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政府破产危机一年后实现“大妥协” 非营利机构接管美术馆筹款忙

2016-01-05  作者: 疏 影 来源: 中国文化报

2014年11月,美国联邦破产法院法官斯蒂芬·罗德批准了底特律重组城市财务的计划,正式宣告其退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城市破产案。作为“大妥协”协议的一部分,底特律市政府放弃对于底特律美术馆和馆藏的拥有权,将其让渡于管理博物馆的非营利性机构。至此,备受舆论关注的底特律市政府欲卖藏品抵债的消息画上句点,馆内价值近10亿美元的藏品被挽救。

在这个城市摆脱破产危机1年后,底特律美术馆的未来仍处在十字路口:建立一个长期的收入来源库是美术馆面临的最大挑战。美术馆认为,解决其长期财政问题的最终办法是建立一个足够大的捐赠库,为日常运作提供大部分资金。目前,美术馆每年的预算为3500万美元,其中大约有2250万美元来自韦恩、奥克兰和马科姆县的税收支持。预算的其余部分来自捐赠和经营收入如门票、咖啡馆和商品销售。

2012年,韦恩、奥克兰和马科姆三县的选民通过了一项为期10年的税收决议,每年总计拿出2300万美元支持美术馆。作为补偿,这三个县的居民在10年内享受免费进馆参观的优惠。美术馆制定了一项长期筹款计划,到2022年也就是决议失效之前筹集4亿美元,用于填补之后每年的财政空缺。美术馆现有1.25亿美元捐赠款,如果按照7%的年收益率计算,大概还需要1.7亿美元的捐款才能达到4亿美元的目标。

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尤其是在美术馆刚刚完成上一轮筹款之后。“大妥协”协议规定,美术馆必须完成1亿美元的份额,代替馆藏填补城市的养老金缺口。一些大的企业如通用汽车、福特和潘世奇物流公司分别捐赠了1000万美元,克莱斯勒汽车公司捐赠了600万美元,DTE能源捐赠了500万美元,这些企业在短时间内不大可能再次捐赠。“在我们完成了1亿美元的‘大妥协’份额后,捐助者肯定感到了一定程度的疲劳。捐助疲劳是美术馆以及其他机构面临的一个真正的问题。”美术馆首席运营官安玛丽·埃里克森说。

美术馆董事会主席吉恩·加尔加罗表示,有些捐助者不愿做出现金或实物捐赠,是因为他们担心财政陷入困境的城市可能会再次吞噬捐赠款。虽然现在美术馆已成为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但是长期以来城市所有权带来的不安全感仍然笼罩在人们的心头。

不过,一家基金会的主席对筹款持乐观态度。他表示:“底特律人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已经培养起了对艺术的浓厚兴趣,他们希望主要的艺术和文化机构继续存在于未来的生活中。因此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社会能够支持底特律美术馆,特别是当经济开始重振的时候。”

加尔加罗认为,美术馆需要一个多层次的筹款模式。他表示,美术馆将不得不分散其资金基础,把目光投向密歇根州以外对底特律感兴趣的个人和基金会。“美术馆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来深入挖掘社区,让美术馆成为底特律所有民众生活的中心,而不仅仅是一个文化精英的集合体。”

事实上,底特律美术馆已经开始对自身定位进行转变,把美术馆转变成底特律的“城市广场”。社区的所有居民都能参与美术馆举办的各项活动,与美术馆深入互动,并在情感上与美术馆、这座城市以及城市里的其他人相连。此外,美术馆还推出了一系列社区活动,如组织实地参观、为大学生和老年人提供免费游览和交通、以研究为基础的教师培训计划等。“如果我们的工作做得足够好,如果我们让美术馆与人们的生活相关,钱自然会来。” 加尔加罗说。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让博物馆走进公众的“馆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论坛暨弘博网通讯员大会”举办,围绕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这一议题展开沙龙讨论。
2018-12-10
第218期
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2018-12-0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