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岸美术馆×蓬皮杜中心,打造共同运营的文化交流模式

2019-11-07 来源: 弘博网

2019年11月8日,上海西岸美术馆(West Bund Museum)将正式向公众开放,与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进行的为期五年的展陈合作项目也同时正式开放。

11月5日下午,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与徐汇区区长、西岸文化艺术委员会主席方世忠一同为“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揭幕。

共同策展、互相交流

蓬皮杜首个亚洲合作项目落地上海西岸

2012年,徐汇提出打造“西岸文化走廊”的品牌战略计划,随后进一步深化为“艺术设计、戏剧表演、视觉艺术和新媒体艺术”四条主线。这与蓬皮杜中心多年来建立的对“建筑、视听实验、音乐、电影、视觉艺术”五种文化形态的跨领域研究十分契合。此外,蓬皮杜中心自上个世纪以来,便一直与中国进行着积极的交流与合作。而近十年来上海西岸所呈现出的艺术氛围也同样吸引了蓬皮杜中心的目光。

2017年,西岸集团与蓬皮杜中心签署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并最终于2018年12月19日正式签署为期五年的展陈合作项目。“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是中法两国间最高级别的文化交流项目,这一项目的内容包括:在未来五年内,双方将以共同策划为前提,在西岸美术馆展开3个为期不少于18个月的常设展和约10个为期半年的特展;同时在法国巴黎蓬皮杜中心也将呈现3场聚焦中国现当代艺术作品的展览;双方将基于当地艺术文化生态,共同组织策划多场不同主题的特展以及面向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公共文化艺术项目;双方还将就美术馆管理人才定期开展互访、培训等交流活动。此外,蓬皮杜中心还将借此机会开始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及收藏计划。

对此,蓬皮杜中心主席塞尔日·拉斯维涅(Serge Lasvignes)表示:“蓬皮杜中心一直致力于展示中国艺术的魅力与价值,在未来的五年时间里,相信我们将进一步加强彼此的联系,也势必促进东西方艺术家之间、文化机构之间产生新的对话。”

“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是蓬皮杜中心在亚洲的首个合作项目。2015年,蓬皮杜中心在西班牙马拉加市设立首个“蓬皮杜临时艺术空间”,与马拉加市展开五年的驻地合作。去年,蓬皮杜中心与马拉加市宣布将这一临时合作项目延长至2025年。此外,2018年3月,蓬皮杜中心宣布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设立一座新的分馆。

另一方面,与国外顶级美术机构的合作正在成为如今国内美术馆发展的新模式。今年6月,上海陆家嘴集团与英国泰特美术馆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打造上海文化新地标——浦东美术馆。泰特将为上海陆家嘴集团建设浦东美术馆提供为期3年的培训和咨询服务,并于2021年合作举办浦东美术馆开馆大展。去年,余德耀美术馆与LACMA宣布达成合作,双方将建立基金会,保存并管理余德耀捐赠的大部分中国当代艺术藏品,此举也是余德耀美术馆从私人美术馆迈向公共化的重要一步。而“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五年展陈合作项目”则是中国首次与国外顶级美术馆共同运营文化机构的尝试。

从西岸滨江出发,打造生活化的美术馆体验

西岸美术馆坐落在徐汇滨江公共开放空间,旨在打造一个社区性的、有温度的跨学科文化中心。西岸美术馆致力于呈现为面向所有人开放的公共文化场所,吸引更多人走进美术馆、使用美术馆,进而享受美术馆生活。

西岸美术馆由英国著名建筑师戴卫·奇普菲尔德(David David Chipperfield)带领的建筑事务所担纲建筑设计,历时三年建造完成,总建筑面积为2.5万平方米。西岸美术馆被分设两个入口,参观者不仅可以从龙腾大道正门口进入美术馆,也可沿着西岸滨江步道走上美术馆外部的开放式台阶,拾阶而上或至下进入美术馆的不同区域。贯通龙腾大道与滨江步道的这一设计,也恰好连接起美术馆内部与户外滨江,营造共享功能空间,形成鼓励交流和体验的开放式参观动线。美术馆的外围由半透明的、玉石般的玻璃包裹,使其在白天和夜晚的光线下呈现出不同的视觉效果。

西岸美术馆内部展示空间除了三个主要负责呈献常设展与特展作品的展厅外,还包括一个特别项目空间,以及由多功能厅、智造展厅(其中包括工作室、游乐场、儿童工坊)等组成的地下一层。除了展览空间之外,其余空间均免费向公众开放。

澎湃新闻了解到,特别项目空间将主要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家与国际艺术家之间的文化对话,逐步建立开放的艺术生态环境,由中西方持衡的视角对现代性问题进行不断讨论与探索。西岸美术馆地下一层空间的三个各具不同优势的功能场所也将在蓬皮杜的共同策划下,结合地域展开公共文化艺术项目。



图文来源于澎湃新闻

原标题《法国总统马克龙揭幕“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五年展陈合作项目”》

编辑:miyagi#国旻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4期
当“博物馆之夜”触碰职业伦理,博物馆应如何应对
近日,在微博上#与千年古尸同眠#这一话题引发热议,博物馆如何把握宣传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馆使命的同时尊重人的伦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馆如何与“纳凉族”和平相处
博物馆出现“纳凉族”,是疏还是堵?博物馆用怎样的态度又该与之相处?
2019-08-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