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博物馆文创培训班在重庆举办

2016-10-27  作者: 三生石 来源: 弘博网

10月24日至27日,由国家文物局主办,中国文物交流中心、重庆市文物局、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承办的“2016年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与经营专题培训班”在重庆举行,来自全国各省市的90余家博物馆的100余位文创工作专业人员参加了培训。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科技司)司长段勇、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台湾奇艺文创集团董事长郭羿承等分别从当前国内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总体、故宫文创规划与实践、文化文物艺术授权衍生品开发模式等领域给学员进行了授课。

图片描述
培训班课程安排
图片描述
授课老师,上排自左至右依次是:段勇,单霁翔,周明;下排:郭羿承,李巨川、梁丽娴,李炅,赵子忠

课堂上,郭羿承博士提出,“没有清晰的授权条款,博物馆是不能做授权的”,这对很多计划做授权的博物馆来说,应是一大启示。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提出,博物馆应该提高自己的品味,对于展会,应有选择地参加。展会的目的不是卖产品,而是去宣传文化,做有效展示,树立博物馆自己的品牌。因此,要严把文创产品的质量关,每一件“劣质品”都是博物馆声誉的蛀虫。

图片描述
培训现场

河北省廊坊博物馆王丽娟认为,培训的效果分两部分,一部分属于开拓视野类,另一部分在于,培训过程中都有对自己而言比较受用的实操性内容。对她自己而言,廊坊博物馆正筹划开设文创商店,所以博物馆商店展示与陈列设计课程对她而言是最受用的,比如,在商品展示柜的中间位置摆放当前的主推商品,底部可以放置少量畅销品的存货 。

重庆自然博物馆新馆建成开放将满一年,颇受青少年学生和市民欢迎。从开馆至今,接待的观众数量已突破300万人次。在文创方面,馆内已有贝林基金会的贝林文创商店,和与临展配套的文创商店,销售额也相当可观,已接近一千万元。但摆在馆长欧阳辉面前的一个难题是如何拥有自己的品牌。此次他也是带着问题来学习的。他表示,最大的收获是授课老师在版权方面的解释,纠正了过去“博物馆拥有哪些文物和标本就同时拥有它们版权”的错误理解。博物馆要正确认识自己所享有的版权,同时,深入挖掘本馆的文化资源,重视高清图像等基础性成果的获得,并合法置换成更多可利用的版权,在文创发展方面要该合作的合作,该授权的授权,不能一揽子全都自己做。此外,欧阳辉馆长提到了当前仍然存在的困惑,他觉得文创配套政策依旧不完善,博物馆的内部管理机制也限制着文创的发展,但这些并不影响大胆的探索,通过试点工作实践,不断积累经验,深化认识,可有助于这类问题的解决。

图片描述
学员的现场学习

2016年是博物馆文创大年,国家各种文创政策袭来,包括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文化部等部门《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若干意见的通知》,及10月18日国家文物局出台的《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提出“成效明显的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试点单位,可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相关条款的规定,适当增加绩效工资总量,在净收入中提取最高不超过50%的比例用于对在开发设计、经营管理等方面做出主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各地可结合实际制定具体办法。”

相关政策的连续出台,引起了众博物馆与相关企业的重视。因此,尽管今年各种文创相关的培训班不断,还是有源源不断的文创从业人员千里迢迢前往山城。“收到通知,看了一下课程表,觉得课程安排不错,感觉实用性比较强,之前的培训也都没参加,所以还是来了……”甘肃省博物馆文化产业部主任文静说出了大部分学员的心声,结果证明不失所望。

此次培训班学员构成丰富,涉及30个省市自治区的90多家博物馆。博物馆类型除了主流的历史文物类博物馆外,还有各种革命类博物馆、人物事件类纪念馆(如孙中山、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陈云纪念馆……)、自然科技类博物馆,民族类博物馆、行业博物馆,而且中小型博物馆偏多,比如河北省廊坊博物馆、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中国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等,云阳县博物馆(李白的“白帝城”所在地的博物馆)、巫山博物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旧址陈列馆等重庆本地的博物馆得益于地缘便利,也都来参加了培训。据悉,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牵头,与本地的其他博物馆成立了西南地区博物馆文创联盟,在未来的文创发展中共同前进。这些无不说明当前博物馆行业的文创热,很多中小型博物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当培训班数量地增加时,一些中小型博物馆的从业人员才能平等地享有均等的学习机会。

弘博网作为关于行业发展的业内媒体,对近两年颇为火热的博物馆文创也关注有余。但是身处博物馆之外,却越看越困惑,故而借此培训之机,在咨询中国博物馆协会文创专委会前秘书长、现北京市文物公司总经理张鹏、吉林大学史吉祥老师后,做问卷一份,以期从从业人员中获得些许答案。问卷内容复杂,反应出一些问题,比如从业人员对博物馆文创的认知,对授权的态度,对所在博物馆文化资源的了解,对自身文创发展的看法等等,之后会详细讨论,在此暂不做过多赘述。

其中,对于个人最喜欢的文创产品,出现很多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答案,具体如下: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