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四级大火的卡佩尔斯手稿图书馆现状如何?

2019-03-29 来源: 弘博网

当地时间3月26日(周二),一座具有107年历史的建筑在大火中严重受损,该建筑内存放着珍贵的手稿。馆长声称馆内所有珍贵的物品抢救出来,但这座遭受四级大火的历史建筑的未来就不那么明朗了。

卡佩尔斯手稿图书馆(Karpeles Manuscript Library Museum)的主体建筑是一座六柱砖石结构的教堂,带有拱形的彩色玻璃窗。它坐落在南格兰德大道(South Grand Boulevard)外,与康普顿山(Compton Hill)的水库公园(Reservoir Park)隔街相望,周边聚集着各种豪华公寓和宏伟的圣路易斯老宅。这座有着107年历史的希腊复兴建筑最初是第三座基督教科学家教堂,最近又成为新天堂教会的主要地点。

大卫(David Karpeles)和玛莎·卡佩尔斯(Marsha Karpeles)是这家博物馆的创始人,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收集历史文献。这是他们自1983年以来开设的第13家分馆,于2015年正式对外开放。博物馆曾展出过古腾堡圣经、南方联邦宪法、西班牙无敌舰队地图、贝比鲁斯(Babe Ruth)的第一份棒球合同、《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的初稿,以及哥伦布在最后一次发现之旅中描述美国海岸的手写信件等珍贵文件。

联邦宪法第一页

回忆起火灾场景,博物馆馆长曼德巴赫(Kerry Manderbach)表示,火灾主要发生在二楼,而手稿主要存放在一楼,并且它们被存放在极具保护性的箱子或文件夹中,消防员在救援过程中也是十分注意。其中大约有24份文件和手稿,包括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学生时代的一本古巴高中年鉴、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军事文件,以及圣路易斯媒体基金会(St. Louis Media Foundation)曾举办展览的相关资料。

曼德巴赫嘱咐消防队员们要将卡佩尔斯博士的所有文件保存下来。消防局局长丹尼斯·詹克森(Dennis Jenkerson)表示,消防局在决定使用空中梯子和消防水管之前,首先派消防队员带着水管进入大楼,试图在内部扑灭大火。如果一旦内部灭火没有效果,乘坐空中梯子的消防员开始行动。

一名消防员将一艘船复制品运到消防车上

历经两个小时的救援,大火基本扑灭,没有人员受伤。

当27日工作人员再返回原址时,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木头味,窗户和砖瓦上覆上了厚厚的烟灰。屋顶出现坍塌,许多彩色玻璃窗完好无损,但至少有两扇受损。黄色警戒线包围了大楼,每扇门上都贴着谴责告示,警告游客远离。

圣路易斯建筑专员弗兰克·奥斯瓦尔德(Frank Oswald )表示,目前受损情况确实很糟糕,但庆幸它的骨架是钢结构而不是木头,可以修复,但还不清楚翻修工程的成本。

曼德巴赫说,大卫还未决定建筑是否需要翻新。例如,拆除受损部分的结构后部,更换博物馆新址,或者干脆离开圣路易斯。而且他也需要考虑建筑师、保险理算员、清理人员和其他经历过火灾人员的建议。

目前,曼德巴赫和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已经将这些珍贵的文物带进了自己的家中进行保管。

在这次事件中,我们在庆幸卡佩尔斯手稿图书馆未受到过度伤害之余,也看到了工作人员平日里对藏品的有效保护和消防人员在针对藏品救援时的特殊举措。这既对我们在日常藏品管理中有所启发,又为事发后的补救提供了借鉴经验。当然,我们希望后者的经验永远派不上用场。

从印度德里自然历史博物馆到巴西国家博物馆,火灾所带来的伤害对于博物馆来说是无法弥补的。无论是藏品还是博物馆,都不可能永远的安全,它们需要有积极主动的管理和重点看护,以确保它们能够长期生存下去。


内容整编自TIME《St. Louis Manuscript Museum Badly Damaged in Fire》;

the St. Louis Post-Dispatch 《Everything inside St. Louis museum saved from fire, but fate of building less clear 》

图片来源于the St. Louis Post-Dispatch 

编辑:miyagi#miyagi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0期
面对不文明行为,博物馆有何妙招?
博物馆应积极尝试引导观众文明参观,提升观众的参观体验,营造良好的观展氛围;这也需要观众配合,共同维护观展文明。
2019-08-01
第239期
专访 | 提升国际影响力,英国博物馆自内而外做出哪些改变?
今天,弘博网再次采访到前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商务策略主任、前大英博物馆商务发展与国际关系副馆长Lizzy Moriarty,从实践经验出发,探讨英国博物馆与观众关系是如何改变,以及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博物馆如何开展国际合作。
2019-07-31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