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观众+多元需求:看博物馆如何调试多元服务?

2018-02-27  作者: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来源: 弘博网

作者简介:凯次比•霍尔姆斯(Catesby Holmes)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和新闻编辑,曾在多家杂志中发表评论文章。在本文中,她介绍了位于纽约的弗里克博物馆如何扩大包容性,吸引多元化的观众群体,并为他们提供服务。


泽维尔•所罗门先生是一位年轻有为、见多识广的典藏研究员。借着与他见面的机会,我第一次参观了弗里克博物馆。该博物馆可以算是纽约市最高雅的艺术机构了,馆藏以欧洲名画闻名,地址位于上东区的一座豪宅之中。这座豪宅曾属于19世纪大实业家亨利•弗里克,风格优雅,就像是欧洲古老的油画中所描绘的建筑。


我并没有告诉所罗门这是我第一次参观弗里克博物馆。但是就算他知道也不会觉得很吃惊,因为在他任总策展研究员一职的四年中,所罗门一直尝试用新方法吸引更多人来博物馆参观,或者更贴切地说,是吸引更多不同的人来弗里克博物馆参观并为它宣传。


不管怎样,弗里克博物馆的木框玻璃门外是一个800万人口的大城市,人口复杂,不平等现象频现,这座城市的大多数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弗里克博物馆,如果他们听过这座博物馆也恐怕会认为它与其所在的城市一样属于白人和有钱人。如何让这800万人都感受到博物馆的欢迎呢?

Q1.jpg

 泽维尔•所罗门


博物馆作为第三空间


所罗门坚信艺术可以改变人生。他希望每个人都能走进弗里克博物馆的大门,或者至少是感觉到他们可以。他承认:“从外边看博物馆宏伟的大门确实令人感到害怕,我们需要向更多的人宣传博物馆,帮助他们理解博物馆是一个观众可以进来学习,和艺术品产生共鸣的空间。”


所罗门成长在80年代的罗马城,他把博物馆看作是第三空间,就像一个现代的纽约人看待健身房和酒吧一样。他希望每个人都能体会,在某个午后探索弗里克博物馆无与伦比的雕塑和绘画是件多么愉快的事情。


纽约市市长白思豪也有这种想法,不过他却是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2017年7月,纽约市政府宣布了他们对文化机构的拨款将与机构中董事和雇员的背景多元性挂钩。这个决定是基于市政府在2016年的调查。该调查显示,67%的纽约居民称自己属于少数族裔,然后仅仅有38%的文化机构雇员是少数族裔,而相对应的只有26%的高管属于这一群体。


即使很多人都承认博物馆领导层几乎全是白人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很多人也向我表示了对于这种以惩罚的方式增加艺术界多元性的做法的担忧。


一家为艺术机构服务的咨询公司——克莱斯伯格(Kreisberg)集团的前总裁克莱尔•惠特克女士谈道:“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些博物馆确实在吸引来自不同背景的员工方面做了卓越的工作,其他一些机构可能面临更多的挑战。艺术品的受众范围越小越难以‘卖’给观众,包括来自不同文化、经济及教育背景的观众。”


所罗门也对多元化这一问题有他的想法:“我不认为博物馆是针对精英的。我只是认为博物馆没有得到那么广泛的宣传。市政府的本意是希望吸引更多元的观众和员工,这种目的当然是好的,但是我不认为‘惩罚机构’是一个正确的办法。”


所罗门认同纽约博物馆的管理层无法代表纽约的多元化。“这个调查只是证明了博物馆界都心照不宣且也在努力改变的问题。”但把博物馆领导层的多元化作为衡量博物馆是否成功吸引市民的主要标准,他对此表示怀疑。


所罗门谈道:“我一直不支持大力鼓励所有年轻人在博物馆界工作。”他特别提到这个行业工资很低。他认为文化机构应该致力于成为“为所有人服务的机构,人们应该感到他们可以去参观博物馆,学一些东西,并因此提高生活质量。”


 Q2.jpg

弗里克博物馆内景


未来不是白的


一些令人尊敬的纽约机构正在逐步改进。为了更好地吸引附近的居民(主要是黑人和加勒比人)和住在曼哈顿的居民,布鲁克林博物馆积极推介少数族裔艺术家并且举办更多和流行文化相关的有趣的展览。每个月的第一个周六他们还举办一场广受欢迎的舞会。


2015年布鲁克林博物馆还重修了它的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入口,在临街的一层添加了一排现代的玻璃门。经过此番设计,博物馆原本宏伟的台阶变成了设计元素而不是阻挡观众进入的障碍。据2010年《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布鲁克林博物馆的观众群体有了显著改变,变得更加年轻和多元化,有40%的观众都来自于少数族裔。


在河的另一侧的纽瓦克博物馆,目前推出了家庭之夜、派对之夜等活动。纽瓦克博物馆的公共活动经理索里奥介绍,博物馆所举办的这些社区活动总会和博物馆的收藏相关联。举例来说,在1967年纽瓦克骚乱50周年纪念之际,策展研究员策划展出了档案照片。他们邀请当地居民前往博物馆来享用美食、跳舞,并通过观赏一些从未看过的照片来记住城市的历史。


博物馆做出努力希望吸引更多的新观众并不是因为包容是一种道德规范,同时也是拓宽了商务合作的可能性。在Snapchat视频和Ins艺术的时代,美国文化机构也在希冀搞清楚如何吸引下一代博物馆观众。数据显示,美国人口中年龄低于18岁的占总人口23%。这一代的年轻人中白人、富人并不是主流。到2020年,超过半数的美国儿童都会是来自少数族裔。


