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天博|馆长亲述恒与变的百年之路

2018-06-21  作者: 澎湃新闻 来源: 弘博网

 

2018年6月1日,天津博物馆迎来百年华诞,以严修之子严智怡为首的一批有识之士秉承“阐明文化,发扬国光”的宗旨,于1918年创建了天津博物院,此为中国最早“公办民助”性质的博物馆。一个世纪以来,天博人以博物馆为平台,以“为国为民”为理想,为博物馆奠定下雄厚而充满活力的基础。而面临数字时代的到来,博物馆又有哪些守正和创新呢?

 

周末,天津博物馆外等待入馆看展的观众排起了长队

 

对此,陈卓馆长就天津博物馆的实践,从收藏、研究、展示、教育、传承与保护等方面解析了天津博物馆近年来的发展,对目前博物馆定位、泛娱乐化等问题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天津博物院筹备处工作人员合影

 

百年天博的变与不变

 

天博100年,从馆名到馆址,包括整个博物馆内部的功能、设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现在的天津博物馆和百年以前的天津博物院是不可比拟的。

虽然天博经历了名称的变革和馆址的多次搬迁,但始终没有改变的是“天博人”开拓创新、孜孜不倦的钻研态度和爱岗敬业的精神,这是天津博物馆不变的传统,也是天博人的家风,一种百年来形成的开拓创新、钻研进取的精神。而这正是此次举办庆祝天津博物馆成立100周年的初衷。

相比不变,其变化的地方更多。简单来说,文物保护的理念、宣传教育的方式和陈列展览的方法都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发展发生了变化与更新。

 

文物保护

100年前,天津博物馆成立之初,藏品并不多,类别也比较单一,藏品的质量和保护方法跟现在是没有可比性的。现在无论是藏品的质量和数量,还是文物保护的方法都有了较大的提升。

 

宣传教育

天博成立的时候,它的理念在当时已属先进,其宗旨是“开启民智”,是对公众传承的一种教育。但是现在的教育方式和影响力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当今的天博,与社会联系更加紧密。我们不光要把观众请进来,天博人还要走出去,走进社区、学校,为各个阶层和人群服务(包括弱势群体、学生和老年人)。

 

展陈手段

天博成立之初,中国乃至世界上很多博物馆的展陈方式相对比较单一,随着科技的发展,馆舍的基础建设、展厅空调系统、展柜中的文物保护设备(例如防紫外线的灯具,恒温恒湿的调节系统等)等都得到进一步完善。此外,现在的文物展出更加专业化、精细化,观众能够更加直观地了解到文物细节的精美之处,而很多高科技的运用也提升了我们对文物的研究和保护能力。这和社会的进步有很大关系,这也给我们博物馆运营的理念变化提出了要求。

 

 

天津博物馆百年展回顾天津博物院时代的收藏

 

回顾博物院时代的收藏与创新

 

自然标本


1918年,作为一个地质类博物馆,天津博物馆不仅有文物,还有自然标本、地矿实物等。除了丰富的馆藏品,同时,天博在展陈手段和办馆理念等方面也有很多创新,在全国近代博物馆界开启了先河,特别是当时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帕诺拉玛式”自然景观陈列手段。现今,一些自然类博物馆,仍然还在使用“帕诺拉玛式”陈列法将各种标本聚集在一起展示,视觉效果良好,展出的文物标本相对来说比较集中、主题比较突出。

 

民间艺术
 

天津博物馆成自立时,就注重收藏民间艺术,当时“民间艺术”的范围很广,不仅包括民间艺术品,还包括民俗、民风和市井文化(包括庙会、堂会、婚丧嫁娶等等)。在现在的天津博物馆的馆藏中仍能找到当时的一些反映民俗、民风的艺术品。

 

