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复杂与多元,学术与公众,学术顾问眼中的湘博古埃及展

2018-12-03  作者: 弘博网 来源: 弘博网

作为湖南省博物馆(以下简称“湘博”)2018年度又一巨制大展,“法老·诸神·木乃伊——古埃及文物特展”是湖南省内举办的首个古埃及文明主题展览,也是新湘博开馆后引进的首个境外文物大展。本次展览甄选了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馆馆藏的230余件文物精品,跨越古埃及前王朝时期至罗马帝国时期4000余年,包括狮身人面像、动物及人形木乃伊、陶器、化妆用具、青铜及石雕像、石棺、木棺、石碑、大型石刻神像等难得一见的珍贵文物,力求解读古埃及独特的社会生活、宗教信仰、丧葬文化和辉煌的艺术成就。

展览现场

在为期两个多月的展出中,此次展览吸引了大量观众走进湘博,开启了一段古老而灿烂的古埃及文明之旅。如今,展览已经悄然进入倒计时阶段,作为继河南博物院、山西博物院和辽宁省博物馆后的第四站,湘博的此次展览是否达到预期的效果?是否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弘博网联合湘博,特别邀请此次展览的四位学术顾问,从展览主题、诠释、亮点及提升四个方面出发,分享他们的观展体验。

学术顾问介绍

李晓东

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教授,埃及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埃中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中国世界上古史学会理事,中国社科院外国考古中心客座研究员,埃及苏伊士运河大学客座教授,哈尔滨工程大学客座教授。著有《埃及历史铭文举要》(商务印书馆)、《古代埃及史》(第二作者,商务印书馆)、《古代文明的金字塔》(辽宁大学出版社)、《神秘的金字塔太阳船》(天津人民出版社)、《古埃及之谜》(陕西师大出版社)、《古代埃及》(首都师大出版社)等著作。

颜海英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古代东方文明研究所所长,比利时鲁汶大学古典学系博士后,曾任埃及开罗大学考古学院访问学者,学术专长为埃及学,有《古埃及文明探研》等专著和多篇学术文章。曾主持2002年9月中央电视台《金字塔考古行动》节目,担任2003年国家博物馆《古埃及国宝展》、2005年国家博物馆《古埃及木棺石刻展》、2006年世界美术馆《伟大的古代文明》的专家顾问。

蒲慕州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台湾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香港中文大学人文学科研究所比较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主任、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学部主任、研究教授。研究专长是古代埃及史、中国古代宗教社会史,以及比较古代史。曾在台湾“中央研究院”及美国加州大学、哥仑比亚大学、葛林耐学院等地工作教学。是少数能够从事埃及学及汉学研究的中国学者,近来亦致力于比较古代史的研究。

黄咨玄

香港中文大学历史学博士,广州市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研究员,国际埃及学家协会会员,美国埃及研究中心会员,研究方向是埃及古王国艺术、中国汉代艺术、比较美术史、视觉叙事、上古世界美术史、艺术与认知心理学、古两河流域艺术。

共话展览

展览主题

此次湘博展览通过“尼罗之歌”、“多元信仰”以及“不朽传奇”三个单元,从居民生活、神话信仰与丧葬文化去展示古埃及文明。对于这样的选择与安排,您有什么看法?

李晓东

首先,这与借展单位——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馆的馆藏类型有关。由于埃及曾一度被罗马帝国统治,且罗马人对古埃及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也使大量的古埃及文物被搬运到罗马,如日常生活用品、石碑、神祇和法老的雕像、木乃伊以及具有重要意义的莎草纸文本等,这些文物基本反映着古埃及人的生活、信仰与丧葬文化;再者,由于古埃及没有史官,其历史并没有完整的文字记载,都是通过后人在考古所获文献及文字材料的基础上所重建的,因此从生活、信仰及丧葬三个方面入手,基本囊括了古埃及历史中最为重要的一些内容,淡化历史的复杂性,突出其多样性。


