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展览品牌,策展工作需要怎样的标准流程?

2019-11-18 来源: 弘博网

10月26-27日,由浙江大学考古与文博系、《自然科学博物馆研究》杂志社主办的“博物馆展览策划的理论与实践学术研讨会”在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举行。(相关链接:挑战与对策——博物馆展览应该怎么讲好故事?)在研讨会上,曾在天津博物馆工作、现任教于天津师范大学的陈晨根据多年工作感受,总结出博物馆展览目前的痛点在于展览没人做、不想做、不会做、做也做不好,并针对以上种种问题,梳理了博物馆“策展流程”,以突破旧有“策展体系”的局限,满足新时代展览发展的需求。

陈晨在会上发言

博物馆机构设置存在什么问题?

多年的工作经验使得陈晨有机会在实践中考察博物馆的机构设置对展览策划的影响。据他介绍,在过去,博物馆的部门设置主要分为保管部、陈列部和群工部。其中,保管部作为博物馆的核心业务部门,掌握展览策划的话语权;陈列部负责美工设计,旨在为观众带来丰富的观展体验;相较于保管部与陈列部,群工部作为面向公众、提供服务的部门,却长期处于不受重视、参与度低的状态。

针对这一状况,天津博物馆将机构设置进行调整,分别设置:专注文物研究的研究部、负责外展对接的展览部、开展讲解接待的宣教部。陈晨表示,虽然目前研究人员拥有了一定的自主权,但国内博物馆仍然缺乏专人负责展览策划,也造成了实际策展工作中的一系列问题。因此,基于实践与思考,陈晨提出“我国博物馆是否可以建立一个独立的策展传播体系?”这一想法。

展览策划涉及哪些工作?

陈晨表示,由于策展工作缺乏专人或部门负责,一个展览往往被分割为多个部分,并由不同部门进行承担,造成了展览在阐释、陈列、宣传等方面的割裂。对此,陈晨认为,策展工作应分为“选题筹备”“设计实施”和“运营推广”这三大流程。

选题筹备包括从最初思路形成到最终展览大纲出炉的一系列工作。首先,博物馆展览的选题可以从学术研究、当下热点等中选取,并配以足够的展品给予支撑。再者,通过资料梳理、团队组建、预算设置等环节,将初步构想转化为展览大纲,再以领导审批、专业论证、民众表决等形式做最终决定。例如广东省博物馆便将每年的展览计划予以公示,让观众通过投票表决选出自己最感兴趣的展览,并根据票选结果准备正式的可行性报告、展览申请书等资料,最终促成展览的落地。

设计实施作为展览策划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主要由内容设计、形式设计和外延设计组成。其中,内容设计由展览大纲撰写者负责,包括划分展览单元、挑选符合主题的文物等;形式设计则由陈列部负责,打造视觉传达系统;外延设计则包括文创产品、社会教育等活动,承载着重要的宣教功能。

运营推广阶段作为展览策划的最后一个阶段,涉及媒体宣传、教育活动等方面的运营工作。陈晨表示,尽管运营推广目前大多运用于商业展览中,在博物馆中较为少见,但展览工作人员也应该在后期对展览情况进行总结,包括数据统计、参观量、资料存档等内容,以在后期推出更为成熟的展览,并最终尝试以巡展的方式进行推广。

陈晨表示,展览策划工作可以依据这三大流程进行实施,同时以项目化的管理方式运行,以确保展览策划、陈列设计的流畅性,以及社会教育模块的连贯性。

展览策划涉及哪些工作?

除了有明确的工作流程,陈晨认为成功的展览也离不开一个完整的策展团队。在策展团队中,顶层设计为策展人,其下设有负责内容设计、形式设计和外延设计的专职人员。陈晨认为,一位合格的策展人需要有“十八般武艺”,例如人格魅力、专业知识、审美能力、学术转化能力、领导能力、人脉资源、商业思维等等。

与此同时,他特别强调,中国博物馆在运用“策展人”这个概念时,应当保持谨慎。博物馆与美术馆属于两个圈层,而“策展人”一词则属于美术馆的概念,其展览策划工作往往可依靠其个人能力完成。但在中国博物馆的语境下,策展人可能会是业务部门主任甚至是馆长,面临的是部门协调、报销经费等更为复杂的事务。因此,陈晨认为,在运用“策展人”这一概念时,中国博物馆应保持谨慎。

展览如何打造品牌化、系列化?

陈晨认为,策展人要有品牌化的概念,其最核心的技术就是要打造一套属于策展工作的SOP,即标准作业程序。以文物说明牌为例,不同版本的说明牌类型有不同的操作模式,标准版呈现最有价值的信息,学术版挖掘文物的学术信息,描述版则更为关注文物的外形表述、历史背景、相关诗句等等。总之,这一套SOP与展览大纲不同,更为偏向展览个性化脚本设计。除此之外,SOP也可以包括可行性报告、展品清单、收益计算等。

尽管“策展体系”、“SOP”等理念看上去像是模版化的“套路”,但陈晨表示,这些理念旨在从机构设置、操作流程等方面呼吁博物馆人转变思维,并通过自己的切身实践与深入思考探索一套具有可行性、可供探讨的实践之路。同时,博物馆策展人员也应当时刻提醒自己,展览作为一门艺术,需要从业者真实情感的倾注,而非简单的因循守旧、按部就班。

结语

弘博网将继续关注陈晨老师在“策展流程体系”方面的思考,推出一系列更为深入的文章,以推动博物馆展览策划工作的完善,为观众带来更多高质量展览。


文章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

编辑:祝焱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4期
当“博物馆之夜”触碰职业伦理,博物馆应如何应对
近日,在微博上#与千年古尸同眠#这一话题引发热议,博物馆如何把握宣传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馆使命的同时尊重人的伦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馆如何与“纳凉族”和平相处
博物馆出现“纳凉族”,是疏还是堵?博物馆用怎样的态度又该与之相处?
2019-08-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