但是目前,博物馆相对注重对民间艺术品的收藏,忽视了民风和民俗的采风,这和博物馆观念的变化有关系。所以天博现在也在改变相对狭义的“民间艺术”收藏范围,不仅收藏民间艺术品,也在征集和收藏民间传统文化、非遗文化,以及比较有价值的见证物。如天津近代的武馆遗存,有武馆里练武的器材、旗子、徽章,以及民国时期的天津商会和一些民间组织的行徽、行标、牌匾,这都是近代天津在社会民风、民俗的见证物。对于民间艺术的收藏,博物馆还应当继续扩展其内涵,不单纯从艺术角度,而是更多地从社会层面去衡量物品价值。在手段上,不仅仅是简单的复制和收藏,更要保护和保存与之相关的文化记忆。无论是手工艺品还是绘画艺术,艺术是要继承和保护的。

 

 

天津博物馆机构沿革图

 

天博百年的变化与时代的进步密不可分,我们几代人对文物收藏的范围也都不一样,征集重点有所区别。随着社会的进步,工作生活的节奏加快,很多的遗存遗物基本消失了,一些城市文化的记忆也在淡化,所以我们现在也在注重保护和传承这些记忆,这也是一个城市博物馆所要具备的功能,即不仅要收藏古代文物和艺术品,还要收藏所在区域、城市的民间、社会记忆。

 

 

天津博物馆百年,邀请老馆员回顾历史

 

展览方式
 

从近代的天津博物馆逐步发展到今天的博物馆,博物馆展览的方式也在更新和变化。


博物馆最普遍的展陈方式是按时间顺序展出。这种展陈方式的优点是清晰,公众容易理解,但是也有一个很明显的弊端,即过于平淡,反映的主题往往不够鲜明。这样的展示方式对于一个文物类的展览可能会较为合适,但是有些展览就明显不适合。

 

以天津博物馆的近代史陈列——“中华百年看天津”为例,需要在照顾历史发展脉络的同时,突出主题,使公众能更加鲜明地感受到天津近代史上发生的大事。在展览中,有一个章节叫做“抵御外侮”,讲述从鸦片战争(1840)到抗日战争(1945),需要博物馆将105年中华民族抗击外虏的斗争史提炼出来。在做这类陈列的时候,既要考虑“史”(时间轴),又要考虑“志”(中心点和主题)。这样的呈现方式,从天津博物馆建立之初就有所尝试,所以,今天的天博在展陈方式上既有改变,也有传承。

 

 

范宽 雪景寒林图轴

 

《雪景寒林图》的研究和文创开发

 

《雪景寒林图》是天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也可以说是大陆唯一一件范宽的作品。专家普遍认为,天博藏的《雪景寒林图》是宋代的无疑。虽然其流传一度隐没,但历经变迁最终由清末工部右侍郎张翼的儿子张书诚先生捐给了国家,并经过了详细的鉴别和考证,被认为是“宋画中为当代无上珍品”。至于暗藏的署款,虽然学术界尚有争议,但是范宽一派的画法是没有争议的,因此也并不影响它的价值。

 

目前,全世界的博物馆都对文创产品的开发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观众也对此十分热衷。但是现在的文创靠博物馆自己开发和营销还是有所欠缺的,需要引入社会力量,形成专业的队伍来完成专门的开发。以《雪景寒林图》为例,目前天博还只在将画缩小,变成高仿真复制品,再转移到其他形态上,但是如果把它交给一个专业的开发团队,或许能够碰撞出更多的想法,取得更好的效果。

 

 

范宽 雪景寒林图轴(局部)

 

《雪景寒林图》引发的热点排队现象

 

尽管博物馆是面向民众的,但同时也应当考虑到相对专业人群的需要。普通公众看的时候是对作品的一种欣赏和感悟,以及对祖国传统文化的了解,但专业人员看来,还带着一种研究使命感和责任,这就需要博物馆做好分众服务了。

 

1918年的天津博物院了有一条专门的制度,向专业群体发放免费票,并注明来馆时间。此次,在“守望文明 百年荣光——天津博物馆成立100周年”的纪念展中也展出了这张免费票。或许,当时天津博物院的管理方法在今天也值得借鉴试行:博物馆面向大众的原则不能变,但是考虑到专业人员的需求,或许可以有一些其他的方法。

