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去西安,这是你最值得带走的土特产

2018-10-19  作者: D-ninth 来源: 弘博网

“其实李健没说,但是如果他有一天真得看见,应该也会为这本日历拉票,毕竟这真得是独一无二最有价值的土特产了——2019《陕博日历·丝路辉煌》。”


1539913684311162.png


作为《陕博日历》家族的老二,这本日历肩负着更大的期望与使命。今年5月,由陕西历史博物馆(以下简称“陕历博”)、甘肃省博物馆(以下简称“甘博”)、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以下简称“青海省博”)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共同提出的西北博物馆文化产业联盟成立,此次2019《陕博日历》,将主题确定为“丝路辉煌”,则扩大了内容选择的时空范围,丝路沿线博物馆或者说西北不少博物馆都可以参与进来,也是联盟的第一个成果。


据日历撰稿总负责人、陕西历史博物馆保管部副部长贺达炘介绍,2019《陕博日历·丝路辉煌》其实立项于今年年初,5月后将文物遴选范围调整,扩大到西北五省的博物馆。这也得益于陕历博在丝绸之路博物馆联盟合作框架下多次举办丝绸之路文物展览的经验,同时积极协调沿线博物馆资源,并组织专家学者,挑选文物图片,撰写文字条目,用严谨地态度打造出了这本向辉煌丝路致敬的日历。另外,依旧保持了日历的双语做法。


《丝路辉煌》以丝绸之路为线索收录文物,从西安出发,沿着丝绸之路一路向西,遴选出了来自于陕西历史博物馆、甘肃省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敦煌研究院等丝路沿线17家博物馆收藏的三百多件文物,能够充分地反映丝绸之路上政治、经济、文化等主题,图文并茂地向世人展示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与灿烂成就。同时,西安大雁塔、鸠摩罗什舍利塔等不可移动文物也被收录其中,让日历所呈现的丝路元素更加丰富、立体。 


那一个个的方块字


除了文化载体的文物,日历最直接的功能是代表日期的那些文字。而收藏人类见证物的博物馆日历会如何呈现这几个字呢?《丝路辉煌》从学术性、艺术性、实用性三个维度来给出了答案。


学术性——考虑到书法的学术性支撑,日历集字以书法史脉络为依据,从殷商、甲骨文、金文开始,一直到北宋时期的名家名作;字体体例上从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行书、草书都有涉猎,几乎涵盖了书法史上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


艺术性——2019《陕博日历》的字体丰富性远胜以往,兼具欣赏性,其中涉及典型唐代草书墨迹、不常见的简帛书,及不少人衷爱的宋徽宗赵佶的瘦金体,如钟繇(yao)的《宣示表》、王羲之的《兰亭序》、王献之的《廿九日帖》、怀素的《自叙帖》、孙过庭的《书谱》、米芾的《虹县诗》、苏东坡的《寒食帖》宋代的《淳化阁帖》等,涉及碑刻、造像以及大量的墨迹。



实用性——所有的字都用行书手写标明出处,也考虑老百姓不容易接受这个民俗习惯,舍弃了跟墓志有关的内容。


大馆带小馆,共谋文创路


“我们虽然馆小但好东西不少,只是缺少专业的人才来做文创,用陕西话说这叫‘有馍没牙’。”昭陵博物馆馆长张志攀在丝路沿线博物馆协调创新发展座谈会上说到。这是日历发售仪式之后,陕西历史博物馆举办的文创内部座谈会。



张志攀所在的昭陵博物馆,依托唐太宗昭陵而建。作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陵园,十几年间昭陵陵区内出土了大量的珍贵文物,极大的丰富了昭陵博物馆馆藏。但张志攀坦言,受限于礼泉县的地理位置,博物馆的发展受到较多制约,也没有能力去触碰博物馆文创这个当前的热点,这是小博物馆普遍面临的问题。


相对于昭陵博物馆,甘肃和青海两家省馆情况略胜一筹,但据两馆副馆长所说,受制于所在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他们也存在着“有馍没牙”的情况。


“甘肃是丝绸之路的黄金走廊,所以丝路主题的文物也是甘博非常重要的收藏。”甘博副馆长史册说。她坦言受阻于各方面原因,甘博在文创方面也起步较晚。尽管一年多来有一定成绩,也存在着产品种类和销售渠道单一的问题,破解难度极大。


青海省博物馆副馆长元旦尖措直言青海省博物馆如今面临着资金不足和参观人数不足两大难题,两者与博物馆文创发展形成了恶性循环,因此元旦尖措在座谈会上呼吁,陕历博作为有人有渠道的博物馆,在发展文创方面有着更多的优势,希望未来的文创发展,能如此次日历一般,带领西部一众中小博物馆共同探索。



破解西北沿线博物馆普遍存在的“有馍没牙”问题,陕历博副馆长庞雅妮结合陕历博近年来的实践经验,介绍了陕历博的馆企合作模式,把博物馆的藏品及研究资源和企业的资金、市场渠道相结合,二者优势互补。具体以陕博日历为例,谈及陕历博与陕西华夏文创有限公司之间“渐入佳境”的合作,并希望未来能给社会和公众提供更多喜闻乐见的文创产品。另外,庞雅妮表示,未来陕历博愿意加强西北五省区博物馆的合作与沟通,如在馆内开设专柜销售西北五省区博物馆文创产品等。


尽管文创发展的体制难题还未破解,但确如张志攀所言,当前博物馆文创发展迎来了政策的利好时期,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博物馆都要乘风去发展文创。文创作为博物馆的一项业务,其目标也是传播博物馆文化,这是文创工作不能忽略的社会效益,如陕历博请保管部副部长贺达炘任日历总编纂,严谨地去打造日历,即是如此。但不少中小博物馆受限于各种客观条件,缺乏文创发展的内外部条件。因此,正如昭陵博物馆和青海省博物馆等提出的,希望陕历博大馆带小馆,共同探索文创,对不少中小博物馆而言,是一个可以不错的选择,此次的陕博日历,可谓一个尝试和范本,博物馆文创发展不能舍本逐末。你觉得呢?





图片来源:陕西历史博物馆

作者:D-ninth

编辑:oneman#D-ninth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1期
博物馆开不下去了怎么办?
作为公共非营利机构的博物馆,在何种情况下可以终止运营?又该如何终止?在终止运营后,博物馆的资产,尤其是馆中藏品应该如何处置?
2018-08-31
第210期
博物馆观众留言去哪儿了?
在博物馆当中真的有人在专门处理留言吗?留言册中都记录了哪些内容?什么样的留言形式更吸引人?
2018-08-27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