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博馆谭秋慧:授权,让文物有更多展示舞台

2016-06-16  作者: 王悦婧 来源: 弘博网

台北历史博物馆(以下简称史博馆),位于台北市中正区南海路49号南海学园内,是台湾除台北故宫博物院外另一个以展示华夏历史为主的博物馆,也是国民党迁往台湾后成立的第一个历史博物馆,博物馆的部分文物来自原河南博物馆(即今河南博物院)。

2012年,史博馆首开台湾博物馆的先例,引用促参法的精神及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法的规定,透过公开说明会及两次严格评选会议,征选合作经营伙伴,结合企业资源开创公司部门合作的典范,推进史博馆文创商店再造高峰。

本期,弘博访谈采访了史博馆文创营销组的谭秋慧,请她谈谈史博馆在现有法令规范下积极尝试、开创多元的授权模式,发展博物馆文创产业的一些情况。

图片描述
谭老师接受弘博网记者采访时的情景

台湾博物馆与企业的合作情况

记者:想请您介绍一下台湾博物馆文创产品的情况?

谭秋慧:台湾的博物馆商店和欧洲博物馆商店的经营模式不同,欧洲的博物馆商店有的透过成立公司来运作,在台湾由于相关法规的限制,所有的收入都是要收归国库的,这并不符合商业经营模式,毕竟博物馆商店和博物馆其他运营部分是有所不同的。一般企业盈利的部分会回到商品开发等环节,因为商品开发需要投入相当成本,可是台湾在博物馆商店,就商品开发方面并没有预算投入,博物馆所拥有的其实主要是文物的图像权这部分。如果厂商感兴趣的话就来和我们申请,然后我们就对图像进行授权,而所有的商品开发成本都是由厂商来投入的。

记:也就是说博物馆并不参与产品设计与开发的过程,只是做图像的授权工作?

谭:应该说,我们还是希望所有的产品设计要经过博物馆的审核,在控管博物馆的馆藏图像的同时,也要负责把关产品的质量。

记:那博物馆在和企业合作的过程中是通过什么方式呢?比如说协议之类的?

谭:一般都由厂商向史博馆提出图像授权申请,我们也会鼓励厂商和博物馆做双品牌的合作,希望藉此扶持台湾的产业,博物馆也希望能借助企业的商业模式,因为企业更了解市场需求、宣传手法,彼此可以取各自的优势,共呈现品牌跨域合作将文化、创意、产业三者有机连结的成果。博物馆的文创商品就是博物馆的最佳代言人,是馆藏文物的分身,也代表着该馆的品牌形象,在善用授权机制以及多元合作模式的策略运用下,让博物馆典藏文物得以以各种形式出现在民众的生活周遭,这有助于达成博物馆成立的初衷-推广人文艺术教育、培养大众生活美感经验之提升。而且透过商品的流通渠道,在销售商品的同时也将文化和艺术美学经由商品而带往世界各地,让世界看见台湾的文化创意能量,一起感受台湾的美力!

授权机制

记:请问台湾的博物馆是否还有上层的主管单位?授权机制与他们是否相关?

谭:授权机制主要由各博物馆自行管理。著作财产权保护期限是「著作人生存就期间及其死亡后五十年」;古物的部分,当然都已经是公共产了;而近代的作品就比较复杂了。比如大家都知道的知名画家张大千,因为逝世还没有超过50年,所以就没有办法进行授权。像和张大千并称“南张北溥“的溥心畬先生就已经逝世满50年,我们现在便积极宣传溥心畲先生的作品,也依此开发了系列产品,也迎大家来进行开发他的衍生性商品。

产业界的工艺技术非常纯熟,但在图像授权方面,我们希望不仅仅是把整个图像转印上去,而是希望他们加入一些当代的诠释和解读、融合一些小创意进去。

图片描述
谭老师在为我们解读“花鸟刺绣”系列产品的设计理念

记: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种授权模式的发展现状吗?

谭:台湾地区博物馆文创产品发展最好的,是大家熟悉的台北故宫博物院,业者都会主动去申请授权。在台湾第二家可以说是史博馆了,因为经营文创商店超过20年的时间,在台湾的各大国际机场几乎都有设店。所以说台湾授权模式发展比较完整的,就是台北故宫和史博馆。

史博馆的宣传方式

记:据您了解,其他博物馆没有走到这一步的主要原因在哪里呢?

谭:应该说和藏品的知名度非常有关系,再来就是藏品是否可授权。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有没有销售通路。史博馆的一大优势就是拥有较多元销售管道,。就如之前所说,博物馆的文创商品就是博物馆的最佳代言人,是馆藏文物的分身,也代表着该馆的品牌形象,透过商品的流通渠道,在销售商品的同时也将文化和艺术美学经由商品而带往世界各地,让世界看见史博馆的典藏文物。

记:除了文创产品之外史博馆还有哪些宣传手段?

谭:当然还是我们的主业办展览,其实我们和两岸的博物馆都有很多合作的。张大千先生逝世三十周年,在前不久我们和四川、吉林办了巡回展。办特展的时候,也会与企业有很多合作,像之前举办过的兵马俑展览,还有一些介绍西方画作之类的展览,企业会在这些展览投注更多的宣传资源与此同时也宣传了我们的博物馆。

史博馆的运营方式

记:博物馆会怎样参与到文创产品的设计与开发过程中来呢?

谭:博物馆可以授权的藏品其实很多,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文物背后的故事,开发过程中也经常会有一种大海捞针的感觉,所以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吸引开发者,让他们知道如何使用这些图像,从而更愿意去投入。比如说今年我们要开发六大主题,就先规划六大主题推荐授权图像,再依主题精选十件典藏品,同时撰写文物故事。例如史博馆徽是凤凰,便精选馆藏凤凰系列典藏品:花鸟刺绣横批、朱雀瓦当等,提供业者开发商品。因为有主题、成系列,商品的量体才会大。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