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粤护宝人:跨境“淘宝”需要怎样的眼力与触觉?

2018-06-21  作者: 宋金绪、杨逸 来源: 弘博网


 

6月9日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广东省文物局、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联合推出系列原创短视频节目《宝览南粤》,首期进入粤博探访这些“国宝”的传奇故事,迅速走红网端。截至6月12日9时,《宝览南粤》单集节目在全网点击量已超过300万。南方日报与此配合推出“南粤护宝人”系列报道,挖掘在南粤大地上征集、发掘、保护、修复文物的文博人故事。

 

位于广东省博物馆三楼的“广东历史文化陈列”展厅内,陈放着一批绚丽夺目的“洋货”:精美绝伦的广彩,巧夺天工的广雕,风靡一时的外销画……它们静静地安放在展柜内,历经百载时光的淘洗、万里海波的颠簸,却依然熠熠生辉,昔日十三行广船云集的盛景,再次浮现眼前。

 

珍贵的馆藏是“海丝”故事的讲述者,也是广东开放与兼容的见证人。它们得以“回家团聚”,离不开一群“幕后功臣”的努力。广东省博物馆陈列展示中心主任、研究馆员白芳就是其中一员,从2005年开始,她四处奔走,重点向欧美机构、藏家征集珍贵的外销艺术品。其中,在英国征集到的《清乾隆广州手绘农耕商贸图外销壁纸》更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征集工作前后十余年,是怎样的初心激励他们找寻异国他乡的文物?跨境“淘宝”需要怎样的眼力与触觉?让国宝“回家”又遇到哪些艰难?本期“南粤护宝人”报道将由白芳亲自讲述,带您走近博物馆背后的“寻宝人”,听听他们鲜为人知的“寻宝”故事。

 

初战告捷填补外销壁纸藏品空白

 

刚步入广东省博物馆工作不久,白芳便在业界小有名气。2003年,从中山大学历史系毕业不久的她,成为当时粤博招收的首位博士。

 

走进粤博的第二年,恰逢新馆在珠江新城奠基。经过研究论证,广东省博物馆将未来馆藏重点征集方向,定位在体现岭南文化、特别是广东海洋文明与海外贸易的文物上。初出茅庐的白芳,挑起了“广东历史文化陈列”展厅“扬帆世界”板块策展工作的大梁。

 

海上丝路故事的主角多是外销艺术品和水下考古出水的器物。“然而,当时国内市场几乎没有外销艺术品。学界对外销艺术品的认识也仅限于外销瓷,其余可以说是一片空白。”白芳说。为此,她将寻宝的线索转向海外,向欧美机构和藏家征集流散海外的外销艺术品。

 

英国的马丁·格里高里画廊(Martyn Gregory Gallery),以对中国外销画的收藏和研究蜚声世界,由外销画专家孔佩特(Patrick Conner)博士担任策展人。这家画廊每年都会在香港举办专题展会。

 

2007年,经香港同行的介绍,白芳发了一封邮件给孔佩特询问展会情况,“他寄来了展览图录,一看有好几件我们都很有兴趣,比如外销画和外销壁纸等,随后他给出相关文物的报价”。

 

为了让准备更充分,白芳一边与孔佩特反复邮件沟通,一边搜集意向文物的信息,同时报告粤博馆领导,“大家开会讨论,征求专家的意见,准备购买哪些文物,能承受的价格是多少等等”。

 

专题展会在香港中环的一栋写字楼中开幕了。2007年11月19日,在粤博时任副馆长莫鹏的带领下,鉴定专家和白芳等人一起前往香港。按照粤博的规定,在征集文物时,鉴定专家要看到实物,现场给出意见,同时实行一票否决制,即使有一位专家质疑或者不同意,就无法征集。

 

香港研究外销画的两位专家丁新豹和刘凤霞也来助阵。经过专家一致首肯,当场征集到乾隆年间的《市井风情图》外销壁纸、两幅《十三行风光》、一幅《黄埔风光》外销画、一套外销玻璃画等,共计8件(套)。