文化作家及前艺术编辑马里奥•马卡多(Mario Mercado)谈道:“多元性是这个国家的未来。艺术的观众一直比较小众,参观展览的人永远不会超过观看超级碗的球迷。博物馆如果希望在未来取得成功需要变得更加可视化、与观众相关联和更加吸引人。”


象牙塔外


Q3.jpg

 贫民窟(Ghetto)电影学校的学生


提到这些,就要提一下贫民窟电影学校和弗里克博物馆的合作。从2015年开始,位于南布朗克斯区的Ghetto电影学校和弗里克博物馆合作为纽约的年轻人推出了更好的艺术教育活动。


贫民窟电影学校的校长乔•霍尔(Joe Hall)在2015年认识了所罗门,当时他是策展领导力中心的研究员。他俩一起设计了在弗里克博物馆每周一闭馆时推出的春季学期艺术课程。这个研讨会形式的课程由所罗门教授,有20名学生。霍尔称所罗门是一位“有技巧的教师”。学生在学期结束需要基于弗里克博物馆的藏品制作剧本。获奖作品会在博物馆中拍摄成电影。


这项合作已经持续了四年了,乔•霍尔认为合作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所罗门明白孩子们不是这个项目唯一的受益人。“贫民窟电影学校跟各种机构合作过,所罗门的独特之处在于他也认同自己可以从这个经历中得到一些东西,而不仅仅是为‘回报那些条件不那么好的孩子’”。


Q4.jpg


弗里克博物馆和贫民窟电影学校的这种独特、融洽的合作得到了许多文化机构的密切关注。尽管绝大多数贫民窟电影学校的孩子们的博物馆参观经验有限,但这些系列讲座并非仅针对那些没有博物馆参观经历的孩子们所设计,而且这也不是(常见的)自愿付费活动(参观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付门票费用),尽管弗里克博物馆每周三都有此类活动,这些活动也可以让更多的公众体验博物馆。


相反,弗里克博物馆和贫民窟电影学校的合作项目对双方都有利。博物馆教育部门的凯特琳•亨宁森(Caitlin Henningsen)告诉我,有一次,一名学生观看约瑟•马洛德•威廉•透纳(J.M.W. Turner)的画作《港口清晨出港》(Harbor of Dieppe: Changement de Domicile)时发现,画作中所有从事体力劳动的都是女性。“现在我在教这幅画时也总是提到这一点。”亨宁森说。


霍尔回忆到了一个类似的例子,那就是当所罗门回答一位学生对于艺术的评论时所表现出的专家中罕见的谦逊。“他注视着学生然后说道‘你知道我研究这幅画30多年了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青少年很少听到成年人,更不用说老师这样坦承的回答。”


尽管所罗门和他的学生们之间的文化、地域背景和年龄差距很大,但贫民窟电影学校项目仍然蓬勃发展,这其中当然离不开好奇心和互相学习的愿望驱动。参与该项目的学生都要经过激烈的竞争获得这个机会,所以最终和所罗门接触的这群学生都是有着强烈的参与意愿。


对所罗门自己来说,学生们“可能不认识很多像他一样穿着的人,他说话可能带着一种不同的口音,但他们都能感受到所罗门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真诚的热情。”霍尔说,“青少年很快和他熟悉起来。”弗里克博物馆的艺术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游客们多是穿着时髦的富有白人。重要的是,所罗门可以告诉孩子们为什么这些绘画对他来说很有意义,接着问他们从画中发现了什么,然后他会倾听。


Q5.jpg


正是认识到这点,使策展人领导力中心主任伊丽莎白•伊斯顿向所罗门介绍了霍尔。 她谈道:“你必须完成了你的工作,了解你的工作才能成为一名导师。但是你也必须能够控制你的自尊心。”她认为所罗门就是这样一种“稀有品种”。


可扩展性问题


尽管贫民窟电影学校项目有很多优点,但其规模却引发了明显的批评。每年都有20名来自布朗克斯的孩子和弗里克博物馆亲密接触,与博物馆工作人员建立联系,写剧本,甚至制作电影。 这20个孩子与博物馆建立了在美国高中生中很少见到的紧密关系。


但仅仅是对这20个幸运的人,或者如果算上贫民窟电影学校每届选取的学生也才60位。尽管所罗门给了这些本可能没有机会对艺术产生浓烈兴趣的学生创造了条件,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个项目的影响力有限。


但最终所罗门也接受参与人数较少这个事实。事实上,他可以为这些数字感到骄傲。他谈道:“弗里克博物馆一直是精品运作,质量比数量更重要,贫民窟电影学校的这个项目属于这个类别。像弗里克这样的小型博物馆每周不可能接待500所学校。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现在这个程度,而且我们可以做得很好。”最后,对于一个相信艺术可以改变生活的人来说,60个人的数字听起来相当不错。


转载自:湖南省博物馆编译(李雨阳 译自nextcity)

原标题:美国弗里克博物馆如何为多元观众服务

编辑:Mark仔


对于博物馆的免费开放,你有什么感受呢?

填写一份问卷,让我们听到你的声音!

也请将问卷分享给你的朋友们,让我们了解更多人的感受。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填写问卷↓↓↓

Q6.jpg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