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博物馆来说,访问量意味着什么?

2019-04-09  作者: 弘博网 来源: 弘博网

每年这个时候,通过《艺术报》(Art Newspaper)发布的博物馆年度访问量汇总来了解世界各地博物馆的表现是非常有趣的。然而,“排行榜”只是表现了文化机构与观众复杂关系的一部分。对于博物馆来说,数字固然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但不应该是唯一的考虑要素。

最受欢迎的20个展览

去年,伦敦国家肖像画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访问量受到严格审查,部分原因是在统计免费参观人数时出现了一个现已纠正的错误,而且与伦敦的许多景点一样,参观人数有所下降。有人认为,这是由于一些当代展览所导致的。如果这种声音想要表达的是,我们和其他博物馆不应该为当代艺术家创造机会(在我们的案例中,当代艺术家大多是女性),而仅以知名艺术家为主,那么我认为,我们只注重数量指标的做法存在问题。

访问量显然对英国公立的画廊和美术馆很重要,因为这些文化机构都是免费面向公众和更广泛受众,我们需要注重了解新观众,而不只关注数量。因此,激发潜在观众进入博物馆是工作的核心。

2018下半年我们的展览项目,包括“迈克尔杰克逊:在墙上(Michael Jackson: On the Wall)”(但是这个话题现在因关于他的纪录片《离开梦幻岛(Leaving Neverland)》的上映而饱受争议),“重绎黑色经典(Black is the New Black)”, 以及马拉拉·优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的画像揭幕式,所带来的效果是从十月到十二月,参观的英国游客中三分之一是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群体;45%的观众年龄在35以下,25%是学生或低端社会经济群体。

访问量与博物馆的财务工作也是息息相关。如果博物馆的访问量有所下降,就会影响博物馆的预算;而且作为一个社会机构,需要自行筹集70%的资金。所以,对于博物馆来说,提高收入至关重要。

类似“《时尚》100(《Vogue》100)”“塞尚肖像(Cézanne Portraits)”等热门展览不仅能在门票方面带来可观收入,还能带动商店和餐厅的运营,并通过企业活动、赞助和巡展等渠道筹集资金。当然,不同的展览会以不同的方式获得成功。霍华德·霍奇金( Howard Hodgkin)作品展因售出艺术家制作的一些精美限量版版画而零售额超过了其他参展人数较高的展览。

其他展览可能不会引起过大的轰动,但可以帮助博物馆履行职责、完成学术研究以及提供新的思维方式。一年一度的肖像奖(BP Portrait Award )和泰勒·怀辛肖像摄影奖(Taylor Wessing Photographic Portrait Prize)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份作品,其中包括各个年龄段的艺术家。而且许多在国内外的巡展能接触到更广泛的观众群体。

2018年BP Portrait Award获奖作品《Time Traveller, Matthew Napping 》

我们希望展览是与观众建立联系且极具活力和吸引力的。虽然选择知名度极高的内容会更容易,但会很有趣吗?它是否能引发讨论或引起观众的共鸣?

在过去的两年里,艺术界就性别平等的问题有所争论。在这期间,我们展出了一些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比如吉莉安·威尔顿(Gillian wear)、克劳德·卡亨(Claude Cahun)、恩吉德卡·阿库尼利·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玛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以及将于2019年推出的伊丽莎白·佩顿(Elizabeth Peyton)和辛迪·谢尔曼(Cindy Sherman)。“塔西塔院长肖像展(Tacita Dean: Portrait)”是与国家美术馆和英国皇家科学院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合作,并成为具有历史性的首个电影展。迈克尔杰克逊:在墙上(Michael Jackson: On the Wall)开辟了新的挑战主题和48个艺术家的多样性特点。

塔西塔院长肖像展

最后,我们还需要思考今天的观众如何参与到博物馆的工作中。我们的社交媒体拥有120万粉丝,其中有一半不是英国人;每年500万次的网络访问中有42%来自国外,虽然这些人不太可能实地进入博物馆,但借助了其他方式与我们进行了交流。(最近,我们在Facebook上直播了一场“Gainsborough展”的现场直播,观看人数达到3万人次,让更多的人接触到策展专家的专业知识,这比亲自参加展览的人数还要多。)

我们确实要宣传那些人气爆棚的展览,但也要注意不要将这一点当作判断展览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也不要贬低博物馆和画廊多方面的成就以及它们所扮演的不同角色、职责和面对的观众。

编者按

每一座博物馆都承载着传承历史文化、宣扬文明精神的重要责任,在潜移默化中对观众产生一定影响,从而实现其重要的社会价值。所以说,博物馆社会价值的实现主要是通过对观众产生的文化影响,只要每一位观众直接或间接在其中有所收获,这就实现了博物馆的价值。

但我们也发现,这种关注访问量的想法在不断激励着博物馆完善自我,审视自身未来的工作方向。例如,南京博物院全面推行预约参观制度,使观众服务更精细化、人性化 ;上海博物馆和《世博小课堂》以网络直播的形式让更多的人学有所获。这也说明了访问量的高低并不仅限于进入实体博物馆的观众人数,还要包括以其他形式与博物馆产生联系的观众,使得博物馆注重对潜在观众的吸引和引导。

观众访问量与博物馆社会影响力相联系,但这并不能完全保证其内容是否优质;但一个优秀的博物馆或展览必将引起对人们有所启迪。所以,对于博物馆来说,内容是至关重要的。


内容来源于 The Art Newspaper《When it comes to museum attendance, it’s more than just a numbers game》

图片来源于网络

翻译/编辑:miyagi#miyagi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29期
518特辑 | 入围十大精品的民族艺术类展览都有哪些亮点?
除历史类陈列外,近年来博物馆又推出了更为多元的展览,选题题材广泛,更贴近社会与观众,尤其涌现出大量民族、艺术类展览。展览不再以宏大的叙事框架来阐释多元的社会文化,而是寻求兼容的文化氛围,更多强调多元与统一并重。
2019-05-05
第228期
518特辑|不同角度看博物馆日主题·青年学生篇
弘博网特推出518博物馆日特辑,邀请青年学生、青年学者、博物馆馆长,旨在一同来讨论当今博物馆所面临的这些现实问题。本期将从青年学生角度出发,来谈谈他们对今年博物馆日主题的理解。
2019-05-05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