 

白芳初战告捷。这是广东省博物馆首次打通境外征集文物的渠道。《市井风情图》成为国内博物馆首次入藏的外销壁纸实物,外销玻璃画也填补了馆藏空白。这批文物为十三行研究提供了难得的实物证明。

 

力排众议购回珠江版“清明上河图”

 

新的线索不断传来。2007年底,孔佩特告知白芳,著名外销画家煜呱(Youqua)的《广州港全景图》外销画现身市场,该作长达两米。“煜呱的作品本身就很有名,这么大的尺幅更是罕见。”名画发现的消息打动了白芳,然而,好些专家却认为外销画只是商品,艺术价值不高,不同意征集。

 

白芳并没有退缩,她认真备课,力排众议,说服有关专家。“全景图蕴含的历史价值很高,描绘了1845年前后的十三行全景风光,在当时非常罕见。”

 

丁新豹和刘凤霞再次出马,予以支持。

 

专家初步同意征集后,白芳立即与孔佩特洽谈:对方把文物运到香港,粤博到香港看到实物后再最终确定;如果粤博不购买,则承担运费、保险等费用。

 

很快,白芳和粤博的专家再次来到香港,在一家艺术品公司的仓库中见到了这幅《广州港全景图》。当晚,专家达成一致,准备征集。

 

第二天上午,白芳带着专家又来到仓库中,这次主要是谈判价格。经过一番还价,最终以100多万元人民币成交。

 

申报程序也让《广州港全景图》入藏颇费周章。当时,粤博尚未取得文物进口减免税的资格。为节省关税等费用,团队先后请示广东省文化厅、国家文物局、中国海关等部门。在这份请示报告中,专家给出的文物级别是国家一级。

 

《广州港全景图》在2008年12月顺利“回家”。它以精湛的洋画技巧,详实记录1840年代的广州风貌,为同时期国内其他城市所罕见,堪称珠江版的“清明上河图”。在广州,经过更大范围内的专家讨论,《广州港全景图》最终被评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差点谈崩最珍贵文物最后半卖半送

 

从征集外销艺术品的成功案例中,白芳不断总结“淘宝”经验。通过孔佩特的介绍,白芳海外“淘宝”的朋友圈不断扩大;而英美的多家艺术品公司开始主动提供线索。

 

2011年4月,阿特比利特公司推荐了一套外销壁纸图片,抓住了白芳的眼球。壁纸高约3米,共由12幅组成,总面积约有40平方米,十分壮观。清代广州农耕商贸的场景在壁纸上栩栩如生。这让嗅觉敏感的白芳顿时兴奋。

 

根据收藏记录,这幅壁纸来源于英国约克郡一级历史保护建筑——夏活庄园大宅(Harewood House)。对方开出了1000多万元的高价。

 

白芳和同事们冷静应对,立刻对文物的身世大“起底”:这幅作品全称为清乾隆《广州手绘农耕商贸图》外销壁纸,是夏活伯爵拉斯切利斯家族(Lascelles Family)旧藏。文献记载,亨利·拉斯切利斯是东印度公司商船“约克号”的船长,曾在1741-1748年三次乘“约克号”到访广州,这套壁纸是亨利“海淘”所得的商品之一。“中国风”退潮后,夏活伯爵后人把这幅壁纸从墙上撤下来。直到20世纪初,这套被亚麻布捆起来近百年之久的壁纸,才“重现江湖”。

 

“我们不但要对壁纸的来龙去脉、学术价值、历史价值研究透彻,还要做好谈判方案。”当年8月,白芳和同事们征得专家的初步同意,并向上级部门报告。经研究,当即决定,先让英国公司把文物运到香港,当面商议。

 

三个月后,白芳和专家又一次来到香港某艺术品公司的仓库中。焦点集中在价格上。阿特比利特的老板派出一名华人代表与专家团队谈判。

 

