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展预告】为丞相打CALL,“亮粉”不能错过的特展——从书画中看诸葛亮的一生

2018-06-11  作者: 吴云霞 来源: 武侯祠博物馆

用绘画来表现历代名人的形象,自古有之。两汉以来,宫殿庙堂画中出现了纪念性的肖像画,汉明帝追忆当年随其父汉光武帝刘秀重兴汉室江山的功臣宿将,命绘28位功臣的画像于洛阳南宫的云台阁,汉灵帝曾命蔡邕在鸿都门学画孔子及七十二弟子像,具有“成教化、助人伦”的作用。三国时代诸葛亮因其辅助蜀汉大业,留给后代 “万古云霄一羽毛”的崇高声誉,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悲壮背影,长期以来成为画者创作,用绘画来表现对他的崇敬的灵感来源。


最早绘制诸葛亮像,是在他谢世不久。诸葛亮于公元234年病逝于五丈原,在他去世29年后,也就是公元263年,习隆、向允向后主刘禅上表,提出为诸葛亮画像立庙。理由是:“自汉兴以来,小善小德而图形立庙者多矣,况亮德范遐迩,勋盖季世?”小善小德者尚且立庙图形,而诸葛亮这样大功大德之人,怎能“庙像阙而莫立”,不建庙画像呢?这是历史上关于绘制诸葛亮图像的最早记载。虽然现在已无法考证这幅画像的细节,但从绘制的初衷可知,当时的诸葛亮画像主要用于祭祀。


此外,在历史上还有很多知名画家曾绘制过诸葛亮画像,如:唐代著名画家阎立本,但他绘制的诸葛亮画像早已亡佚;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传为赵孟頫所作的孔明画像,经专家考证是伪托赵氏的佚名元人所画;今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有明代大家仇英所绘《诸葛武侯像》。有据可查的诸葛亮肖像画中,流传最广的要数清代南薰殿所藏品,这个版本也成为了后人画诸葛亮的重要参照图。


南薰殿是紫禁城中位于武英殿南面的一大宫殿,最初的功能是明朝遇册封大典时中书官篆写金宝、金册之地。清乾隆皇帝曾检阅库中所藏历代帝王后妃、圣贤名臣肖像后,命其重新装裱,并详定次序,将这些图像改贮于南薰殿中,这批图像被称为“南薰殿图像”或“清殿藏本”。

 


端秀临南薰殿藏《蜀汉丞相忠武侯诸葛亮像》


端秀所临画像,诸葛亮虽仅是头部特写,少了一些散淡、飘逸,但多了一点深邃。我们甚至可以从诸葛亮的眼神中看到他忧国忧民的那份操劳。面容虽略显疲惫,更突出了诸葛亮为蜀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那份忠贞。


现代人认识诸葛亮的模样,大都来自各地武侯祠的塑像、文学著作、戏剧舞台和画师的作品。历史上的诸葛亮究竟是什么样子?因没有留下当时的图画可以参考,也没有考古发掘材料可以证明,后人无从得知。


关于诸葛亮的样貌,《三国志·诸葛亮传》中记载其“身长八尺,容貌甚伟”。而人们最为熟悉的诸葛亮“羽扇纶巾”形象,其实是魏晋时期名士的标准装束。羽扇、纶巾、鹤氅都是魏晋时期名士的常用之物。当时的文人雅士为避祸而远离政治,他们追求思想独立和人格的完整,外形上更是崇尚自然。


晋人裴启《语林》记载:“诸葛武侯与宣王在渭滨,将战,宣王戎衣莅事,使人视武侯,乃乘素舆,著葛巾,持白羽扇,指麾三军,各军随其进止。宣王闻而叹曰:‘可谓名士矣!’”。这段描写中的诸葛亮形象已经是“葛巾羽扇”。到后来,经过《三国演义》的渲染传播,羽扇、纶巾、鹤氅更是成了诸葛亮的专属形象。



现代程十发诸葛亮武侯造象轴


现代刘旦宅"诸葛亮像"图轴


晋唐至两宋时代,虽然没有诸葛亮的肖像画传世,但从文献资料依然可以勾勒出诸葛亮在绘画中的形象。北宋文学家苏轼就曾写过《诸葛武侯画像赞》,说明苏轼曾见过诸葛亮画像。


元明两代,绘画中的诸葛亮形象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肖像画,其他形式的人物画、山水画中也出现了诸葛亮的身影。