 

 

《雪景寒林图》前围绕的观众
 

 

馆藏文物的收藏和捐赠

 

 

天津区域内出土文物不多,如今天津博物馆收藏的重要文物,主要是传世文物(占收藏的95%以上)。而这些传世文物主要来源于社会捐赠。

 

文物捐赠



由于天津在清末民国时期的社会地位,此地造就了很多政治家、实业家和教育家。他们在天津干实业办教育,购地建房,形成了一个有经济实力、有人脉关系的特殊群体,并通过各种手段购买了大量社会上的传世文物,包括字画、瓷器、玉器,及一些历代的工艺品,收获了许多奇珍异宝。此外,末代皇帝溥仪在天津居住的6年间,为了维持小朝廷的花销,也变卖了一些宫廷文物。这些宫廷文物后来流落民间,被有实力的藏家收购。建国后,很多收藏家和他们的后代纷纷将这些文物捐给了国家,把家藏变成了国宝,也成就了如今天博庞大丰富的收藏体系。

 

 

天津博物馆藏敦煌经书

 

敦煌文献



天津博物馆藏敦煌文献大部分是周叔弢先生捐赠的。尽管天津博物馆离敦煌很远,但是其对敦煌文献收藏之多,全国少见,这是与天津的近代历史有关的。

 

敦煌文献虽被多次劫掠,但当时仍有一部分留在敦煌,清政府派军队押运到北京,押运军官即当时的清政府学部右侍郎李盛铎的女婿,他告诉女婿先把这些敦煌经书押运到他指定的某地,由他从8000卷中挑选了3000卷质量好的留下,并把剩下的绞断了重新拼凑成了8000卷交差。清朝灭亡以后,李盛铎在天津居住并贩卖写经,除日本花重金买了一部分外,天津当地的收藏家收购了一部分,这些写经如今大部分都收藏在天津博物馆。

 

 

张叔诚先生第三次向原天津市艺术博物馆捐献文物

 

甲骨收藏



天津博物馆的甲骨收藏主要来自天津文史馆首任馆长王襄等的捐献。在1889年,河南的文物贩子来天津出售殷墟出土的甲骨,当时很多人都不要,被王襄识别出了上面刻有商代的文字并购买了一部分,引起天津各个文物鉴赏家纷纷购买,这一部分甲骨大部分留在了天津,所以天博收藏的甲骨片大字多,保留非常完好。

 

商 月有食卜骨(王襄捐献)

 

“十大精品”陈列

 

在今年的5·18国际博物馆日,“动•境——中华古代体育文物展”获得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这与天津的文化环境和天津博物院的自身优势是分不开的。

 

主题选择



当时恰好是天津举办全运会的时间节点。博物馆要配合国家重大活动,举办相应的展览,是博物馆等文化宣传教育单位的职责。于是,天津博物馆在两年前就开始筹划这个展览,配合全运会在天津召开。

 

内涵呈现



“中国古代体育文物展”与以往的体育文物展不同。不仅仅是把一件件文物展出来,反映古代体育运动,还通过文物来展示中华五千年文明承载的体育文化的内涵。

 

该展览分为七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一个主题。例如射箭部分,古代射箭不单是为了打猎,其中还有礼仪的内涵,这就是需要博物馆呈现的内容;再如气功,在古代是一种健身的游戏,从搏斗开始,发展到百姓的日常生活,它的内涵是健身去病,与传统中医也有关。“中国古代体育文物展”第一次通过文物上的体育元素,展示了中华民族五千年体育文化的内涵。把体育文化的内涵扩大了。

 

内涵呈现



本次展览的文物之精,在同类特展中是较为少见的。在这个展览中,展出了很多的一级文物,包括宋代张择端的《金明池争标图页》,还有秦兵马俑,唐代舞马衔杯纹银壶等等。展出的文物非常精美,参展单位很多,而且都是文物大省博物馆的参与。

