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博物馆盘点之文创篇

2016-12-28  作者: D-ninth 来源: 弘博网

近两年的博物馆文创瞬息万变,我们还没从去年《博物馆条例》为文创正名的喜悦中抽离出来,2016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文创送来了更丰厚的礼物,政策出台之迅猛,始料未及。如果说文创是今年博物馆的年度热词,那政策就是文创海洋上的灯塔,博物馆都望着它,却不知如何到达。

现在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博物馆文创的2016。盘点如有遗漏,欢迎留言讨论。

政策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图片描述

就在去年三月前,文创还是博物馆“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一年多的时间,风云变幻,国家政策如此青睐,尤其是博物馆直接管理机构国家文物局,感觉是缺啥给啥。虽然部分政策的真正落实,需要博物馆的相关管理系统(比如管钱的财政部)同时“发话”,但毕竟国家文物局已经松口了。

正因为如此,文创成了很多博物馆(之前没有发展文创)计划培养的新宠儿。从国家文物局公布的92家试点单位(你家博物馆成为试点单位了么?)就能看出,一些博物馆根本不曾在文创大军里露面,甚至都不正常开馆,比如中国警察博物馆(请注意中国二字),都“努力”进入了试点名单。

展会越来越多,却方向难寻

正如单院长为故宫代言一样,不知不觉,文创产品似乎也成了博物馆的代言人。一年中,不参加几个像样的展会不好意思说自己博物馆有文创。于是,2016,博物馆不在展会现场,就在去参展的路上……

2016年,博物馆参加的展会:

图片描述

8个月,11场展会(或联展),展会上能频繁见到博物馆身影,但那些去参展的博物馆人应该很累,只是总有些不得不去的理由……

在博物馆文创组团参展文博会兴起之初,私以为,是件好事儿。博物馆文创能够作为文化产品的一份子出现在行业里,也让文化产业其他分支类的大佬兄弟们认识博物馆文创这位小兄弟,让公众认识博物馆,了解博物馆文创,也让博物馆文创去接受市场的检验。但仅仅两年时间,展会之多,意料之外。在亲自参与一次大规模展会之后,一些业内人士开始反思:

博物馆博览会俨然成了小商品(博物馆文创产品)展销市场,展会期间营业额会有多少,不可得知,但必然难以覆盖参展人员、展台搭建及展位等成本,何况一些博物馆的特装展位。几天展会之后,再豪华的装饰也都成为废弃品。十几万的废弃品,可都是纳税人的钱哪。我在某文博会上竟然看到有卖女式丝袜、羽绒服、手工皂、皮具等等,这样的展会,意义在哪儿?……

是的,博物馆文创,应社会效益优先,兼顾经济效益, 但是否有必要以高昂的成本去博取甚微的社会效益?笔者想起了多次展会上总是一样的故宫博物院和浙江省博物馆,他们选用了可重复利用的搭建展台法,虽然看似亘古不变,但并不影响宣传效果,甚至有益。

当然,并非所有展会都不应该参与,同质展会有所舍取。博物馆文创已经过了追逐所有展会的时代,至少,那些耳熟能详的大馆文创不需要了。此时路在何方,有人建议,博物馆文创组团参加专业性行业展会是否会更好些?

今年9月20日,在“博博会”刚刚结束之时,2016 "Paper World China" 中国国际文具及办公用品展会预展在上海开始,有余力的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敦煌研究院、鲁迅博物馆等十余家博物馆以其对应产品参展,据悉,2017年1月将共赴德国法兰克福参展。 专题性展会在提升博物馆该类文创产品品质、及行业宣传方面,会有积极作用。

文创大赛,请赐予我优秀作品吧

创意与设计是博物馆文创的灵魂,但大多数博物馆缺乏文创灵魂的掌舵者,加上,人多力量大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真理,文创设计大赛成了博物馆寻觅文创佳作的重要方式。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国内至少有7家国家级、省级博物馆举办或参与了文创大赛。其中,湖南省博物馆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以下简称“广西博物馆”)文创大赛是省文化创意大赛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南京博物院、云南省博物馆都单独或联合社会企业举办了专属于自己的文创大赛。

对参与者来说,选取博物馆文化元素进行创意设计容易,但是成果难以脱离表皮式和骨架式的设计,元素的内在转化更是少之又少。参与者只懂设计不懂藏品文化元素及其内涵是当前文创大赛的一大弊端。因此,藏品研究对于文创研发及其重要,这是科研利用的另一种形式,广西博物馆馆长吴伟峰就有此习惯,他偶尔会把自己的学术研究进行相关的文创研发。

图片描述
上博文创大赛二等奖获奖作品——寒香幽鸟图·口金包。设计者抓住禽鸟成对的特点,将其设计为包金口,与包身所绘的梅枝相互呼应,创意还是不错的。

在今年的文创大赛中,博物馆也特别注意向参与者传播藏品信息,比如,首都博物馆邀请大赛参与者去首博观摩部分藏品,并请相关专家进行讲解,广西博物馆走进高校解读文化创意,湖南省博物馆文化创意研究中心主任李晓沙与各界大咖现场聊文创。