颜海英

此次展览对于主题的选择与安排基本反映了现在历史研究对于普通大众生活的关注。二战以后,历史研究在关注对象的选择上发生了一次转型,之前多为有关帝王将相的传统内容,如今则更注重以普通大众日常生活为中心的历史研究,不再强调上层的宏大叙事,而是向下关注丰富多彩的另一面。此次展览的选择、安排便代表着这样一种历史研究的转向。

蒲慕州

此次展览的主题是根据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馆提供的展品与资料所进行选择的,其设计初衷有意淡化古埃及历史的复杂性,而突出其多样性。观众可以在多元维度下,从生活、信仰及丧葬文化三个方面,了解一个内涵更加丰富的古埃及文明,


黄咨玄

因为意大利都灵埃及博物馆对于展品的展出有不少严格的要求,除了对文物的考量之外,更多是对于文物陈列组织方面,所以湘博对于展览主题进行这样的安排,是非常不错的。

展览诠释

作为埃及学专家,您觉得此次展览在诠释上是否实现了学术性与大众性的平衡?

李晓东

湘博作为此次巡展的第四站,吸收了前三站的经验,在展览主题、分标题以及展品的具体解说都加入了自己的原创内容,在展品基本一样的情况下,强调自身在此次展览诠释上的侧重点。在展览之外,湘博邀请学术顾问在展前对馆员与志愿者进行了学术上的培训,几乎详细讲解了展览中的每一件展品,这应该是过去所没有的创举;同时,湘博还邀请四位学术顾问开展面向大众的讲座活动,向公众传递更多与古埃及文明相关的知识。总体而言,此次展览应该说是在学术性与大众宣传之间实现了比较好的平衡。


颜海英

此次展览基本上实现了学术性和大众性的平衡。但由于此次展览为引进展,意方在展览策划、设计的过程当中,对于中国文化以及中国观众的感受缺乏足够的考虑,在文化上的对比与参照有所不足,在引起中国观众产生共鸣方面有所欠缺。总体而言,展览在诠释上较好地平衡了学术性与大众性,但仍然有提高的空间。


蒲慕州

此次展览在意方提供前期策划初步思路和素材基础上,参考了前面三个巡展馆的部分内容,加入了大量原创内容,更加适合本地观众的文化情况,使本地观众更好地理解古埃及文明,很好地把握了学术性与大众性的平衡。

黄咨玄

此次展览的布展做得很用心,基本兼顾了大众教育与自身展览设计的特色。但比较可惜的是没有出版展览图录。当然,这无疑会给湘博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

展览亮点

此次展览是否带给您一些惊喜?发现了哪些值得称道的亮点?

李晓东

特别值得说的是,这次湘博在展览宣传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努力,包括电视、广播、报纸、网站等多种平台媒体都加入了对此次展览的宣传中来,可以说是目前四站中宣传力度最大的一次,在吸引更多新观众走进湘博的同时,也使展览信息更为有效地传播,使人印象深刻。

颜海英

由于都灵埃及博物馆拥有大量精美的馆藏,因此此次展览中的文物从精美程度到学术价值都令人感到惊喜。其中,最让人感到惊喜的便是之前未曾发表的《亡灵书》,其书写在纸莎草卷上,长达3米,还原了30章节的内容,内容非常丰富,极具学术价值。除《亡灵书》之外,此次展览还展出了大量木乃伊,在国内埃及展中也实属罕见。展览在设计方面也十分专业,为观众营造出了一个身临其境的观展氛围。总而言之,此次展览从文物的精美程度,到学术价值,再到展览设计,都是历年来最为优秀的埃及展览之一。

《亡灵书》

蒲慕州

湘博的此次展览在吸引观众方面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为观众带来了很好的视觉呈现效果。比如湘博门口所矗立的两座阿努比斯神像,根据古埃及壁画及神像元素复原的神庙门阙,以及展厅内伊斯纳库努姆神庙的复原等,为观众营造出了古代埃及的神秘氛围。

阿努比斯神像

内伊斯纳库努姆神庙的复原

黄咨玄

湘博为了增加观众的观展体验,在展示陈列部分进行了很多努力,比如“木乃伊+棺木”的展示便十分理想,感到非常惊喜。此外,展馆内造景方面也非常用心,想必让观众印象深刻。

木乃伊


展览提升

对于此次展览,您认为还有哪些部分可以做得更好?

