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ins、推特、抖音,冰淇淋博物馆该如何生存

2019-10-14 来源: 弘博网

近几年,“冰淇淋博物馆”成了美国社交平台上不折不扣的“网红”,席卷了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迈阿密各大城市,曾在纽约创下5天内门票一抢而空、20万人进入等待名单的纪录,可谓火爆异常。可是…这座冰淇淋博物馆到底在展什么呢?

2016年,Maryellis Bunn在纽约开了第一家冰淇淋博物馆,当时她花了不少功夫去和好奇的人们解释这个概念。这座所谓的“博物馆”里涂满了泡泡糖粉色的油漆,里面充斥着各种冰淇淋主题的物件。人们很快发现,这里是拍照的绝佳场景,能让人拍出在Instagram、Snapchat、抖音或者其他社交媒体上吸睛的照片。

按照社交媒体的标准,冰淇淋博物馆是一个出奇成功的品牌。据统计,过去三年里,它在纽约、旧金山、洛杉矶和迈阿密的快闪展览吸引了超过160万观众,其中包括凯蒂·佩里、金·卡戴珊等名人。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家公司被风险投资者估值2亿美元。

冰淇淋博物馆--旧金山馆

如何看待社交媒体的角色

然而,这座冰淇淋博物馆年仅27岁的创始人,却不希望她的创业公司被人们当成一家依靠Instagram生态系统里下游用户生存的照相馆。

“如果在50年前建这座博物馆的话,我还是会把它做得和现在一样。但是我们碰巧在一个人们频繁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动态的时代。”近期,Bunn在她曼哈顿的粉色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说道,“我在设计空间时,总是在想,要是有天我们没了Instagram、推特、抖音,它能怎样维持下去?思考这些可以作为事业成功与否的衡量标尺,我们天天都在想这些。”

2017年9月15日旧金山展览开幕派对,展馆里的糖果泳池

Bunn谈到了诸如颜色工厂、披萨博物馆,还有非常简单明了的自拍工厂这一类很适合拍照的快闪展览,这些展览出人意料地大量涌现,纷纷效仿冰淇淋博物馆。“有人看到我们的产品会说 ‘噢!我可以为Instagram专门做个什么项目,就会取得成功。’,但事实并非如此,每次他们这样说的时候,我都觉得我负有一定责任,”

她迫切希望人们可以暂时放下手机,去年,她在旧金山展览上进行了一次大胆尝试:只要观众把手机留在入口处,就可以免票进入(门票原本为38美元)。对于此举,观众们的反响非常热烈。也是提示那些只在Instagram上看过展览的人,除了照相,还有其他可以在冰淇淋博物馆做的事,例如DIY一个圣代冰淇淋,或是玩玩套圈游戏。

套圈游戏

问到对于冰淇淋博物馆的最终构想时,Bunn表示,她希望自己能成为她这一代的华特·迪士尼

“还没有Instagram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迪士尼乐园,想想那些在黑暗中玩的项目,它们其实并不适合拍照,”她说,“归根结底,我们应该为人们提供的是他们所渴望的体验,这是我们需要回归的理念。”

她还补充道:“现在有两个分裂的世界,一个蓬勃发展的网络世界,一个现实世界。我们品牌最大的机会之一就是让人们能自由随意地在两个世界中生活。大家在社交媒体上和我们互动的时候我们会很开心,但是我们也希望他们能够在现实世界中和我们交流、和他人交流。”

创立之初

但是在现实中,冰淇淋博物馆想要创造的这个梦幻乐园碰到了很多问题。

时间倒转到2016年,Bunn打算做这个快闪展览的时候,只是因为她觉得走进一个以冰淇淋为主题的环境中时,人们可以玩得开心。“冰淇淋适合所有人,不论性别、年龄、宗教。起初我们并没有市场调查,也没有投资者。”

选择商标更需要深思熟虑,因为当时市面上并没有类似的东西,Bunn和她曾在投资银行工作的合伙人Manish Vora将它包装为“一座博物馆”,这样一来人们买票时会有大致的概念。

创始人Maryellis Bunn和合伙人Manish Vora

有争议的“博物馆”

但是,正当它越来越受欢迎,成为大城市里人们必“打卡”的一个知名地时,冰淇淋博物馆却被真正的博物馆行业人员各种冷嘲热讽, 例如“不折不扣的Instagram娱乐消遣”,又或是背叛了博物馆的名号,缺乏“历史和审美深度”。“现在回看的话,我绝不会把它命名为冰淇淋博物馆,因为它并不是博物馆,”Bunn反思说,“一直有很多观众来参观时会期待能在历史方面有所收获,但那并不是我们在做的。”

她也没有把真正的博物馆当成竞争者,“在竞争领域方面,更多的是我们和,比方说,Netflix(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用户可以收看电影、电视节目)之间的竞争,“她说,“因为,最终来说,人们要决定的是在沙发上坐着刷手机看电视好,还是出门体验些什么好。”

博物馆推出的冰淇淋

今天,Bunn更喜欢用“experium”这个词来描述她的产品,即体验(experience)和博物馆(museum)的结合,而且它也奇迹般地吸引了硅谷投资者的目光。

在三年的自筹资金后,八月,冰淇淋博物馆筹集了第一笔外部资金,接收了来自Elizabeth Street Ventures、Maywic Select Investments等风投公司四千万的一轮融资。他们近期的计划是在各地开多家门店(第一家于10月9号在纽约开张),同时也在美国或亚洲不定期举办展览,制作更多冰淇淋、扩展品牌合作关系,就像零售界的塔吉特(美国仅次于沃尔玛的第二大零售百货集团)、美妆界的丝芙兰(法国化妆品零售品牌)一样。


来源:Observer

作者:Sissi Cao

原标题:Everything You Think You Know About the Museum of Ice Cream Is Wrong: Interview with CEO

翻译/编辑:祝焱#miyagi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4期
当“博物馆之夜”触碰职业伦理,博物馆应如何应对
近日,在微博上#与千年古尸同眠#这一话题引发热议,博物馆如何把握宣传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馆使命的同时尊重人的伦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馆如何与“纳凉族”和平相处
博物馆出现“纳凉族”,是疏还是堵?博物馆用怎样的态度又该与之相处?
2019-08-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