目前,上海博物馆、广西博物馆、云南省博物馆的结果已揭晓,其余三家还在期待中。曾经有博物馆文创负责人说过,文创设计大赛很多时候只是形式,参与者多为学生,他们不了解生产和市场,所以美好的设计难以变现的情况时有发生,希望这种情况越来越少,湖南省文创大赛在重金之下(创•造•生活,三十万大奖花落谁家?)找到勇夫。

无意中翻到一企业参加某博物馆文创大赛的拉票页面,但是作品惨不忍睹……想说,文创大赛是否该有个硬性评判标准,达不到标准,即使空缺,能否别让复制粘贴式文创在当前形势下,来伤害我们的情感,太对不起今年国家政策的青睐!

培训班涌现,更多人需要学习

文创从曾经的名不正言不顺,到只有部分国家级博物馆在自行探索;从去年《博物馆条例》为它正名,到今年国家政策为其开路,越来越多博物馆开始关注博物馆文创,并希望搭乘这趟“顺风车”。因此,今年,以文创为主题的面向全国的培训班就有四次,还有个别省、自治区开始自行组织文创培训学习。

英国国际博物馆学院的培训项目外,国内文创培训班的学员呈现出明显的二三级甚至不曾定级的博物馆人员趋势,这也从侧面说明,今年国家政策的辐射力和影响力。但培训班不可能让你一下学有所成,对更多小馆学员来说,培训班是进行文创“通识教育”的地方。

图片描述

毕竟,文创是什么,在当前环境下,认知越来越多元化。如何发展文创,更多人认同授权之路,但在走上正常的“授权之路”前,还是要经过漫长的摸索,不可能跨过文创发展的“初级阶段”。千万莫要急功近利,有人在探路!

IP热时代,跨界成趋势

有人说今年是IP元年,一下子,IP成了众人眼中的香饽饽,博物馆文创也不例外,今年尤其多 IP+跨界的营销案例,只是未来几何,还未兑现。

1.国博联手阿里打造“文创中国”IP平台

有感于“国博天猫”产品供应不足、设计和投资等瓶颈,国博试水“互联网+博物馆”的方式,主动牵手阿里巴巴搭建“文创中国”线上平台,并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签约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启动“文创中国”中国大区运营中心等项目,为“文创中国”线上平台提供全方位线下保障体系,让博物馆、企业与设计师都有机会参与其中,以促进中国博物馆文创产业的整体发展。 “文创中国”是一个涵盖设计、生产、运营、全球销售的全生态文化创意、经济与传播的综合性平台。

据悉,当前湖南省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等博物馆加入了“文创中国”的文创模式,但当前还无更多结果。

2.故宫携手腾讯 强化超级文化IP

7月6日,故宫博物院与腾讯合作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这是故宫又一次与互联网公司亲密接触。故宫博物院将开放一系列经典IP,与“NEXT IDEA腾讯创新大赛”的两项赛事“表情设计”和“游戏创意”展开合作。作为腾讯与故宫长期合作的第一年,故宫此次开放的IP包括经典藏品《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又称胤禛十二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局部)、《海错图》(节选)、明朝皇帝画像,以及故宫数字文创《皇帝的一天》APP、《故宫大冒险》动态漫画中的卡通形象等。

在2017年到来之际,故宫博物院首次授权招商银行,推出纯金钞形珍藏册。珍藏册选择备受康雍乾三代皇帝荣宠被称为“乾隆御用画师第一人”的宫廷画师郎世宁的名画《锦春图》。

3.博物馆IP+电商 文创的跨界营销

6月27-29日,苏州博物馆与聚划算合作,推出“型走的历史”主题活动,该活动联合三家服装品牌,从苏州博物馆的建筑、藏品以及教育成果中提炼元素进行设计,融合古典美学与现代时尚,推出独具苏州博物馆特色的系列服饰24款,其中10款在聚划算首发。

72小时内,淘宝分别以“文艺女装博物馆篇”、“把博物馆穿上身,美翻了”、“当女装遇上博物馆,美翻了”为标题,在淘宝电脑端首页及手机端首页进行主题推广。这些“充满文化情调”的T恤和连衣裙,引发6万多文艺青年热抢。活动期间,苏州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也再次吸引了众多的目光,淘宝官方网店三天点击量超过80万,并完成了2000多单的订单,多款文创产品线上售空。

4.博物馆文创 借力品牌

4月19日,上海博物馆与CC卡美珠宝公司合作,从上博文物中提取了46件文物元素,拟定初步设想,经双方评定,确定12类首饰系列,涵盖上博的青铜、陶瓷、绘画、工艺等文物藏品。450款首饰,有K金、宝石、合金、珐琅不同材质和价位。据上博文创部工作人员说,此系列产品的价格与该品牌的其他产品是同等的定价方式,没有增加文化的消费价值。

