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和氏设计张郁:如何让观众爱上博物馆

2019-01-07  作者: 弘博网 来源: 弘博网

苏州陆墓的黄泥优质,且经过多次工序,花费一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成为砖块,又因其细腻坚硬、质量最优,敲之作金石之声,称为“金砖”,永乐皇帝赐名窑场为“御窑”。


而后,金砖搭乘漕船经过运河离开江南小镇,进入皇家,由物成器。自后几百年的时间,无数块金砖肩负使命,聚集于此;但随着清王朝的衰落,烧窑业逐渐没落,它们目睹了王朝的兴衰、政权的更迭和历史的变迁。


随着苏州御窑金砖博物馆的成立与开放,金砖与其1000多个伙伴重逢,在这里,它们转变身份,为公众讲述,历史的跌宕、故事的生动、匠心的传奇和城市的记忆,实现自器为鉴的文化之旅。

苏州御窑金砖博物馆是“苏州和氏设计”众多成功案例之一,自成立以来,面对博物馆行业,这支团队有着怎样独特的设计理念?在第八届“博博会”期间,弘博网与苏州和氏设计营造股份公司总裁张郁进行交流,为我们讲述全新的博物馆设计理念。

和氏设计:新时代 新征程

和氏设计在本届博博会提出一句口号“一切为了记忆”,张郁认为,博物馆之所以能够与观众建立联系,其原因与记忆的复苏与复活,情感的沟通与互动有着很大的关系。因此,这支团队反复践行的是通过博物馆这一载体,借助通俗易懂的表达方式让观众爱上博物馆,让博物馆变得好看、好玩、好记、可传述。

针对本届博博会主题——“博物馆:新时代 新征程”,张郁有着另一种解读,即“新要求 新思路”。新要求意味着要适应新环境并与时俱进;新思考代表着新思考、新做法、新探索和新实践。作为博物馆,如何让馆藏说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也就是博物馆作为文化传播媒体的再认识;如何让展陈激活记忆、共鸣情感,也就是博物馆彰显文化体验功能的再思考;如何让博物馆从文化设施变为文化生活方式,也就是博物馆满足文化消费心理的再探索。

新思维则包括传播思维、文旅思维和消费思维。

1、传播思维

传播思维就是要解决博物馆和博物馆展陈之间区别的问题,博物馆是建筑、是馆藏、是研究、是保护,但博物馆展陈却是沟通、交流、互动。

2、文旅思维

文旅思维就是对博物馆的定位再来探索,旅游不仅是观景和拍照,更深层次的包括通过博物馆来进行文化体验、生活场景重置和角色重置。

3、消费思维

消费思维诉求的不是物质消费而是情感消费,对于这一类消费形态,实际只有博物馆是最具备条件的。要把参观博物馆变成一种生活方式,满足精神消费的需求。

正是基于此,和氏设计在博物馆展陈设计创作中试图以空间传媒思维解决博物馆的形态,以文旅融合思路介定博物馆的文态,以文化消费思考创新博物馆的业态。所谓三思后行,三态更新,这就是和氏设计在尝试的做法。

深圳方志馆

换个思路设计博物馆

张郁表示,“换个思路设计博物馆”的设计思路的产生是基于对博物馆的认知,也就是以什么角色看待博物馆的问题。对于参观的人来说,看重的是有效信息的获得。博物馆的物可以从两个层面解读,一是馆藏二是展品。馆藏重研究,而展品重在信息传达,因为每一件物都是历史信息、文化信息和审美信息的载体,展陈的目的实际上就是通过这些物的解读将我们阶段性研究成果通俗易懂地表达出来。所以,研究重在科学严谨,但要进行大众传播的时候就要尽可能的生动有趣,让人看得懂、记得住。 

同时,正是这种受众接受传播的认知,在博物馆展陈的设计上更注重从叙事体系的构建去重新空间、展品和表现手段这三者的关系,就像拍纪录片一样。只是博物馆是空间定格的纪录片,是以空间为线索的讲诉体系,也只有这样,博物馆在文化传播上的沉浸感、对话感、真实感和参观者的角色感才是其他传播手段所无法比拟的。任何一个参观者在参观过程中都是会不自觉的自我角色定位,是旁观者还是对话者,从某种角度上决定了一个馆受欢迎的程度。

丝绸之路博物馆

当谈到“博物馆为什么需要改变设计思路”时,张郁表示,以往的博物馆在布展上过于学术化,而展陈空间也只考虑室内空间装饰和展品摆放,缺少整合者和展陈创作者。实际上博物馆展陈设计需要跨界整合。和氏设计希望成为这样一个创作者,把空间、叙事、传播三者统合起来,就像是博物馆设计在拍大片,编剧、导演、摄影、美工、剪辑、技术、学术支持都有,但他们却又都是统合在一个体系之下的。所以对于博物馆来说,要选择的是导演是编剧,而不是一个室内装饰公司或美术设计公司。

一座城市,三座馆

在谈到和氏设计的未来规划时,张郁表示最重要的是要探索学会用“情”字、用空间语言来讲述历史背后的故事。“情遇博物馆”一直是和氏设计所推崇的,他们认为,情是我们倡导的博物馆创作方法,遇是对于参观者心理的把握。

情节叙事

不能就学术而学术,要有叙述逻辑,有故事心态,引人入胜,把握好语境——内容空间化;

情绪参观

参观要有节奏,有高潮、有铺垫,有转承启合。博物馆的展线能够尝试从单纯的空间动线思考转向心理动线的思考

情感消费

让参观过程就是一个完整的消费过程,消费不能简单理解为买东西,而是满足需求的体验,感同身受

情怀共振

历史文化的传承正是来自于记忆的鲜活,个人记忆与集体记忆的融合。

黎里古镇

正是有了这五情,使得人与博物馆之间有着“似曾相识故人来”的亲切感,有多次参观博物馆的欲望,这或许才叫真正的把博物馆带回家。

博物馆是客厅,一个地域的地域文化客厅。我们一直说,一座城市要有三座馆,城市馆读懂梦想、历史文化馆留住乡愁、博物馆激活文脉记忆。客厅,谁不愿意来坐坐?其实和氏的这种思维完全可以衍生至历史文化功能区的复活,因为思路是一样的,因为我们在创造一种生活方式:美学体验经济。和氏希望以打理自家客厅的谨小慎微去探索为城市或一个地域创造美学体验经济的可能。


图片来源于苏州和氏设计营造股份公司

编辑:西北锅巴#云梦泽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让博物馆走进公众的“馆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论坛暨弘博网通讯员大会”举办,围绕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这一议题展开沙龙讨论。
2018-12-10
第218期
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2018-12-0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