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燕赵文化,谈八千年历史,又有一座博物馆可以去了

2017-12-07  作者: 易县博物馆 来源: 弘博网

易县是具有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古城,八千年的文明跨越,燕赵文化的代表之一。易县博物馆是易县历史文化高度浓缩和概括的凝聚地,是燕文化的集中代表。她丰富而浩大的藏品在用它喃喃的低语无声地吟颂历史的光华。

2017年12月6日上午,易县博物馆开馆仪式隆重举行。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李恩佳,河北省博物馆副院长徐艳红,河北省文保中心主任任亚珊,河北省古建所书记解欣,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所长张文瑞,保定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宝东,保定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李洪强,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赵立柱出席开幕式。邀请友邻单位首都博物馆党委委员、学术委员会秘书长龙霄飞,北京正阳门管理处主任关战修,天津市博物馆副馆长裴仲林,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刘海明,廊坊市博物馆馆长吕冬梅,保定军校纪念馆馆长曾素梅,涿州市博物馆馆长杨卫东出席开幕式。易县四大班子领导参加开幕式。

图片描述

兴建易县博物馆,是易县委、县政府落实中央、省、市加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要求,展示易县优秀历史文化,助力京南生态旅游文化名城建设的重大举措。易县博物馆是燕文化的集中代表,是对易县历史文化高度浓缩和概括,是易县文化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图片描述

易县博物馆位于县城西部,112国道南侧,建筑为矩形三层单体建筑,总建筑面积4100平方米,展陈面积3000余平方米,总投资6000万元。博物馆以易县本地区的历史文化遗产陈列为基础,贯穿易县8000年的历史,展线500多米,展出文物500余件(套),其中仿制9件(套)。展陈主题为:易水长歌,基本陈列分为“先民足迹、燕都风范、郡县之制、雄关福地、气壮山河、追寻梦想、易州流风、易州遗珍”8个部分,还设置有序厅、临时展厅和互动区域。

先民足迹,展示的是易县区域内新石器时期至商周人类活动的遗存,以北福地遗址为重点,通过实物以及多种形式,来表现先民的生产、生活。

燕都风范,展现战国燕下都时期的繁荣昌盛。

郡县之制,重点展现两汉、隋建置到辽金元历史时期多元文化的发展。

雄关福地,体现明清时期易县历史文化的发展。

气壮山河,展现的是狼牙山五勇士和黄土岭战斗场景,反映的是易县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光辉历史。

梦想起航 (待建),全面展示易县的当前与未来的发展。

易州流风,全面展示易县非物质文化遗产。

易州遗珍,重点展示出土于易县大北城的金银器窖藏。

图片描述

易县博物馆的开馆使用,将成为易县收藏保护文物、弘扬历史文化的新阵地,成为加快文化事业发展、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新舞台,成为扩大对外宣传交流的新窗口,大力提升易县“京南生态旅游文化名城”的文化品位。

图片描述

精品文物介绍

1、刻陶面具(复制):距今约8000年,北福地遗址出土,是我国目前所见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史前面具作品,也是研究史前宗教或巫术的重要实物资料。

瓦当:战国,俗称瓦头,是覆盖建筑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起着保护木制飞檐和美化屋面轮廓的滴水作用,一般呈半圆形,上面有印模印的装饰花纹。其中以河北易县燕下都所出最有代表性。

3、透雕龙凤纹铜铺首衔环(复制):燕国宫门构件。1966年易县燕下都遗址老姆台出土,长74.5厘米。作兽面衔环状,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4、羊灯:汉代,易县东贯城村出土,通长12厘米、高9.5厘米,整体卧羊形,羊首高昂,目视前方,羊角盘卷,曲成环状紧贴面颊,额下胡须自下额垂至颈部,美观精巧、稳重古朴,恰到好处的表现出羊的温顺与安详之态,惹人喜爱。

5、石黛板:汉代,易县南北林墓区出土,由两块平板和一块研石组成,为本地玉黛石石质,光滑细腻,石黛板的出土为易砚的悠久历史提供了有力的实物佐证。

6、佛造像:明代,易县黄山村出土,造像饱满敦实,造型比例舒展匀称、结构合理,面形丰满、方圆适中。衣纹流畅,生动而有活力,表现了佛坦荡的胸怀和超脱的内在精神。

来源:易县博物馆

编辑:言若#大萌萌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70期
寸物寸心:策展人的细节坚守
看巴黎铸币博物馆(Monnaise de Paris),如何用其细腻的策展设计,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观赏体验
2017-12-04
第169期
拥抱“阿兹海默”——探索博物馆教育的更多可能性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针对公共教育领域中特殊人群的可达性教育实验性研究——“Meet Me”阿兹海默项目,本文特此对这一项目的发展、内容以及评估结果进行简单的梳理,以启发我国博物馆在公众教育方面的进一步发展。
2017-12-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