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文创为何能在文博会上“唱主角” ?——第二届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观感

2016-07-05  作者: 001 来源: 弘博网

背景:

精彩纷呈的第二届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本周正在太原举办,以“守护文明•传承文化——让生活更精彩”为主题的博物馆文创精品展精彩亮相此次文博会,该精品展由山西省文物局主办,山西博物院、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山西省文物勘探中心承办,中国博物馆协会文创产品专业委员会、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协办。

小编印象中,五年前的“文博会”还不是一个热词。现在,随着国内文化创意产业的快速发展,居民文化消费的兴起,各地都在举办具有本地文化特色的文博会,这其中,博物馆文创始终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但似乎总是以一个配角的身份出现。

然而,此次山西文博会,小编看到了一个“唱主角”的博物馆文创精品展区,独树一帜的丝线垂幔整体设计,外围曲线蜿蜒,内部洁净素雅,边缘轮廓回环相接,蓝白两色交相呼应,营造出波光曲水、帘笼细雨的雅致景观,为缤纷绚丽的文博会带来了一股清新淡雅的文化气息,吸引了社会各界观众和新闻媒体的重点关注。

图片描述
人潮汹涌的博物馆文创精品展区

博物馆文创接地气就会有人气

接地气,是此次博物馆展区文创产品的一大亮点,虽然有高大上的文物复仿艺术品,但更多的是使用了博物馆文物精华元素和展览元素的文房用品、家居用品、时尚饰品、儿童用品、生活用品等,让观众更直观地体验到传统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应用。这些集历史性、文化性、艺术性和实用性于一体的博物馆文创产品,又怎么能不受欢迎呢?小编站在长长的等待付款的队伍中,感受到了文博会观众对它们的喜爱。

如果说博物馆的陈列展览更多的让观众体会现场体会博物馆的文化空间和经典艺术,那么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则有如精灵般的文化使者,拨动着观众向往美好、热爱生活的心灵。对于一个有责任担当的博物馆来说,二者缺一不可。另外,博物馆的文创产品是最贴近市场的领域,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当下,博物馆不能再僵化片面地理解“不以非营利为目的”远离这充满活力的市场。今年新出台的《博物馆条例》是这样说的“鼓励博物馆挖掘藏品内涵,与文化创意、旅游等产业相结合,开发衍生产品,增强博物馆发展能力”,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做好博物馆文创工作,不去抓住像山西文博会这样的“人气”。

博物馆文创的最佳消费场所在哪

文化消费有着不同于普通生活消费的特殊属性,古人讲“爱屋及乌”,百姓一定是在文化吸引力的作用下,才会购买文化商品。此次山西文博会给我们以启示:整体观感的文化场所打造,会吸引观众的关注目光,浓厚气息的文化氛围营造,能带来可观的文化消费。

博物馆文创不能脱离文化消费场所,文博会这样的文化展示及消费平台,可以在短时间汇聚大量的参观人群,是博物馆文创的最佳消费场所。据组委会透露,本次文博会截至9月13日,参观观众已达15万人次。博物馆文创精品展,以汇聚的方式集中了各种品类,聆郎满目的博物馆文创精品,形成了人气的聚集效应,有效利用了文博会的文化消费群体,小编觉得各地博物馆,应该多参加像山西文博会这样的文化博览会,抓住人气,既卖出了商品,又送出了文化。

博物馆,作为博物馆文创的发源地,同样也是所属文创产品的最佳消费场所。博物馆在打造符合自身特色的文化品牌的基础上,发展文创商品,形成粉丝效应。小编认为,博物馆文创商品,不仅要充分利用本馆的展览观众资源,还应当实现”走出去”。博物馆馆际间实现临展交流,互相引入特色展览同时引进配套文创商品,既实现了博物馆馆际间的文化交流,又实现了展览同期文创商品的销售,充分满足全国百姓的文化消费需求。

博物馆是座文化资源宝库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博物馆文创精品展区吸引观众的不仅是曼妙的展厅设计,更是五家省级博物馆带来的设计新颖、各具特色、品类丰富的文创产品。其中,山西博物院的“鸮卣”系列,上海博物馆的“创意变形颈枕”系列,南京博物院的“大雅斋”系列,浙江省博物馆的“西湖十景”系列,湖北省博物馆的“楚文化产品”系列等文创产品都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赏和解囊购买。

图片描述
山西博物院“鸮卣”系列
图片描述
上海博物馆“创意变形颈枕”系列
图片描述
南京博物院“大雅斋”系列
图片描述
浙江省博物馆 “西湖十景”系列
图片描述
湖北省博物馆“楚文化产品”系列

小编相信这些仅仅只是个开始,博物馆是座文化资源宝库,浩如烟海的文化艺术资源,还有待进一步挖掘,我们要做的就是精心挑选并挖掘优质的历史文化题材,释放出文化价值,并利用社会资源,强强合作,充分激发市场的活力,形成深受百姓喜欢的文化服务和文化商品,真正实现公众“把博物馆文化带回家”的美好心愿,真正让收藏在博物馆中的文物活起来。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