李晓东

此次展览非常成功,但也存在一定的提高空间。此次展览为引进展览,意方对于展览的内容、形式都有着较为严格的规定,包括每一个展板的背景颜色都有所指定,使得中方学者的参与度有限,导致展览诠释对于中西文化在审美、观念的差异考虑方面有所欠缺。如果之后中方学者能更多地参与到展览的策划中,与意方学者共同探讨,在展览中实现中国文明与古埃及文明的对比,将最新的学术研究成果展现在展览中,会有助于帮助中国观众更好地理解古埃及人的思想观念及行为举止,呈现出更好的展示效果。

颜海英

此次展览虽为中意合作展览,但意方对于展览主题选择与形式安排都有着严格的规定,使得中方参与度有限。作为一个合作展览,应该让双方都参与到展览的策划与设计中,比如将古埃及文物与中国文物进行对比,展开两个文明之间的对话,但很遗憾这次展览没有实现这一交流。去年,上海博物馆和德国柏林国家博物馆在柏林新博物馆合作举办了“中国和埃及:世界的摇篮”,展开了跨时空的文明对话,是一个很好的创意与尝试。希望之后在中国的埃及展也不只是单纯地展出古埃及的文物,也能实现古埃及文明与中国文明之间的交流。

蒲慕州

此次展览在各方面的呈现都非常不错。由于古埃及文明与中国文明是两种差距非常大的文化系统,将其带入中国文化的语境让中国观众去理解实属困难,比如古代埃及的宗教信仰与中国是完全不同的,很难去进行对比。但展览后段关于丧葬的部分可以进行一些比较,结合湘博现有陈列,引发观众思考木乃伊与马王堆的联系,思考古埃及文明与中国文明在丧葬文化上的一些异同。总之,这个展览激发了观众对于古埃及文明的兴趣,增强了对古埃及文明的熟悉度,这本身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黄咨玄

如果此次展览能在展览后端安排一个部分,让观众对中国早期的墓葬、宗教、文化和古埃及文明进行比较,可能会带来更好的观展体验。毕竟,“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便在隔壁厅进行展出。


结语

在采访过程中,四位学术顾问都对湘博的“法老·诸神·木乃伊——古埃及文物特展”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此次展览在展品质量、内容设计、形式设计、制作布展、宣传教育等方面都堪称出色,在抓住中国观众对于古埃及文明强烈好奇心的同时,也承担了对于正确知识传播的责任和担当。但正如学术顾问们所说,由于此次展览为引进展,且意方对于展览的内容、形式都有着严格,使得中方学者在展览策划的过程中参与度有限,也使此次展览抱有些许遗憾。

总体而言,此次展览建立在学术基础之上,从生活、信仰 及丧葬文化三个方面为观众展示出古埃及文明的全貌,同时配以多渠道的媒体宣传及多样化的社教活动,让观众得以了解、熟悉古埃及文明,这本身便是一种成功。

据了解,此次“法老·诸神·木乃伊——古埃及文物特展”将于12月5日闭幕,还没看展的你还不快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文章整理自采访录音

部分图片来自湖南省博物馆

作者/编辑:大侦探#D-ninth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6期
保持与当代社会的相关性,观众参观体验对博物馆的最终测试
博物馆了解观众、企及社区群落至关重要,观众参观体验是对任何博物馆成功与否的最终测试。
2018-11-08
第215期
如何处理没有把握的展品?——博物馆展出赝品所引发的争议
当博物馆出现没有把握的展品或者赝品的时候博物馆如何处理?一场博物馆展出赝品所引发的争议由此产生。
2018-10-25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