明清至近现代,文人雅士或摘古典作书,或以古事入画抒怀思虑,画中感物,物中观心,串联起一部以三国史事为轴线的独特诗意书画史。


诸葛亮,东汉末年琅琊阳都人,少年漂泊,青年求学于南阳郡之隆中。公元207年,四十七岁的左将军刘备三次前往隆中拜访诸葛亮,史称“三顾茅庐”,时年诸葛亮二十七岁。


现代曾晓浒"隆中求贤图"卷轴


刘备说自己“欲信大义于天下”,然而“智术浅短”,于是问计于诸葛亮。诸葛亮精辟的分析了天下形势,提出占据荆州,再取益州继而图取中原的战略构想,这就是千古名篇《隆中对》。这场对话,改变了刘备和诸葛亮的命运,也铸就了中国历史上“鱼之有水”的君臣典范。



现代沈尹默楷书“隆中对”轴


出山后,诸葛亮助刘备联吴抗曹战赤壁、得荆州,之后西取益州,公元221年,刘备于成都称帝,诸葛亮任丞相。



现代戴敦邦" 草船借箭图"卷轴


公元223年,刘备在白帝城病危,临终前托孤于诸葛亮。 陈寿在《三国志·先主传》的评语里面说,刘备“举国托孤于诸葛亮,心神无贰。诚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深受刘备的三顾之恩和托孤之重,至此后,诸葛亮担负起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现代娄师白"白帝城图"卷轴



现代伍瘦梅隶书“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轴


刘备病逝后,益州辖下的南中地区乘机起兵 ,割据南中。公元225年,诸葛亮亲率大军,五月渡泸,采用“攻心为上”的方针,成功平定叛乱。



现代冯灌父行书轴


两年之后,诸葛亮北驻汉中,向后主刘禅呈上《出师表》,准备开始“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的北伐战争。



明代“诸葛武侯出师图”,作者不详


228年春天,诸葛亮第一次伐魏,最终却因为马谡的错误指挥导致街亭失守。为此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同时自己也上疏皇帝,声称自己“授任无方”,主动承担责任,并请求“自贬三等”。



现代施孝长行书诸葛亮《街亭自贬疏》


此后7年间,诸葛亮数次北伐。公元234年,诸葛亮写给儿子诸葛瞻一封家书,这封《诫子书》成为后世历代学子修身立志的名篇。



现代黄稚荃隶书诸葛亮《诫子书》


公元234年,诸葛亮在北伐中忧劳成疾,自知将不久于世,向后主刘禅上表,讲述自己生命危在旦夕,愿后主能清心寡欲,约束自己,爱戴百姓,使仁爱之心广布天下,亲贤远佞。同时公布了自己的资产状况,成为其为官清廉的证明之一。


“长星昨夜坠前营,讣报先生此日倾”诸葛亮写罢遗表后不久病逝于五丈原,在瑟瑟秋风中结束了他勤勉奋发的一生,终年五十四岁。



赵蕴玉行书诸葛亮《临终遗表》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唐宋以来,文人雅士在成都武侯祠谒庙怀古,在古柏苍烟间赋诗作画,撰文题辞,咏物比兴,咏史抒怀,叙述着三国历史的过往。



现代赵蕴玉 “武侯祠图”卷轴


人间虽变,祠庙犹存,斯人已去,清风长留天地间。


岑学恭书杨升庵咏史诗《临江仙》


《万古云霄一羽毛——书画中的诸葛亮》展览,是成都武侯祠博物馆推出的“三国掇英—三国物质文化”系列学术展之一,精心选取明清至近现代画作40余幅,以诸葛亮生平为主线,用书画讲述蜀汉丞相诸葛亮波澜壮阔的一生。


参考资料:

梅铮铮《羽扇纶巾名士风——读诸葛亮画像》

尹恒 安剑华 《成都武侯祠博物馆藏杜诗书法鉴赏》

尹恒《武侯祠博物馆馆藏杜甫诗意画研究》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7期
月刊|国际博物馆日,首届国际博物馆馆长论坛,清明上河图3.0……五月博物馆大事记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对博物馆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与祝贺的日子。同样的,博物馆人在5月份付出了诸多努力与辛苦,为观众带来各样活动与精彩的展览。
2018-06-04
第196期
百年天博 | 从官营陈列所到现代博物馆,一部近代中国博物馆的浓缩史
天津博物馆是中国近代规模较大、建立较早的公立博物馆,其前身——天津博物院,是在早期教育现代化浪潮驱动下应运而生的我国首家“公办民助”的综合性博物馆。其在中国近代博物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许多开创性的举措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2018-06-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