7月16日,恭王府博物馆与国内动漫品牌“阿狸”宣布相互文化授权,共同向社会发布8个品类共27种“恭王府·阿狸”文创产品。新推出的文创产品围绕恭王府最知名的“福”文化品牌,受众主要是青少年群体,包含玩具、饰品、文具等。据悉,这不是恭王府第一次进行品牌营销,早在2015年,恭王府就邀请国内知名男星李晨,为“福气包”代言,是较早利用社会营销方式的博物馆。

5.“外人”眼中的“中国优秀文创IP机构”

2016年5月,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和中央财经大学依据上一年IP创意产业经济的活跃度,联合推出《中国文创IP经济年度报告》,其中中国优秀文创IP文博机构为:

故宫博物院

中国国家博物馆

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

上海博物馆

内蒙古博物院

不认可也一笑而过吧。

什么是优秀的文创IP机构?私以为,当前文博界的IP王分两类,一类如故宫博物院和国家博物馆,他们是天生的“官二代”和“富二代”,外界认可的是他们的国家形象和知名品牌,企业对他们尤其执著地追求。然而,在公众眼中,还是产品说了算。另一类是靠博物馆的品牌形象塑造的IP。博物馆品牌形象不以藏品论高下,更指其呈现在公众眼前的社会形象及代表的社会价值。这和社会对知名品牌的认可一样,一般来说,品牌代表着品质,意味着身份,是自己的社会代言,比如上海博物馆文创。有人说去上博多次,也关注他们的文创产品,但并没有发现众人认可的上博文创有创意或设计独特,这是为何?

或许有人给出了答案,文创不是独木一林,上博文创不只有产品,还有上博自身和其所在城市及观众。上海作为国内最国际化的城市之一,市民整体素质较高,外国友人多,因上博本身藏品优势,加上其展览也属优质作品。对文创而言,上博的潜在消费者比较多,所以上博文创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杰作。这样的博物馆并不止一家,相信公众对苏州博物馆的认可,也是如此,当然其产品真得不错。

所以,想要做优秀的文博IP机构,不能仅仅文创独自发力,博物馆的社会形象、品牌价值也很重要。

博物馆文创如何进行有效授权

从“文创”名不正言不顺,一些博物馆还在努力做文创,到《博物馆条例》为文创正名,到当前国家政策厚爱,不拓展文创似乎有点儿说不下去,可是该如何出发? 已经在文创路上的博物馆,该如何继续发力?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认为,授权是当前很适合博物馆尤其是中小博物馆的文创发展方式,这也是很多“文创前辈”的观点。

假设文创就是狭义的产品,其产业链较长,涉及藏品研究、提取元素、设计、生产、销售等,博物馆因其整体管理体制,缺乏人才和资金,仅在文化资源和消费导流方面有所优势,故而更多工作需要专业社会机构来分担,即授权。但首先,博物馆要有版权。

这真得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有一种说法认为,博物馆有藏品有文化资源,但它只是委托保管机构,谁都可以利用这些元素进行设计生产,这时博物馆是没有版权的。当企业或个人想要利用博物馆的品牌,增加自己产品的文化价值和文化属性时,即在其产品标签上注明博物馆名称,并名正言顺地介绍,这是和某某博物馆合作、依据其某件馆藏设计生产的产品时,博物馆才是有版权的,才需要博物馆授权。比如和故宫博物院合作的很多企业,不在意一次合作自己是否能盈利,重在与之合作后企业品牌价值的提升。也有人认为,博物馆的版权需要自己先去创造,比如陕西历史博物馆根据其馆藏,创造了“摩登仰韶”品牌,这是他们可以用来授权的。

本月初,第二届广州国际文物博物馆版权交易博览会”在广州进行,包括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河南博物院等在内的近百家博物馆参加展会。虽然此次规模不如上次,但貌似效果不错。据金羊网报道,此次版交会文物博物馆的版权交易和品牌授权专项推介交易达成合作意向、签订合作意向书的单位达到100家,销售贸易总额5亿元,意向合同额达200亿。看着如此傲人的成绩,怎么感觉一下看到了博物馆文创的光明未来了呢?同期,“文创运营管理暨版权授权培训班”开班授课,但似乎没解决授权问题。

(关于博物馆的版权、文创授权,欢迎大家投稿分享自己的想法)

博物馆文创产品是什么

当众人把目光集中在如何发展博物馆文创(产品)时,有人提出了博物馆文创应该不只是琳琅满目的商品观点。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认为,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产品是博物馆的所有创造性劳动, 展览、特色教育活动和商品应该都包含在内。所以文创产品的形式应该是多种多样的,博物馆自行或合作开发的游戏也是文化创意产品。对此,你怎么看?

2017,博物馆文创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