博物馆的发展。博物馆的资源不是稀缺资源,当今时代,如果不为周边服务,就难以生存。

博物馆自身有丰富的文物资源,但即使资源如首都博物馆,也不能一年到头只展自己的,也在不断开发与之相关的外部资源,而且往往引起轰动的展览、展品也不是仅仅来源于首博,也是调动了各方资源、精心准备的文化大餐。博物馆的发展不在于藏了什么,最主要是在于能干什么事儿。

图片描述
 

老电话博物馆不是只有老电话

前文也提到,老电话博物馆还有两类重要收藏,即益智玩具和张贴画,这也是两个非常好的外部对接。馆中收藏了一批很好的中国古代益智玩具,跟图书、咖啡吧做了结合,为馆里带来了收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前,老百姓的生活中还没有电影、展览等方式,日常生活中主要靠张贴画、宣传画、被面、枕巾等带来美的享受,这些能反映那个时代的审美和生活乐趣。

车志红也表示以后有机会会再成立这两类博物馆,各类藏品资源相结合,一起拓展更为广阔和多样地展示、推广方式。这些也是老电话博物馆能跟其他博物馆长时间保持联系、进行互动的原因所在,不是只有老电话,而是有很多可外向延伸的资源。

当问及若干资源如何调配、轻重缓急如何考虑时,车志红表示它们本身不存在谁更重要,而是在不同时段有不同侧重。比如2017年是中国第一部手机真正开始使用三十年的纪念,那就会围绕此多做策划,用创意、理念换取资源、资金支持。

他也表示,未来老电话博物馆还是会以老电话这一业为主,这是他们的优势,从藏品数量到研究状况都是如此,另外也会多元发展,如拓展网络平台、数字化等,在发挥优势的基础上不断探索。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