“对方坚持不肯让步,从下午一直谈到晚上,没谈成”。白芳等人回到住宿的酒店中辗转反侧,甚至做好了谈不成就承担运费的最坏打算。

 

第二天,白芳和专家干脆直接找到老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对方更希望让公立博物馆收藏,我们告知对方,以后要做展览,面向社会公众展出,会好好保藏。同时,还可以给对方捐赠证书。”

 

这位老板被说服了。于是,就以专家鉴定的价格成交,“和原来的报价相比,几乎相当于半卖半送”。

 

《广州手绘农耕商贸图》外销壁纸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迄今为止,这套壁纸是中国文博界收藏的最大最完整的清代外销壁纸。

 

努力发掘还原外销艺术品地位

 

在香港,每年10月前后都会有一场古玩及艺术品博览会(Fine Art Asia),从2005年到2014年,白芳几乎每年都去香港1—2次参加博览会,有时也有意外惊喜。

 

2013年10月,粤博馆长魏峻率鉴定专家和白芳来到香港参加展会,此行主要是冲着马丁·格里高里画廊的外销画来的,无意中发现英国Gibson古董店在出售一套12幅纸本水粉制茶图,每幅均高34厘米、宽45厘米,描绘了茶叶从播种到出口运输的全过程,活灵活现。而且是清代乾嘉之际的作品,时代早,尺幅大,画工精细,是同类外销画题材中的精品。

 

鉴定专家当场给出意见,办理成交手续。“这组外销画逼真写实地以图像形式纪录了广州外销茶从栽培、种植、采摘、加工、收购到出口的各个环节,为我们深入开展茶叶贸易史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图像印证资料,是一批具有相当艺术价值和珍贵史料价值的文物。”

 

水下沉船的出水瓷器也是粤博重点征集的方向。2013年4月,魏峻得到线索,瑞典人史坦的南海海洋考古公司与马来西亚政府合作,打捞了多艘沉船,手中有比较多可以出售的海捞瓷,主要是明代瓷器。

 

“有的专家一听说是海捞瓷,就撇撇嘴,他们觉得官窑的瓷器才有价值”。白芳则认为,这些海捞瓷是海上丝绸之路文物,从年代上说,有的是明代万历晚期的沉船,与万历早期的南澳Ι号互为参照,对于讲好海丝故事很有帮助。

 

提议通过后,魏峻带着鉴定专家和白芳一起赶到马来西亚,“专家当场同意”。这次,粤博一共征集了100多件瓷器,花了100多万元人民币。2015年,“牵星过洋——万历时代的海贸传奇”展览在粤博展出,其中相当一部分展品就来自这次征集。

 

从2005年到2015年,白芳和同事一起,累计征集近千件外销艺术品和外销瓷器,为广东省博物馆讲述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提供了大批实物。截至2016年底,粤博收藏有外销艺术品30余种,总数超过2万件。这些文物已成为粤博最具特色的馆藏。

 

最让白芳感到欣慰的,还是通过他们的努力,让外销艺术品应有的学术地位得以还原:“在照相机普及前,外销画就是当时的‘手绘照片’。它不但留下那个时代的城市风貌,也让东西方两个世界借此展开对话。”

 

来源:南方日报(2018年6月15日,记者宋金绪、杨逸)

图片来源于南方日报、广东省博物馆

原标题:《穿越大半个地球去“淘”宝》

编辑:Mark仔;大侦探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7期
月刊|国际博物馆日,首届国际博物馆馆长论坛,清明上河图3.0……五月博物馆大事记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对博物馆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与祝贺的日子。同样的,博物馆人在5月份付出了诸多努力与辛苦,为观众带来各样活动与精彩的展览。
2018-06-04
第196期
百年天博 | 从官营陈列所到现代博物馆,一部近代中国博物馆的浓缩史
天津博物馆是中国近代规模较大、建立较早的公立博物馆,其前身——天津博物院,是在早期教育现代化浪潮驱动下应运而生的我国首家“公办民助”的综合性博物馆。其在中国近代博物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许多开创性的举措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2018-06-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