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博物馆举办“‘环肥燕瘦——汉唐长安丽人行’特展解读”讲座

2018-05-03  作者: 杨慧聪 来源: 长沙博物馆


2018年4月21日上午长沙博物馆湘城讲坛举办“环肥燕瘦——汉唐长安丽人行”特展讲座


2018年4月20日晚“环肥燕瘦——汉唐长安丽人行”特展在长沙博物馆华丽开幕,吸引众多历史文化爱好者们盛装出席。为使观众进一步了解展览内涵, 4月21日上午长沙博物馆特邀展览主策展人、西安博物院业务研究部主任李燕做客“湘城讲坛”,对展览进行深入解读。李燕老师用丰富的图文资料,从丰华、服饰、妆容、乐舞、游猎和文人们的诗词歌赋等角度,解读展品本身的特点与背后的文化,使观众身临其境般地感受到汉唐之际长安女子的风貌。讲座吸引了200多名听众参加。


讲座结尾,李燕老师与观众热情互动,回复了部分网络咨询与听众提问。现场有不少穿着古代服饰前来听讲座的听众,当问及怎么看待现代人穿汉服出去玩的问题时,李燕老师微笑回复说,汉服已经经过了很多改良,我们现代人穿汉服要注意场合。学习传承古代文化,应该学习其中的精髓,要透过汉服,感受和学习古人对美的追求,对精致生活的追求,以及对文化的尊重。

穿着唐装的听众

据了解, “环肥燕瘦——汉唐长安丽人行”特展4月21日至7月22日在长沙博物馆免费展出。后续还将推出两场精彩展览讲座。微信搜索“长沙博物馆”,关注长沙博物馆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活动资讯。

 

西安博物院策展人李燕在长沙博物馆解读“环肥燕瘦——汉唐长安丽人行”特展

 

展览解读:

 

第一单元 短长肥瘦各有态——丰华


    “短长肥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这句诗出自宋代诗人苏轼的《孙莘老求墨妙亭诗》,反映出不同时代女性审美观念的变迁。唐代以前,纤瘦一直是女性审美观发展的主流标准,流行“楚腰纤细掌中轻”的轻盈身姿。从唐太宗开始,人们对那些柔弱无骨的清瘦美女不再推崇,尤其到了盛唐时期,“胸前如雪面如花”的丰满与开放成为新风尚。

汉代 高髻袖手女立俑

 

唐代 坠马髻襦裙女立俑

 

汉代赵飞燕的瘦和唐代杨玉环的胖都是一定时期的风尚,没有美丑之分。李老师在讲座中指出:“这种大时代背景下的相貌特征与时尚丰华,是当时经济发展与思想文化的外在体现,它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流转,不会拘泥于一时之风尚,变化是时尚的灵魂,也是时尚的魅力所在。时尚在过往成为一种显著的标记,在未来成为人们追求探索的新奇目标,拥有无限的生命力。直至今日,时尚的河流从未停止与干涸。”

 

第二单元 风吹仙袂飘飖举——服饰

   

“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曲。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这句出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描述的杨玉环哭泣时有梨花带雨的容颜,再加上华丽而薄透的衣着,正应李白之诗“云想衣裳花想容”。其实相比长衣飘飘,唐代女性服饰更追求浓艳大胆、雍容华贵、标新立异,常见的穿搭有“慢束罗裙半露胸”的襦裙,“女为胡妇学胡妆”的胡服,以及方便骑马出游、打猎、打马球、拔河等竞技活动的男装。

唐代 袒领襦裙女立俑

唐代 蹀(dié)躞(xiè)带胡服女立俑

唐代 男装女立俑

时间回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女性服饰则以杂裾垂髾服最为惊艳,上身紧窄、袖子宽大、下摆多重,配以飘带,整体感觉宽博飘逸,似仙人踏云而至。再往前,秦汉时期女性衣着以上下连接在一起而深长的深衣最为常见,自然质朴。

晋 顾恺之(宋摹)《洛神赋图》卷局部

汉代 深衣椎髻女立俑


第三单元 云鬓花颜金步摇——妆容


古代女子的梳妆步骤和现代非常相似。首先摆开梳妆匣,取出镜子;然后掠平鬓角,修理眉毛;接着敷粉,贴面花,涂红面脂,描眉黛,点唇脂,撒香料,梳头发,戴花钗;最后照镜穿衣,完成一整套的打扮步骤。


在面妆方面,有一种贴在两鬓、眉间或面颊上的装饰物,曰“花钿”。李老师指出,贴就的花钿容易掉落,故有“月落乌啼云雨散,游童陌上拾花钿”的诗句,令人不禁联想到古代女子的时尚妆容和曾经欢游之景。还有一种在眉间涂黄的妆容,名“额黄”。这种妆容是从涂金的佛像上受到启发,可以用毛笔蘸黄色染在额头,或用黄颜色材料加工制成片状饰物,贴在额上形成。

《弈棋仕女图》中面饰花钿的唐代女子

《胡服美人图》中面涂额黄的唐代女子

 

第四单元 回雪飘飖转蓬舞——乐舞


汉唐时期的乐舞可从服饰上略窥一二。汉代流行上下深长而拘束与恭敬的深衣,跳舞时多挥舞长袖以及摆动身姿,所以流行长袖舞。南北朝时期短衣打扮十分流行,“上俭下丰”的衣裙使舞蹈动作变得肢体伸展,神态飘逸,形成个性恣意与美到极致的魏晋风度。唐代女子的服装千姿百态,既有紧身的胡服、长靴,又有长裙广袖,舞蹈时常常将舞袖、舞裙、舞帛集于一身,因此下肢动作也丰富起来,使健舞呈现出“飞雪飘颻转蓬舞”的强节奏感,而软舞则呈现出“裙裾旋旋手迢迢,不趁音声自趁娇”的柔美与韵律。

汉代 高髻玉舞人

北朝 十字髻奏乐女俑

唐代 坠马髻女舞俑

 

第五单元 长安水边多丽人——游猎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杜甫《丽人行》)汉代的贵族妇女春天常常跟随皇家车队在上林苑郊游狩猎,同时举办斗鸡、杂耍、歌舞等活动,仿佛现代的游乐场一般。至唐代,宴游之风很盛,地点不局限于禁苑,身穿各色春装的丽人“每至正月半后,各乘车跨马,供帐于园圃,或郊野中,为探春之宴”,构成曲江池畔最美的景致。

唐代 骑马出行女俑

 

 

文/杨慧聪

讲座现场图/朱宇

文物图/西安博物院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5期
专访|杭侃:“寻真”——北大考古的传承与未来
北大杭侃院长谈“寻真”展的主题内涵、策展思路、北大考古教学与科研工作、高校博物馆建设等问题。
2018-05-02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