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纶造化——中国民族织锦文化特展》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开展

2019-03-06  作者: 中国民族博物馆 来源: 弘博网

2019年3月5日,在全国两会召开的喜庆时刻,由中国民族博物馆和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联合主办的《经纶造化——中国民族织锦文化特展》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拉开帷幕。开幕式当天,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常务副馆长曾祝、副馆长刘华彬,中国民族博物馆副馆长张志文和来自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北京服装学院等高校的数十名专家学者出席了展览学术研讨会!1.png

与会嘉宾和观众参观《清代五彩缂丝织孔雀羽龙袍》展品

中国民族博物馆副馆长张志文介绍到:“经纶”最初的意思就是在织造之前先整理丝线、理出丝绪,是纺织工艺中最为复杂,技术含量和价值也很高的工作,“其价如金”。在我国少数民族地区,仍旧保持了各具特色的织锦工艺,并且形成了本民族独特的花纹图案,非常有辨识度。中国民族博物馆现征集有16个民族的1000余幅织锦。本次展览,精选了16个民族、18个锦种的150余幅精品织锦,其中有一批青海出土的古代织锦,年代从魏晋至隋唐,还有珍贵的缂丝龙袍、精致的云锦《九龙图》等珍贵藏品,精心为首都社会公众特别是妇女儿童打造一场视觉艺术盛宴,也是中国民族博物馆和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联袂送给首都广大妇女儿童的节日礼物!

微信截图_20190306134852.png

土家锦织机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杨阳教授认为:在万物复苏、百花盛开的春季,中国民族博物馆与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精心打造的《经纶造化——中国民族织锦文化特展》,以丰富多彩的民族传统织锦展现中国多元化的民族艺术之美,赏心悦目,流光溢彩。她认为,民族传统织锦也将以顽强的生命力,在新时代发挥更大的美化生活的作用,增强各民族群众的文化自信与国家认同。

中央民族大学民族服饰研究所所长祁春英教授认为:中国少数民族的纺织技艺在世界上独树一帜,中国四大织锦之一壮族的壮锦(史称“僮锦”),以及维吾尔族的艾德莱丝绸(史称“胡锦”),藏族的氆氇(史称“吐蕃锦”)等,都曾经在一带一路的国际文化大交流中享有盛誉。

微信截图_20190306134908.png

展厅内景

北京服装学院王羿教授认为:中国民族文化璀璨,服饰手工艺是各民族人民智慧的结晶。由于地理环境的差异,人文经济环境的不同使得中国的民族文化发展呈现多样性。从中国各少数民族现存的织锦形态可以清晰地了解到人类纺织史的进程,堪称“活化石”。椰风海韵下的黎族妇女以踞腰织机织造黎锦的画面再现了云南普宁石寨山一号墓出土的贮贝器中战国时期的纺织场景。景颇族织锦、傣族织锦、壮族织锦、土家族织锦从制造技术、纹样、色彩都体现出独特的魅力,汉民族的缂丝可以织造最复杂的画面,云锦、蜀锦等工艺是汉民族纺织技术最杰出的代表。在民族文化复兴的新时代,通过对传统民族织锦工艺的研究和传播,使之融入当代生活,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弘扬民族文化,民族织锦在色彩、图案、工艺上都将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4.png

展厅内景

学术座谈会由中国民族博物馆展览部主任覃代伦研究员主持。他总结到: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中国民族织锦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代代相传的文化基因符号,从“一带一路”峰会上最高领导人提到的明星文物汉代鎏金铜蚕,到唐代黑石号沉船,再到德国科学史家李希霍芬提出闻名世界的“丝绸之路”,都见证了文化强则国家强,文化兴则国家盛。这个学术座谈会,也是“一带一路”语境下成功的学术案例。

据悉,展览起止时间为3月5日——4月15日。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让博物馆走进公众的“馆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论坛暨弘博网通讯员大会”举办,围绕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这一议题展开沙龙讨论。
2018-12-10
第218期
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2018-12-0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