 

社教活动



为了配合展览,天津博物馆开展了很多的社教活动,特别是民间体育活动,如抖空竹、踢毽子、拔河、投壶等民间体育活动,作为公共教育的一部分在博物馆前的广场举行。此外,还举办了很多体育文化主题的讲座。

 

“中国古代体育文物展”展览现场

 

借地理之便与邻馆互动

 

作为天津区域博物馆中的“领头羊”,天津博物馆在藏品保护、展厅条件、历史、科研队伍建设等方面承担起了很大的引领作用。

 

文物保护



全天津市可移动文物的监测中心就在天津博物馆,负责整个天津市的各个馆的文物监测,在文物保护的各个方面进行检测、管理和指导。并且,在纸质类文物(文献,照片,书画)的修复、文物的鉴定人才、科研等方面,天博引领了天津市的行业发展,奠定了在整个天津市的博物馆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各馆联合

 

同时,天津博物馆也会与各个馆进行联合,并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以本次“守望文明 百年荣光——纪念天津博物馆成立100周年”为例,天博就从自然馆借了很多展品。再如美术馆,尽管它的业务相对独立,但美术馆隶属于天津博物馆,它的人事权和财务权都在博物馆。在与图书馆的合作方面,最密切的接触在于本古籍善本的保护,双方互相配合,完成了很多重要的工作。近年来,博物馆在公众当中的影响力有所提升了,配合媒体的宣传,希望能办的很好,也是天博今后的努力方向。

 

天津博物馆精品馆内观展的人群

 

“互联网+”、人工智能和科技的运用

 

目前,天津博物院主要通过新媒体和“互联网+”这些方式与公众建立联系。此外,也有把一些精品文物及其介绍,拍摄成短片,做成MOOC课程。同时,还可以在家通过手机看线上博物馆,有智慧语音导览,扫二维码就可以听相关的文物介绍。

 

固有展品和公众的连接
 

固有展品和公众连接主要有几个途径。首先,展览是最直观的一种方式,第二是出版物,第三则是博物馆的官方网站和手机线上博物馆,发布一些博物馆的藏品信息。此外,还有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以及讲座和儿童教育等公众参与的活动。

 

虚拟的藏品展示
 

虚拟的藏品展示目前天津博物馆做的还不多。首先,对于虚拟的观念,天博目前还比较保守。第二,费用的问题确实长期以来困扰和限制着博物馆的发展。因此,天津博物院现在虽然会陆续制作一些特展的网上展览,但是馆内目前仍是以展示古代文物为主。

 


天津博物馆精品馆内观展的人群

 

公众推广与娱乐化

 

博物馆面对的大众的原则不能变,但博物馆的引导方式不能变得娱乐化。博物馆对观众开发要有“度”,“度”不是限制观众,而是引导观众要有“度”。就此,天津博物院曾经拒绝过娱乐综艺节目的拍摄。我们认为,博物馆的公众性要有,但博物馆的导向不能娱乐化,不能为了“有趣”而忽视和抹杀文物本身的价值。对此,博物馆既不能“去娱乐化”,也不能“泛娱乐化”。

 

原文转载自:澎湃新闻

图片来源于原文

原标题:馆长对话·天津博物馆馆长陈卓|百年天博的变与不变

编辑:闲凝眄#Mark仔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7期
月刊|国际博物馆日,首届国际博物馆馆长论坛,清明上河图3.0……五月博物馆大事记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对博物馆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与祝贺的日子。同样的,博物馆人在5月份付出了诸多努力与辛苦,为观众带来各样活动与精彩的展览。
2018-06-04
第196期
百年天博 | 从官营陈列所到现代博物馆,一部近代中国博物馆的浓缩史
天津博物馆是中国近代规模较大、建立较早的公立博物馆,其前身——天津博物院,是在早期教育现代化浪潮驱动下应运而生的我国首家“公办民助”的综合性博物馆。其在中国近代博物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许多开创性的举措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2018-06-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