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帆流彩万里风——十八、十九世纪中国外销艺术品展今日在中国航海博物馆开幕

2017-09-13  作者: 中国航海博物馆 来源: 弘博网

由中国航海博物馆、广州博物馆、中国港口博物馆联合主办的《海帆流彩万里风——十八、十九世纪中国外销艺术品展》,9月12日在中国航海博物馆开幕。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航海博物馆首任馆长徐祖远,上海市临港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巡视员陈永平,中国航海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张东苏,中国港口博物馆馆长冯毅,广州博物馆副馆长罗兴连,以及上海市有关委办局、文博机构、周边单位的领导和代表出席开幕仪式。中国航海博物馆副馆长王煜主持仪式。

本次展览在中国博物馆协会航海博物馆专业委员会平台的促成下顺利开展,集结三馆藏品与研究的优势,展现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流光溢彩,为观众带来文化和艺术的双重体验。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2月12日。之后,还将相继在广州博物馆、宁波中国港口博物馆与观众见面。

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是重要的航海线路,千百年来,它不仅沟通了东、西方贸易往来,而且是东、西方进行跨民族、跨地域、跨文化的交流之路。18、19世纪中国外销艺术品就是在“海上丝绸之路”的推动下孕育和发展的。此次展览荟集三馆精美外销画、外销扇、瓷器、牙雕、银器、漆器等外销艺术品130余件/套。这一时期中国大量销往西方的外销艺术品,既传承了中国的传统风格与审美,又别具西洋情调与趣味,形成一种新的艺术风尚,对西方的建筑设计、装饰艺术、生活方式等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成为这一时期中西文化对话与融合的例证。

图片描述
清乾隆青花斗鸡图盘(广州博物馆藏)

清乾隆青花斗鸡图盘是从“哥德堡”号上打捞出水的青花瓷,可以看出18世纪中国的外销瓷与流行于17世纪的克拉克瓷有了明显的变化,青花盘不再是宽边,其釉面比克拉克瓷更为晶莹。“哥德堡”号可能是中国人最为熟识的西洋帆船,这条瑞典东印度公司的商船曾三次远航中国广州。1745年1月11日,“哥德堡”号第三次从广州启航回国,船上满载着茶叶、瓷器、丝绸和藤器等约700吨中国货物,船只航行到离哥德堡港约900 米的海面触礁沉没。

18世纪中后期,西方各国在广州开通商馆以来,由于直接贸易,催生了大规模的西方订单。外销艺术品除了传统的中国样式与纹样,也越来越多地融入了西方的审美与技艺。潘趣碗是典型的外销定制瓷。

图片描述
清乾隆广彩开光西洋风景潘趣碗(中国航海博物馆藏)

“潘趣碗”音译自英文punch,是调制潘趣酒的容器。潘趣酒起源于印度,17世纪早期由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水手带回英国,并在欧美传播开来。18世纪50年代开始,用外销瓷器盛装酒水饮料成为欧洲上层社会的一种风尚。

图片描述
清乾隆广彩描金徽章纹盘(广州博物馆藏)

另一类高级定制也非常流行,即饰以欧洲贵族、皇家和公司纹章的纹章瓷,在18世纪达到了顶峰。本次展览中有一件最“奢”纹章瓷,为英国奥奇欧佛(Okeover)家族定制的瓷盘,根据奥奇欧佛家族专门提供的原始图样绘制。中国工匠在临摹如此复杂精美图案时所展现的精湛技艺,令人叹为观止。原稿的每一片枝叶和花瓣、水中的粼粼波光等诸多细节均被忠实而美丽地呈现在瓷盘上。奥奇欧佛家族于1740 年和1743 年两次定制了至少120 件餐盘和34 件大盘,平均每件成本高达1 英镑,是普通纹章瓷定制成本的10倍,是大宗日用瓷器的近百倍。高昂的定制成本和无与伦比的精美绘工,使其成为当之无愧的纹章瓷之最。

图片描述
清乾隆象牙镂丝纹章花卉纹折扇(广州博物馆藏)

18、19世纪中国大量销往西方的外销艺术品,既传承了中国的传统风格与审美,又别具西洋情调与趣味,形成一种新的艺术风尚。18世纪,欧洲流行一个法国新词“chinoiserie”,意为“中国风尚”,除了瓷器外,中国的漆器、牙雕、扇子等外销艺术品无不受到西方的青睐。

从17世纪中国扇子传入欧洲开始,宫廷贵妇都竞相以手执一柄极具东方情趣的扇子为时尚。外销扇在材质与制作工艺上极尽奢华繁复、纹饰华美,充分融合了中西艺术风格。展出的清乾隆象牙镂丝纹章花卉纹折扇,扇骨用象牙镂空拉丝工艺制成,扇面以象牙雕饰私人纹章图案,细腻精湛。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50期
考古=盗墓?不应只是斥责!
怎么看待部分公众把考古当做“官方盗墓”的问题? 考古学家是否都是文物鉴定高手,身价几何? 考古是如何丰富历史,为历史添加细节? 考古专家如何与媒体互动,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 盗墓类文学对考古知识的大众传播是否有借鉴意义?
2017-09-11
第149期
2020年,它必是最耀眼的博物馆
全球范围内大大小小的天文馆不下4000座,而我国大陆地区能称得上“天文馆”的只有3座。上海天文馆建成后,将成为继北京天文馆之后,中国大陆的第二座综合性天文馆,全球建筑面积最大的天文馆。
2017-09-11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